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18章会讨不到老婆的

    第二天。

    八点钟阮白才出门。

    好在坐地铁只需要20分钟就能抵达公司,这个时候,阮白很庆幸自己租到了这套距离公司很近的便宜房子。

    出了单元门,阮白忍不住抬起手,稍稍遮住那冉冉升起的太阳。

    昨夜失眠,所以今天起床后眼睛很疲倦。

    阳光照射会使眼睛不舒服。

    昨夜阮白想了很久,也分析了很久,总裁大人为什么要不停的送礼物给她?

    第一次的上门打针还有营养餐,真的只是因为她帮忙照顾了一下两个小孩,老板对此的感激和弥补?

    空运而来的鲜花,仅仅是单纯对她这个病人的友好慰问?

    可那个男人,长了一副并不会对人友好的模样。

    至于昨天那两个包装盒子,阮白更是怎么都想不通。

    但不管是第一次的慷慨手笔,还是昨天的意外礼物,都让阮白惴惴不安。

    慕少凌是谁,她又是谁!

    前者是高高在上的t集团总裁,身份非同一般,在商界几乎可以说是一手遮天的人物,最重要的是,哪怕身为普通人,他也会是男人中的佼佼者,拥有一副众人羡慕的好身材,好长相,说是所有女人的梦中情人恐怕也不为过。

    而身为后者的她,一无是处。

    若是非要从她身上找到值得说的,就只有两点了,一是女的,二是活的。

    慕少凌的种种表现,都让阮白心里忍不住生出一种荒诞猜想,但是,这种猜想,又让阮白觉得是自己太往自己脸上贴金

    想要包/养女人,慕少凌身边什么样的极品货色没有?

    怎么可能找上不起眼的她。

    这不现实。

    小区外。

    阮白像往常一样过马路,左右看车的时候,却看到,垃圾桶旁站着一个穿黄马甲的清洁工大爷,在掏垃圾桶里的东西。

    大爷随即掏出一个盒子。

    接着,又是一个盒子。

    一蓝一白。

    不正是昨晚湛湛抱着的那两个?

    大爷蹲下,打开盒子。

    这时小区里有两个女人走出来,穿衣打扮很时尚。

    “大爷,你捡的吗?!”其中一个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女人,赶紧过去,问大爷。

    大爷觉得捡了衣服等于白捡,这衣服家里老太太也不能穿。

    有车从阮白身边经过。

    等阮白再看向垃圾桶的方向,就看到那两个女人已经跟大爷谈好了价钱,要买大爷捡到的东西。

    “二百,大爷你拿好!”

    给完钱,两个女人对视一眼就去抢大爷手里的另一个盒子。

    “等一下。”阮白走过去,看着盒子,对大爷说道:“衣服加上这个蓝色盒子,我都要了,出价一万。”

    两个女人顿时不友善的瞪向阮白。

    哪来的多管闲事的!

    阮白并不觉得自己被瞪了很无辜,因为她过来的目的本身也不友善。

    这些东西不属于自己,因为自己拒绝了慕少凌的赠予,但这些东西现在属于大爷。

    ralphuren的衣服,可以说是职场女性最高级的配置了,女明星出席活动也有穿的。

    tiffany镶钻胸针,更价值不菲。

    至少十五万上下的东西,这两个女人试图用二百元就占了这个便宜?

    是不是太贪心了点

    “一一万?”这可把大爷惊住了。

    阮白点头,模样很诚恳。

    “大爷,我出一万五!”先前给钱的女人又瞪了阮白一眼,接着就低头找银行卡,打算立刻去附近取现金。

    看大爷的样子,应该也没有支付宝什么的。

    “两万。”阮白在大爷不敢置信的目光中,说道:“我给两万。”

    大爷一脸“你们别是在逗我老头玩儿”的表情。

    “不会是假货吧!”一个女人对找出银行卡的女性朋友说,“指不准就是骗子,合起火来套路我们,你想啊,哪有小区门口垃圾桶里捡奢侈品的好事儿?”

    已经掏出银行卡的女人想了想,害怕被骗,退缩了。

    “也是,差点就冲动的被骗了,一定假货!”女人收起银行卡,哼了一声,转身跟好友大步离开。

    大爷反应过来,怒了:“说谁骗子?我还觉得你们三个一个接一个的冒出来,才是骗子,打算合起伙来骗我这老头子的钱!”

    二十分钟后,阮白带大爷来到奢侈品店。

    拿出发票还有胸针,轻而易举的就换了钱。

    所有事宜阮白一人处理。

    大爷什么都不懂,手里拿着钱还是胆战心惊,“我,我这是”

    “大爷,我不是骗子,你捡的东西就是你的。”昨夜没要这些东西,阮白今天明天也一样不会要这些东西。

    大牌的东西,只要崭新的还有发票,就不愁转手卖钱。

    “哪有这好事儿啊?”大爷捂着装钱的袋子都快哭了,又怕又开心:“顶我五年的药钱!回头不能有人讹我来吧?!”

    阮白说不会,而后看了一眼大爷不方便的腿。

    十点半,阮白才到公司。

    跟大爷聊了一路,阮白得知大爷无儿无女跟老伴儿相依为命,却在做清洁工人的第一年就被开车毛楞的小伙子撞伤了腿。

    肇事者逃逸,至今没找到。

    腿的手术治疗费用和后续的药费,都是大爷一个人在苦苦负担,大爷说他想过死了算了,可是死了留下老伴儿一个人怎么办。

    阮白突然感激慕少凌。

    有钱人不在意那十几万块,但被苦命的大爷捡去,却能使大爷家的情况多云转晴。

    无形中,也算慕少凌做了一件好事。

    已经迟到的阮白丝毫没发觉,今天是星期六。

    进了公司,感觉到大楼里冷冷清清,除了加班的再没几个人了,阮白才恍然想起,今天是星期六

    大周六的,父子俩正对峙着。

    慕少凌坐在一辆黑色进口路虎揽胜车子里,穿着黑色衬衫的男人,神情显得尤其可怕,他问车门外的儿子:“你确定不跟我走?”

    “不去,你真的让我很失望!”

    慕湛白两只肉乎乎的小手抱紧书包,赌气的抬头看着车里的爸爸,嘟囔着说:“我想在别人面前夸你几句,给你刷一些好感,我竟然发现自己都不知道从哪里开始夸起,因为你没有优点!你脾气坏,不温柔,缺点倒是可以说出一大堆。”

    慕少凌精致的眉头困扰的皱起,觉得儿子有心事了。

    不料,小家伙又补刀说:“你这样,会讨不到老婆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