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42章幕学长跟慕少凌,同一个人

    慕少凌走后,阮白站在门口呆愣了许久。

    他说的没有错,医生检查得出的结果也没有错,可她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错,身体,感官,成了背叛她的叛徒。

    面对一个各方面条件都很优秀的男人,想必很少会有女人不动情。

    只是在面对慕少凌那样高高在上的男人时,很多女人就会自我衡量,自己有没有资格对他动情,动情的结果是什么。

    除了萧贞贞那种身份级别的,普通女人哪有跟他相配的资格?

    阮白有自知之明,一直也都把持得住,但今天面对他霸道的压迫,她的身体投降了,不听她的,仿佛那不是她的身体

    “身体往往比嘴上说的要诚实”,这句话,其实极具歧意,但阮白如今也不得不可悲的认同了这个不全然对的道理。

    她鄙视这样的自己。

    更讨厌自己被他大手抚摸就会臣服的身体。

    这一晚,阮白睡得很不好。

    先是睡前换洗了弄脏的床单,最后躺下,脑子里又装着太多的事,加上例假提前,使身体也不太舒服。

    慕家老宅。

    慕湛白站在一楼客厅里,认真看着站在去往二楼楼梯第一节楼梯上的喝牛奶的妹妹,说:“你慢点喝。”

    慕老爷子这时从院子里进屋,扫了一圈,问:“你们的爸爸,又没回来?”

    软软嘴上沾满了白色的奶糊糊,朝着太爷爷摇了摇头。

    “也没在公司。”慕睿程坐在黑色的皮沙发上,双腿横在茶几上,放下手机,朝老爷子说道:“没准儿我哥是外面有狗了。”

    “狗?”老爷子拄着拐棍,怎么想也想不通,一向洁癖的大孙子慕少凌,怎么会养了狗,还是养在外头。

    家里这么大的院子,不能供他养狗?

    慕湛白回头,精灵一样的眼珠子转了转,匆忙给妹妹擦了擦嘴巴,窜到小叔叔身边呲着牙问:“小叔叔,我爸爸真的养了狗狗吗?”

    他好喜欢狗狗!

    “跟你们这种小的老的没法沟通,我的意思是我哥可能去过私生活了”慕睿程本来想直接说“性生活”,但顾及到有两个小孩子在,就没说。

    他若敢口无遮拦,爷爷肯定得用拐杖打死他!

    老爷子这会儿跟小孙子慕睿程没代沟了,莫名的就懂了小孙子话中的意思!

    坐去沙发上,老爷子用拐棍拄着大理石地面,一脸高深的想——少凌年纪的确也不小了,孩子有归有,但一直以来身边都没有女人,难免

    到底是男人,怎么能没那方面需求?

    老爷子又想起下午萧家局打过来的那通电话。

    萧局长是铁了心要将女儿嫁进慕家,这个时候,大孙子却有可能在外头有了女人。

    如何是好?

    第二天,雨后初晴。

    阮白很早起床。

    难得可以休息一个星期,她拿好了昨晚赵医生给开的食补方子出门。

    超市就在地铁站附近,阮白步行走过去。

    因为是工作日,所以超市里的人较比星期天,要少很多。

    阮白推着购物车来到卖红糖的地方,拿了一袋放在购物车,又去买生姜。

    最后,她推着购物车来到卖卫生棉的地方。

    拿起一包夜用的,这时,有人叫她的名字:“阮阮白?”

    阮白循着声音,转过头去。

    那人也是才过来卫生棉摆放的区域,还没挑选,就看到了阮白,但多年没见,她不敢认,只能试探的问。

    阮白在转过脸来的这一刹那,就听对方尖叫道:“阮白,是你吗?!”

    阮白呆呆的看着对方。

    “啊啊啊啊,真的是你!”

    对方直接跑过来一把抱住阮白。

    阮白被抱的很紧,有些上不来气

    对方终于松开她,噙着眼泪看她,说:“你还记得我吗?初中我们一个班,我因为个子高坐在最后排,我妈是英语老师,还给你补过课!”

    阮白点头,看着对方点头:“你叫周云云。”

    “你记得我的名字?”周云云一副男孩子的性格,这会儿跟老同学相认,感动的快哭了。

    两人初中三年在一个班级,还一起卖部吃过泡面。

    这样的同学情谊在校园里随处可见,可阮白不同,阮白曾被校园暴力包围,周云云是唯一敢跟她走在一起的女生。

    再因为周云云的妈妈是老师,其他同学对周云云就有些忌惮,所以阮白每次跟周云云走在一起,都能躲过同学的故意刁难。

    买完东西,两人付钱离开超市。

    阮白邀请周云云去家里,周云云点头跟去。

    在进小区的时候,周云云说:“我妈两年前腿出了问题,为了给她治病,我跟我妈就搬来了这个城市。”

    周云云的爸爸也是老师,但出轨了学校里一个年轻貌美的女老师,之后夫妻和平离婚。

    阮白知道,周云云在小学的时候就改了姓,跟妈妈姓。

    “周老师现在怎么样?”阮白比较担心周云云妈妈的病情。

    周老师当年待她和蔼可亲。

    而且,据说这位周老师当年特殊单独辅导过隔壁高中的慕学长

    以前阮白并不在乎慕学长叫什么名字,在脑海里存在着的也一直只是一个轮廓。

    因为他是那么遥不可及。

    现如今看到慕少凌,阮白会忍不住将当年的学长跟他融合在一起,怎么看五官都相似,只是一个是青春少年,一个是成熟稳重的成功人士,形象性情差距,都太大。

    “我妈截肢了。”周云云半晌才回答阮白。

    语气中充满失落。

    阮白安慰她,周云云摇头,说没事。

    到了家门口,周云云突然想起什么,说:“下周末我妈过生日,你一定要到,也见见老同学。”

    老同学

    这三个字本该是温馨的,但阮白听到,却畏缩了。

    学生时期被欺负的阴影太深重。

    周云云没发现阮白的异常,随她进了屋子,又说:“昨晚跟我妈对了对同学薄上的名字,遗憾的就只有你,每年我们都看不到。其他我妈教过的学生,但凡在这个城市发展的都有过来,不管是从事什么行业的,送快递的也好,上市公司大老板也好,都出来聚。”

    阮白想到慕学长

    如果慕学长今年也去,同学聚会上的幕学长跟慕少凌,是否会是一个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