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285章慕少凌也是纨绔混蛋一个

    听到丈夫骂自己,范蓝哭得更厉害了。

    哭了半天,范蓝瞪向张一德:“现在怪我没教育好儿子了,当初你干嘛了?整天只知道赚钱,要么夜不归宿,要么天天出差,把孩子交给我自己带,你儿子什么性子你不知道?我能管的住他?”

    “我不也是为了赚钱养家?你没工作,我要再不努力,你们娘俩喝西北风?”张一德说道。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为这个家东奔西跑,没想到在妻子这里,非但没有功劳,反倒成了她抱怨的根源,这让他如何不气?

    父母二人的争吵,让张行安幽幽转醒。

    看到互相抱怨恨不得打起来的父母,他本来就疼的脑袋,顿时觉得疼的更厉害了!

    “好了,你们不要吵了,让我好好休息一下成不成?”张行安一副厌烦的样子。

    自从他懂事开始,他的父母就争吵不断,小到摔花瓶,大到几乎拆了整个家,甚至双方还大打出手。

    而且,随着他们年龄的递增,他们的争吵非但没有减弱,甚至还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

    这也是他从小就喜欢跟一些混混在外面玩,也不愿意回家的缘故。

    谁想一回到家,就听到父母无休止的吵骂声?

    “儿子,你没事吧?怎么又受伤了呢?妈告诉过你多少次了,不要在外面惹事,你看看你,刚从里面出来没多久就伤成了这样,你知道妈有多心疼吗?”范蓝说着,说着,又开始抹眼泪了。

    张一德只顾叹气,恨铁不成钢的望着张行安,恨不得一拳打死这不听话的孽子算了,省的再给他惹事,祸害人间。

    但是,他随即无奈的摇摇头,这个念头也只是想想罢了,他不能真不管这唯一的儿子。

    张行安被范蓝给哭的心烦,他不耐烦的说:“行了,妈,以后我不打架就是了,你别哭了。”

    他想到慕少凌那发狠揍他的样子,眼中就浮现一种不甘和暴戾。

    这个亏,他早晚要从他那个所谓的表弟那里讨回来。

    他长这么大,从来没被人揍的这么狼狈过。

    即便他那时候进了监狱,也是他在里面称霸王,向来都是他欺负别人的份儿,哪有别人欺负他的时候?

    “儿子,你老实告诉妈,究竟是哪个混蛋把你伤成了这样?妈一定要给你讨回公道!”范蓝第一次这么发狠的说。

    张行安本不想告诉他们,免得爸妈再为自己担忧。

    但想到慕少凌和自己家的关系,他顿时有了主意:“还能有谁,不就是我爸那好外甥,慕少凌给伤的。妈,你不知道慕少凌有多无耻,阮白明明是我老婆,他却霸占着,给我戴绿帽子不说,我想跟我老婆正常的履行夫妻义务,睡个觉,他居然踹开房门抱走了人,甚至还把我重伤成这样,你说有这样厚颜无耻的表弟吗?”

    “什么,居然是少凌动的手?不可能,少凌虽然平时不怎么爱说话,但我知道他是个懂事知礼的,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张一德明显不敢置信,开始为自己的外甥辩护。

    因为在他的心里,虽然自己的妹妹是个不靠谱的,但慕少凌一直是个极优秀的孩子,他不信他能做出这等糊涂的事来。

    张行安被张一德的话气的肺炸,反口讥讽出声:“爸,究竟我是你儿子,还是慕少凌是你儿子?你就这么信任他?我都被他伤成这样了,还能骗你不成?你也看到了,阮白跟他关系暧昧不清。要是我们俩离婚了,他们在一起我倒不说什么,关键我们还没办离婚呢,那女人就公然给我带绿帽子,跟慕少凌搞在了一起!爸,你也不让姑姑管管慕少凌,你不想以后你的孙子是慕少凌的种吧?”

    范蓝不停的揩泪,眼睛哭的红的不成样子,一脸的悲愤:“张一德,你看吧,果然有其母必有其子,你那妹妹不是个明事理的,就连少凌也是纨绔混蛋一个。明明以他的身份和地位,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偏偏要缠着自己的表嫂,这是乱轮啊!你们张家一窝子的都是一丘之貉,我范蓝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才嫁到你们这晦气的一家”

    范蓝一直看不起那个爱慕虚荣的小姑子,但毋庸置疑,张娅莉再怎样不堪,还是凭借自己的狐媚本事成功挤入豪门,现在更是成了慕家的夫人。

    虽然张娅莉是名分不好听的,但碍不住人家儿子有本事。

    所以,张娅莉现在的日子,才过得如此的养尊处优。

    对于张娅莉那个女人,范蓝打心眼里鄙视和瞧不起,但不可否认,她对那个小姑子心里上其实有那么一丝羡慕嫉妒恨的。

    羡慕那样的女人居然成为豪门太太,羡慕那个女人有个优秀的儿子,更羡慕她有两个乖巧懂事的孙子和孙女。

    而现在范蓝所厌恶的那个小姑子家的完美无缺的儿子,终于有了瑕疵,他爱上了一个有夫之妇。

    这让范蓝更加有理由攻击张娅莉了。

    她张娅莉儿子再怎么优秀,不还是稀罕捡她范蓝儿子的破鞋穿吗?

    张一德被他们娘俩的话给气的胸闷,想到那个脚踏两只船的阮白,他更是恼怒的不行:“行安,那水性杨花的阮白有什么好的,不就一个不守妇道的女人?直接跟她离了就是,何必非要跟她在一起?”

    张行安固执的跟张一德对视,话里充满了威胁的意味:“不管她什么样,反正我就认准了这个老婆,其他的我都不要。你们想要孙子的话,就帮我想办法留住她,否则,你们这辈子都别想抱孙子了。”

    “你你个混账!”张一德气的抓起枕头,就想砸他。

    但看到儿子身上的伤,他还是忍住了,重重的叹口气:“叫雅莉,待会儿过来医院一趟,我让她好好的管教管教她的好儿子!”

    搁置在办公桌上的一只手机,突然响起,慕少凌掐熄香烟,按下接听键。

    “喂?”

    “慕先生,近来可还好?什么时候想起我这老朋友了?”那边是一道云淡风清的悦耳嗓音,那声音特别好听,几乎让人分辨不出雄雌。

    慕少凌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前,俯瞰整个偌大的城市,忽尔笑了:“宋先生,我想向你要一个人,我女人的朋友,在令弟手里,这次算我欠宋先生一个人情,改天我请客。”

    那边似乎顿了一下,声音清淡,但止不住一丝好奇:“你女人?慕先生什么时候有女人了?”

    慕少凌轻笑一声,语调有些玩世不恭:“我那只猫儿最近炸毛,脾气比较烈,等驯服了再带出来。”

    电话那端,似乎被这答案给噎了一下。

    接着,便是一阵爽朗的大笑:“那行,我给北野打个电话。”

    然后,电话挂断。

    慕少凌温润的眸子,注视着窗外的车水马龙,嘴角的弧度,泛着微微的凉意

    他的猫儿生气了,他该怎么好好的安慰她一番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