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124章慕少凌做着丈夫该为妻子做的

    被舅爷爷抱着的慕湛白,瞅了瞅面前盯着他一直看的张行安,懵懂地眨了眨眼,有点害怕,别过头去搂着舅爷爷的脖子。

    慕湛白被盯得有点不舒服。

    “来,给大伯抱抱!”张行安朝慕湛白伸出一双手。

    慕湛白不认得这个大伯,也不喜欢这个大伯的眼神,所以,他没回头,也不想给这个大伯抱。

    舅爷爷却对怀里的孩子说:“湛湛,这是你大伯。”

    “可是我以前没见过这个大伯。”慕湛白觉得,这个大伯像坏蛋,眼神很凶。

    “他确实是你大伯,舅爷爷的亲生儿子,怕他干什么?他敢凶你,你就告诉舅爷爷,舅爷爷回头剥了他的皮。”

    说着,张一德把孩子塞进张行安的怀里。

    张行安稳妥的抱住。

    慕湛白有点不情不愿的,求助的眼神看向他爸爸,死活就是一眼不看张行安那张脸。

    张行安抱着慕湛白,跟抱着慕软软的慕少凌一起,走向座位。

    “看来,我也是时候收心,成家生孩子了。”这话,张行安是对慕少凌说的。

    慕湛白看了一眼这个所谓的大伯,嘟着嘴说:“你还没结婚?”

    “是啊,跟你爸爸一样,老了,没人要。”张行安笑着,但精锐的目光仍旧仔细打量着这孩子的脸庞,从眉毛到下巴,看得认认真真。

    等看过后,张行安又抬起头瞥了一眼慕软软。

    慕少凌阴沉的视线瞥了一眼远处的家里人,随意问道:“跟谁成家,那个干偷拍行当的女记者?”

    张行安边盯着慕湛白的小脸研究,边说:“那个女狗仔,的确只是我狱中一个朋友的妹妹,朋友对我有恩,出狱后我本打算给他妹妹母亲一笔钱,但他妹妹不要钱,只想在狗仔界出名,说是要做什么中国第一女狗仔。”

    慕湛白听着大人聊的话,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这个奇怪的大伯,不懂这个大伯为什么就连说话的时候,也盯着他看。

    “人家不爱钱,就想当中国第一女狗仔,我其实还挺欣赏这股劲儿的,但她各方面都不对我的口味。”张行安说着,抬起手,捏了捏慕湛白的小脸蛋,笑着又说:“后来我就想,你身上从来没什么绯闻,媒体也没报道过你的私生活,拍了照片也都被你助理拦下了,这才准她去拍。”

    慕湛白这时拿来了大伯捏他脸蛋的大手。

    “这孩子真可爱。”张行安收了收,不再欺负小孩子,坐回椅子上说:“曝光你堂堂t集团大老板的私生活,我朋友那个妹妹的营销账号肯定粉丝飞涨,一夜之间,业内成名毫无疑问。”

    慕少凌却关心另一个问题:“女狗仔不对你的口味,那什么样的女人对你的口味?”

    过来之前,慕少凌接到舅舅的来电。

    老头没别的想法,叹着气道出了这几年的心酸,在张行安入狱的这几年里,做父亲的苍老了许多。

    现如今终于把儿子盼出狱了。

    身为父亲,张一德只想儿子能改邪归正,三十几岁的年纪,玩也该玩够了,早点成家立业才是人生正途。

    劝说儿子尽快成家这种事,做父亲母亲的可谓说破了嘴,都没半点用处。

    语气严厉一点,儿子就不回家住了。

    不得已,张一德只好求助亲侄子,跟慕少凌说了此事。

    慕少凌自己都未成家,劝别人成家的时候难免没有说服力,但现在张行安自己亲口说了“看来,我也是时候收心,成家生孩子了”这句话。

    慕少凌想着舅舅和舅母这五年来的辛苦,张行安却望着慕湛白的小脸想着某个女人,抬了抬眉,看向慕少凌:“怎么,打算针对我的口味,给我推荐一位?”

    “先说来听听。”慕少凌拿起身旁桌上的清茶,姿态优雅,浅尝了一口。

    “我还真没什么喜欢的类型,不如你给我推荐推荐,推荐一个比较适合生孩子过日子的女人。”

    张行安说的漫不经心:“我还挺喜欢孩子的,听说生双胞胎,男女方要有一方家族里的人有这个基因,张家没有,那就只能指望女方了。”

    慕湛白知道自己和软软是双胞胎,妈妈很厉害。

    慕少凌修长手指捏玩着茶杯,表情很淡,思绪却回到了五年多前。

    当他得知阮白怀的是双胞胎的时候,他正在一份重要文件上签字,邓芳那句“怀的双胞胎”,一说出口,他签上自己名字的笔尖立刻顿住了。

    深知女人怀孕的辛苦,尤其是十八岁接近十九岁的青涩女生,一次怀孕,就腹中一起怀了两个宝宝,他变得格外上心,在背地里,做着丈夫该为妻子做的一切。

    只是这一切,她不知道罢了。

    他从未想过强迫她,只是很多时候现实所逼,他不得不那么做。五年前如果不让她怀孕,她就会去别的男人身下辗转承欢,为别的男人生下孩子,换取父亲的治疗费用。

    他自私的霸占了她,想帮她,给她治疗费用和肝源的同时,也成全了自己深埋在心底多年的爱欲和私心。

    阮白为他生了一对双胞胎,每每想起,他的确都很骄傲。

    “算了,我先去见个人,你的心根本没在跟我聊天上。”张行安猜想,慕少凌这一刻的失神,恐怕是正在想着两个双胞胎的亲生妈妈。

    慕湛白哼了一声,这个讨厌的大伯终于走了。

    张行安去车库取了车,上车,踩着油门倒车出库,没给任何人交代,在家人聚会中直接离开。

    张一德看到,立刻打电话给他儿子:“你又耍什么花样?赶快回来!所有人都是为了庆祝你出狱而来,你就这么走了?”

    “我很快回来。”张行安说完,挂断了。

    急速行驶大概三十分钟,终于抵达那家照片中的商场。

    保时捷卡宴停在路旁不违章的停车位上,张行安朝正在发传单的阮白走过去。

    “你好,麻烦抽空看一下,谢谢。”阮白始终重复着一句话,递给过路人一张传单。只是,这个接传单的人,接完就站这里不动了。

    阮白这才抬头看了对方一眼。

    “怎么是你,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是少凌的前任女友?”张行安故作才发现是她的惊讶模样,温和的朝她笑了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