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16章父子找上门

    李宗知道,阮白爱他,但没有他爱她多。

    所以,为了避免此次求婚不成功,在中午考虑好求婚这件事后,他就叫父母接来了爷爷奶奶,姑姑叔叔。

    连老带小的亲属,有十几人。

    随李家父母上楼以后,当李家家门打开的那一瞬间,阮白震住了

    李妮也见鬼了似的看着满屋子亲戚老小。

    “来了来了。”说话的是李宗二姑,见到门口站着的跟照片里长得一样的女孩子,就立马去搀扶母亲,激动的说:“小宗的女朋友,阮白,到门口啦,美人胚子一个,妈您快过来瞧瞧”

    阮白错愕不已。

    “进来。”李宗目光温柔的看她,拉住她的手。

    出于礼貌,阮白不得不对他家所有亲戚都努力扯出笑容。

    李宗的奶奶从始至终都扯着阮白的一只手,攥在手心,每说一句话都要轻轻拍一下。

    一种算不上好,也不能说不好的预感,袭上阮白的心头。

    视线搜寻着李宗的身影,阮白发现他正倚在阳台上抽烟,双手插袋,模样紧绷,像是心里装着什么沉重的心事。

    晚饭特别丰盛。

    李妮说:“过年也没吃得这么好过”

    主桌上坐着李宗的爷爷奶奶,父母。

    李宗和阮白也落座。

    其他人在另一桌。

    席间也只是聊了一些家常。

    阮白差不多吃完饭,正要放下筷子的时候,李宗突然盯着她的眼睛叫她:“跟我过来。”

    两人来到次卧。

    李宗的房间。

    “什么事?”阮白询问的声音很轻缓,像极了清晨过半却又没到午时的柔媚阳光。

    李宗望着她的目光里有坚定,有温柔,拉着她的手,他嗓音微颤的说:“我要跟你道歉,早上的行为是我不对。”

    “我已经没放在心上了。”

    阮白说道。

    “谢谢,谢谢你体谅我的胆战心惊。”李宗伸手把她揽进怀里,闭上眼睛,无力的说:“你不知道,我有多怕失去你。”

    阮白沉默。

    李宗又说:“你知道,我很早就爱上了你,从你第一次来我家的时候,那时的你,才读高一我觉得我很罪恶,喜欢那么小的一个女孩子。我也有试着去喜欢其他女孩子,但都没感觉,她们总会让我厌烦,后来我想,你总有长大的一天,我只管静静守候就好。”

    “终于,你长大了,我们有机会一起出国读书。”

    “你经历的不好的过去,在你坦荡的对我说出来的时候,说真的,给了我很大的打击”

    听到这里,阮白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微微一颤。

    他到底还是介意的!

    “听下去。”李宗更抱紧了她,说道:“这打击并不是你不干净了,而是我的自责,我恨我没有一开始就走进你的生活,我恨我没有守护好你使你人生无忧。”

    “小白,你要明白,这世上再也没有哪一个男人比我更早的爱上你,更坚定的爱着你”

    也许是真的害怕失去,李宗说话的声音,从最初的颤抖渐渐变成了哽咽。

    说完全不感动是假的。

    阮白听的心里一阵柔软。

    上天不负,终有一个人真心待她。

    过去的一切阮白在努力忘掉,这也是当年那个有权有势的神秘男人所希望的,

    犹记得那个女管家曾对她说过:“祝你余生安好。”

    事后阮白想,自己经历了这些以后,余生真的还可能安好吗?

    但自己选择的路,走过不后悔,余生能安好是幸运,不能安好终究也不能怪罪于谁。

    阮白认为的安好并不是奢求大富大贵,只是希望有一个人爱她,理解她,三观一致,相互照顾,就这样“平平淡淡才是真”的白头到老。

    这个人,是李宗无疑。

    阮白从他怀里出来,看着他说:“你不要没有安全感,你这样我很惭愧,我并不优秀,没有哪个男人会注意到我。”

    李宗不受控制的想起那束空运而来的鲜花。

    “即使有,我也把持得住我自己。”阮白认真的说道。

    李宗有了信心,重新拉住她的手。

    两人出去。

    阮白要往沙发那边走,但李宗却硬是搂着她停在了客厅中央。

    “干什么?”阮白抬头,用眼神询问表情突然变得古怪的李宗。

    这时,面对着众多的亲戚长辈,李宗从裤袋里掏出一个黑色丝绒首饰盒,朝她打开!

    “哇,太突然了吧!”李妮不禁捂嘴惊呼。

    怪不得叫来这么多亲戚,原来,是要求婚!

    李宗单膝跪地,跪在阮白面前,当着全家长辈的面,恳请道:“嫁给我,阮白,真正成为跟我父母家人一样的我挚爱的亲人,我最亲密的爱人”

    阮白:“”

    被求婚这一幕,她从来没有想象过,甚至觉得自己距离结婚还有一段距离。

    “答应啊,孩子!”李宗的母亲见阮白迟迟没有动作,不免着急。

    李妮去捅咕了一下阮白。

    别无选择了。

    从点头答应跟李宗恋爱的那天起,阮白就知道,若无意外,自己嫁给李宗只是早晚的事

    陪李宗的爷爷奶奶聊到晚上九点多,阮白才得以脱身回家。

    李宗把车开到她家小区门口。

    阮白下车。

    “就送到这里吧,我想自己走走。”

    这一天经历了太多,起起伏伏,她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好,早点休息。”李宗没有逼她太紧。

    两人互说再见之后,阮白目送他的奥迪q5驶离。

    小区路灯开着,并不漆黑,一些锻炼身体的人还在小区各处慢走。

    阮白往自己住的那栋楼走,到了门口,手伸进包里找开外面楼栋门的钥匙,这时,一道男孩软糯又期待的声音响起:“阿姨!”

    她回头,循着声音来处看去。

    这一看,却使阮白愣在原地。

    路灯后方,正严肃伫立一大一小两个人。

    慕少凌立体的五官轮廓隐藏在光线极暗的深处,脸色实在算不得好看的盯着她,冷冰冰的目光里,像是蕴藏着很大的脾气,隐忍未发。

    小家伙却咬着嘴唇,可怜巴巴的,不再是上次h市酒店中见到的那么傲慢,看看爸爸,又看看阮白。

    “你们来这里做什么?”阮白很想不通的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