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317章 喂饱了我,我就原谅你!

    阮白给慕少凌的感觉,就像是新鲜可口的水蜜桃,深合他独特的口味,这种感觉是任何女人都替代不了的。

    他觉得自己明明已经为了让两人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做了很多的努力,但阮白却一直踟蹰在原地不肯往前踏步,这让他有些懊恼又无奈。

    慕少凌的话,让阮白心底酸涩。

    是,她知道自己在这个男人心目中的位置,但是她内心深处还藏掩着一种莫名的自卑。

    那种自卑就仿佛被封存在胸腔中的什么一样,时不时会噼里啪啦的自燃开来,炸的她心口发疼,所有的安全感,都随之化为乌有。

    阮白知道,错的是加以阻止的张娅莉,并不是这个爱她护她的男人。

    望着慕少凌隐忍又深邃的双眼,阮白有些愧疚的说:“对不起,你妈来闹,我就有些控制不住我自己”

    “你跟我之间说什么对不起,阮白,你没有对不起我,是我的家务事太繁杂”

    慕少凌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香烟,想点燃,但是想到房间内开着暖气,就隐忍着又放了下来。

    阮白发现,最近,他的烟瘾似乎越来越大了。

    慕少凌静静的走到落地窗前,拉开窗帘。

    望着窗外寂冷的黑夜,他眸中似乎闪烁过一抹无奈且深沉的痛:“对不起,阮白,让你受委屈了。”

    他的声音很轻,很柔,男人高大的身影背对着她,甚至不敢回头面向她。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认真的对阮白说这三个字,饱含了不知多少的伤痛和无奈,但他们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又岂是简简单单“对不起”三个字就能解决的。

    阮白安静的靠坐在床头,因为慕少凌吐出来的那三个字,让她心头一震。

    在她的心目中,慕少凌永远是完美的那一个。

    他那样的天之骄子,永远高高在上,习惯被人仰视,此刻却在向她道歉

    慕少凌自言自语一般的道:“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一个人孤独的生活着,虽然你现在看到的我,风光无限,但你不知道,曾经的我也很自卑,因为一直摆脱不掉‘私生子’这个称呼,那一年出车祸濒临死亡,我甚至都没有求生的慾望

    你还不知道,我曾经在年少的时候,有段时期患过抑郁症,每天要吃很多药来压制

    直到,我去了那个小镇,遇到了你。

    你美好的像是晨曦的日光,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光明和希望,你不知道我多开心,可你实在太小了,那时候只是个初中生,我不敢对你表白怕吓到你,只能把对你的喜欢埋藏心底

    后来,我离开了小镇,带着心底最深的暗恋。

    可没想到几年后,命运再次光顾我。我知道你急需钱选择了给人带孕,我用手段,将之前你约定好的雇主替换掉,这才如愿以偿的得到了你,也让你为我生下两个聪明的孩子。

    阮白,我以为我这一生都不可能会和你有交集了,我以为此生拥有和你血脉相连的两个孩子就满足了,可没想到我们再次纠缠在一起。

    我们之间经历过那么多事情,我一直相信,只要你我坚持,再多的阻碍都不成我们之间的问题。我只是从来没想过,我在拉着你往前走的时候,你却一直犹豫着往后退”

    说到这里,慕少凌眉毛拧了拧,似乎手指都有些发颤。

    他深深的呼吸一口气,男人如墨石般的眸,一直盯着深邃浩瀚的夜空,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将自己的真言吐了出来。

    他甚至不敢回头看她,怕她发现自己眼中的自卑。

    男人低哑深沉的嗓音,在房间里飘荡,飘到阮白耳朵里,似乎带着一丝浓郁的忧愁,又带着几分的失落,深深的刺痛着阮白的心。

    望着慕少凌高大宽广的背影,阮白竟觉得有些苍凉。

    她站起身轻轻走到他身边,从背后用双臂搂住了他健硕的腰。

    她柔软的身体紧贴着他的,小声的对他呢喃:“少凌,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会退缩了”

    慕少凌浑身一僵,回头望着她眉头深锁的小脸,最终,还是将她揽入温暖的怀抱:“傻瓜。”

    阮白对他傻傻一笑,她那干净明媚的笑容,让慕少凌所有的阴郁都消散掉了。

    他将她温柔的抱上了床。

    盯着像百合花绽放一样的阮白,慕少凌清俊的眸中,忧郁之气一消而散:“既然想道歉,那就来点诚心的,今晚喂饱了我,我就原谅你!”

    他揽住她纤细的腰肢,将她压在了身下。

    男人好闻的气息,和女人清甜的体香交织一起,让慕少凌体内的那股邪火,越燃越猛烈。

    他眼中簇燃的慾望火苗隐隐浮现,让阮白的身子也开始战栗起来。

    她乖巧的闭上眼,任由他扯下自己的衣服,扔掉所有的束缚。

    女人白皙敏感的肌肤,触及到男人温度极高的身体。

    她的小手,不经意间抓到一个什么,如烙铁般的东西,她情不自禁的瑟缩了下

    慕少凌低低的笑,却重新抓着她的手臂,将她当成任由他柔躏般的小白兔一样,压在了他的身下。

    看着慕少凌狂乱如兽般的眼神,阮白即便跟他经历过不少的情事,难免还是有些紧张。

    她吞咽了下口水,声音小小的说:“等下你你轻点好不好”

    慕少凌低哑的发笑:“乖,放松点”

    随即,他便猛地挺身而入!

    阮白可怜的攀附着他,在他身下低低的喊:“啊,唔疼”

    慕少凌因为强压的慾望,额头也沁出一层汗。

    他用舌尖舔着她小巧的耳垂,声音性感的无与伦比:“都生了两个孩子,也都做了那么多次了,怎么还这么嗯?”

    阮白有些脸红的望着他:“”

    几番抵死缠绵,每次阮白觉得自己要被慕少凌弄死了,却都又在他的冲撞下再次醒了过来。

    最后她甚至连哼哼的力气都没了,几乎快要快折腾到天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