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133章他是完美爱人,最佳丈夫

    阮白在楼下找了将近一个小时。

    没有找到爷爷。

    她慌了。

    回到楼上,在空荡荡的出租屋里又看了一圈,她发现爷爷消失的很彻底。

    爷爷的拐杖不见了,有可能是下楼的时候就拄着拐杖?

    但阮白知道,爷爷一般情况下不拄拐杖,除非是出远门,担心体力不支,才要特地拿上拐杖。

    颓然的走进爷爷住的卧室。

    她记得,自己跟陈小北约会之前,爷爷还好好的。

    只是在吃晚饭的是时候,爷爷语重心长的对她说:“爷爷有时候忍不住想,活太久了也不好,老了老了,成了你的拖累”

    难道,爷爷离家出走了?

    阮白摇头,觉得爷爷不会这么做。

    打开爷爷卧室的衣柜,阮白仔细看了看,也不确定爷爷带了多少套衣服过来a市,少没少几件衣服,她也看不出来。

    只是,衣柜的确有被翻过的痕迹。

    爷爷拿了衣服和拐杖,真的离家出走了吗

    阮白心里不能平静,拿出手机打给一直没联络的姑姑。

    但是,爷爷即使离家出走,也不会再去找小姑姑才对。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

    手机里传来这样的提示音。

    小姑姑的手机号码变成空号,想必是已经很久不用这个号码。

    阮白又打给老爸。

    阮利康只是寻常的跟她聊了几句,无非就是说自己身体还可以,没出现大问题,安心上班,不用担心。

    听老爸说的这些话,阮白就知道,爷爷失踪这件事跟老爸也没关系。

    所有的疑点都指向了“爷爷离家出走,不想再拖累孙女”这个可能

    阮白正皱眉着急,就不经意看到了门口地上靠墙边放着的食盒,她过去,蹲下打开食盒,从里面拿出一张卡片。

    卡片上印的漫画比较浪漫温馨。

    没写名字。

    阮白的心,要比之前更加慌乱。

    抿了抿唇艰难的起身,沉默了大概一分钟,她低头又看地上的甜品,忽然想起从张行安家别墅回来市区的路上,慕少凌中途截住了她。

    陈小北发微信跟她说起那家甜品店,还说恋爱中的女孩子都喜欢,慕少凌也看到了。

    慕少凌是个什么性情?

    冷漠起来一板一眼,严肃非常。

    可是一旦幼稚起来,比那些恋爱中的高中生可能还要可怕,什么都要计较一番。

    现在几乎不用多想,阮白就知道这甜品是谁送来的了。

    拿了包,阮白推开门出去,同时也拨通了慕少凌的手机号码。

    下楼的时候,慕少凌的手机她还没拨通。

    拨了几次,都提示暂时无法接通。

    站在电梯里,阮白失神的想,爷爷一定又被慕少凌派人接了过去,爷爷肯定没失踪,应该是在跟慕老爷子喝茶、下棋。

    上一次,爷爷就是被慕少凌接去的慕家老宅。

    后来听爷爷说,那天自己在楼下遛弯,却被几个年轻人碰瓷儿,还好孙女婿赶了过来,干净利落的处理了这件事。

    随后,孙女婿体贴的把爷爷带回家。

    离开小区,阮白招手叫了一辆出租车。

    坐在出租车里,看着璀璨的城市景色,她惆怅的想,慕少凌的确是个体贴万分的男人,对于他的女人来说,他绝对称得上是个完美爱人,最佳丈夫。

    只是,这一辈子,注定情深缘浅了。

    坐在出租车里的一路上,阮白都没打通慕少凌的手机。

    她想,他可能在慕家老宅。

    一路到达慕家老宅,下了出租车,阮白回头跟师傅说:“师傅,麻烦你在这里等我一会。”

    师傅点头。

    阮白往慕家老宅门口走,按了门铃,打算见到爷爷就直接带走爷爷。

    很快,管家兼司机,过来开门。

    “阮小姐,您怎么来了?”管家大叔很诧异。

    “我来找我爷爷。”阮白看着管家大叔,礼貌的问:“请问,我爷爷在里面吧?”

    管家大叔接下来的话,让阮白才落下不久的心,再次提了起来。

    “您爷爷没在。“

    “没在?”阮白看院子里,的确很安静:“那慕少凌,他在不在。”

    阮白可以确定,甜点是慕少凌派人送过去的。

    “慕总也不在,就连小少爷和小小姐也都不在。”管家大叔说。

    这时,张娅莉从别墅里出来。

    看到门口的人是阮白后,张娅莉直接走了过来,摆手,示意管家大叔先进去。

    管家大叔对阮白点了下头,才退下。

    等门口只剩下两人,张娅莉冷着眼色看阮白:“你又找上门来做什么?”

    “与你无关。”阮白关上大门,转身离开。

    再也不想多听张娅莉说一个字。

    张娅莉站在门口,冷笑着看向坐进出租车离去的阮白,回头,她看向离去的管家,上前叫道:“等等。”

    管家大叔站住。

    “方才,她跟你说了什么?”张娅莉问道。

    “阮小姐先说,她是来接她爷爷的,我说她爷爷不在,她又问,少爷呢,我说少爷和小少爷小小姐都不在。”管家大叔如实说。

    张娅莉低头想了想,阮老爷子不告而别?否则,做孙女的,怎么到处找人?还找到慕家老宅来了?

    阮白让出租车司机往市中心开。

    慕湛白和幕软软既然不在慕家老宅,就很有可能跟他们的爸爸在一起,今晚住在市中心的那栋公寓。

    拨打慕少凌的手机,还是拨打不通。

    等到了公寓的大门口,阮白没钥匙,物业服务台的人根本不让她进门。

    最后,阮白说:“我知道门号,我按门铃,里面的主人会让我进去。”

    服务台的人点头。

    阮白按了服务台内部的呼叫器。

    服务台的人算是破例让她使用内部呼叫器,因为这位小姐声称,爷爷失踪了,人命关天。

    呼叫器一般情况下物业也不太用,就怕打扰到尊贵的业主们。

    毕竟,这里寸土寸金,住在里头的人都身份不凡。

    门铃按响的时候,服务台的人和阮白已经站在向上的电梯里。

    “我是阮白,能让我上去一下吗?”阮白声音很低,在服务器通了的一瞬间,对那边并未说话的慕少凌说道。

    “上来吧。”慕少凌停顿了几秒钟,才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