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40章谁在里面?滚出来!

    “他问你,你哭了吗?”慕少凌嗓音嘶哑的贴住她的背,一下一下,从她的背往上,吻上她的耳垂:“告诉我,你是不是哭了?”

    这时,外面一声惊雷,伴随着闪电。

    阮白趁机骂道:“慕少凌,你就是个流氓!”

    “没错,我是所有人面前的正人君子,私下专属于你一个人的流氓。”慕少凌从后咬住她的耳肉,反复地婖。

    一手顺着她的细腰往前伸去,摸到她圆润的肚脐。

    男人粗粝干燥的拇指,在她的肚脐上来回地摩挲

    阮白受不了他这样的摩挲,下意识的抵抗着他的手指摸到肚脐,所以,她往后弓着身子,扬起头来。

    这样的姿势,却更方便了慕少凌紧贴着她

    李宗还在外面诉说衷肠:“小白,那天是我太激动了,说话没有分寸,对不起。但你不知道,那天我妈回家是怎么骂我的!她骂我连自己的女人都看不住,骂我是个废物!”

    “你们小区里的杜阿姨告诉我妈,你带了野男人回家,在楼下就亲密的难舍难分,我再一想到你收到的鲜花,我我整个人就头疼的快要爆炸了!”

    “空运而来的鲜花,那是卖多少钱?我不知道,反正以我目前自己赚的钱来说,肯定不会奢侈的去消费这种东西,我嫉妒!嫉妒别人可以给你更多!”

    李宗说完,顿了片刻,以为一张门板之隔的里面,阮白在听。

    “我妈生气,也是因为太喜欢你这个儿媳妇,虽然我们才订婚,但是我妈已经把她当成了你的婆婆。试问,哪有一个婆婆能受得了儿媳妇偷偷往家里带男人?”

    门板那边没有任何人的回应,只是还有身体碰到门板的声响,让他以为,她还在门板那边哭泣着。

    “小白,你哭过以后就出来好吗?跟我妈解释一下,道个歉”

    阮白双手和身体都贴在门板上,身体与门板之间没有丝毫的缝隙,她左右前后都没有退路

    身后的男人不断的挑衅着她的理智底线。

    李宗的话,声声入耳。

    阮白苦涩的想,在事情发生之前,她的确还跟慕少凌没有任何亲密关系,小区里碰面,也仅仅只是说了两句话罢了。

    甚至,那天她和慕少凌的沟通并不愉快。

    那位所谓的杜大妈,还亲口说过慕少凌对她冷着一张脸,可是,回头怎么就变成了她跟慕少凌亲密?

    可悲的是,旁人捏造的谣言却有人相信。

    这个相信的人不仅是李宗的母亲,还有李宗。

    抛开这件事情的误会不说,阮白心头始终记得李宗的另一番话,始终记得他质问她,在国外是否被老外包过

    质问的同时,李宗甚至不给她反驳的机会,直接认定她就是被老外包了,才得以完成学业回国

    而且一切可笑质控的背后,李宗口中那最有利的证据,竟然出自阮美美之口。

    在李宗的面前,造谣成本就是这么低

    阮白不知道该说阮美美高明,还是李宗智商低下。

    想到这里,她的情绪一阵低落

    可还不待她渗入到那股低落的情绪当中

    慕少凌惩罚了她。

    “啊不要喔啊!”

    阮白几乎就要被他的气息融化掉。

    慕少凌双眼变得火红,低头看着她的身体,与门板之间挤压的肉。

    她前面那块鼓起来的柔软比白色的门板还要白。

    门外李宗的声音慕少凌充耳不闻,待她瘫软下来,他强硬的扳过她的身子,正面相对。

    阮白被迫望向男人的五官,脸上除了热,就是很木很麻的感觉

    要她如何面对这样的自己

    这一刻阮白觉得自己很羞耻。

    李宗虽然多次出言侮辱她,践踏她的自尊,可是此时此刻,在李宗的各种挽回言语下,她却跟男人在门里做着这种暧昧的事

    她小脸潮红,颈上的皮肤泛起浅粉色。

    唇瓣红的娇艳欲滴。

    因为之前的交吻而微微地红肿了起来。

    慕少凌的大手放开掐住她双手的手腕,转而控制住她的后脑,他恨不得将她一口吞下,薄唇压上她颤抖的红唇。

    带有侵略意味地长驱直入,疯狂搅缠。

    “唔唔”阮白终于双手自由,她边摇头抗拒边用手攥拳捶打他。

    可她哪里抵抗得过男人强悍的力道。

    “你也想要都成这样了,还摇头?”

    “不”阮白摇头,有泪水流出来。

    这五年来,她自认过的是清心寡欲的生活,就连单纯的爱情片都很少看,她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攻势。

    慕少凌重新吻上她的唇瓣。

    另一只手也没闲着。

    “喔喔”阮白受不了的失控起来。

    她开始情不自己的踮起脚尖,三魂仿佛丢了七魄。

    低口今声不绝于耳。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迎合他。

    想要更多。

    慕少凌这时却利索地收了指,打横抱起她。

    男人转身只走了两步,就在她本能地伸手环住他的脖子时,附身,把她彻底压在床上。

    洁白的床单是她今天从医院回来以后新换的,刺目的白,而她雪白的身体,软白无力,一看就极敏感。

    “不要你出去”阮白往后缩,眼睛像是看到了可怕的大怪兽。

    李宗在门外说了许久,直到门板这里没有了人的响动,他皱眉,仔细的听,却听到里面有其他声响。

    “小白,你怎么了?”

    “啪啪啪!”李宗抬手用力拍门,

    “小白,你说话啊!你别吓我!回答我!”

    “啪啪啪,啪啪啪啪!”

    李宗像是要把门砸开。

    阮白快哭了,含水的眼睛看向那薄弱的门板,随着李宗一次次重拍已经在颤,她很怕下一刻门板就会被拍的碎开

    慕少凌看她一副怕李宗进来的样子,直接黑沉了脸,像是被千年陈醋泡了二十几年的模样,一手拽住她雪白的脚踝,把她拽到身前。

    “啊”阮白彻底魂飞魄散。

    李宗用手击打门板的声音稍有停顿,而后直接变成了开始用脚大力踹门。

    “砰!”

    “谁在里面?滚出来!!”李宗发疯般的怒吼。

    在极其不冷静的情况下,李宗经过再三分析,得出结论,他坚信了里面藏了男人,边踹门边怒骂道:“奸夫婬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