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141章我老婆,阮白

    张行安的语气,一丝一毫都不似开玩笑。

    正是因为他的模样十分认真,阮白望着他,才会觉得浑身上下都冷汗涔涔。

    “我爷爷是被你带走的?”阮白问。

    张行安瞧着她充满惊慌和憎恨的双眸,认真为她解答:“不然呢,还有谁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带走你爷爷?”

    四目相对。

    阮白眼含热泪,疯了一样打他,想挣脱他:“卑鄙,无耻,你这是犯罪,你这是绑架!”

    张行安大手攥住她弱不禁风的身体,不允许她在他身上拳打脚踢的放肆,“你知道什么叫犯罪?毛都没长齐的小丫头片子!”

    等她踢不动了,也打不动了,张行安将自己手机的屏幕对准了她。

    她看着。

    张行安的手机里播放着一段视频,拿着手机在前面拍摄的人不知道是谁,但屏幕里的人是张行安还有爷爷。

    就像关系很和谐的爷孙。

    “爷爷,小白不想让你知道她累得晕了过去,去了以后,等她醒了你要装作不知道。”张行安笑着对爷爷说。

    同时,张行安还帮爷爷拎着行李箱。

    爷爷在很感激张行安的情况下,随着张行安离开的。

    小区的监控就是摆设,只有出了大事之后,才会有领导重视起来,派人去修理、更换。张行安带走爷爷这一幕,并没有被摄录下来。

    这段视频播放完,张行安播放的是另一段视频。

    年纪大的爷爷被绑住了嘴,挣扎的时候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一个年轻人拿着铁棍,一棍下去,打在捆住爷爷的柱子上。

    巨大的声响和震荡,使爷爷吓得几乎快晕过去。

    老人家,怎么受得了

    “我要报警。”阮白不可思议的消化着视频里的内容。

    她摇头,哭着朝张行安说:“你想再进一次监狱?放了我爷爷,我不知道你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你缺一个妻子,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拜托你去找别人。”

    张行安不说其他,收起手机,又将手表上的时间给她看。

    五点十分了。

    在她的视线还没从他腕表上收回的时候,只听一声巨响,他把手机仍向了马路中央,疾驰而过的汽车直接压在手机上。

    手机机身,被碾压的彻底粉碎。

    “我既然做了,就不会让你们,包括警方,拿到任何实质性的证据。”张行安松开她。

    转身之前,男人挑眉留给她一句话:“六点就快到了,给你爷爷收尸还是跟我去登记,你最好想清楚。”

    说完,他转身。

    在他即将点烟的时候,阮白失魂的问:“没王法了吗?”

    张行安闻声,又转过身:“什么叫王法?王法是人定的,案子是人查的。你得相信人外有人,况且,我这不是还没做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可是你说你要做!”

    “做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帮你爷爷结束生命?”张行安盯着她,很认真:“即使将来我真的被抓了起来,会不会受到法律的制裁暂且先不说,因为警方不会拿到证据,就谈眼下我认为的值不值得,你爷爷的命搭进去了,我就觉得这一波玩的很爽。”

    “变态。”阮白悲愤难当。

    张行安像是不同意这个说法,想了想:“这世上总有比我更变态的,你没遇上?”他指的,自然是慕少凌。

    “五点二十了。”张行安看了一眼时间,上前,攥住她发抖的手。

    t集团大厦。

    慕少凌离开公司,把车驶出地下车库,拿起手机直接拨打阮白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反复拨打,都是这个提示音。

    他又打给董子俊。

    董子俊接了,却说:“抱歉慕总,我没看到阮白小姐回小区。”

    “上去按个门铃,再回电话给我。”

    慕少凌说完,随手按了挂断键。

    黑色路虎揽胜,径直驶向了附近的幼儿补习班,慕湛白领着软软一起走出来的时候,看到老爸坐在车里正接电话。

    世纪大酒店。

    张一德和妻子招呼着临时叫来的亲戚。

    得空的时候,张一德看向妻子,小声说:“你看你搞得,着急忙慌,等下个周末再吃这顿不行?”

    “不行。”舅母眼睛瞪着,小声对丈夫抱怨,“好不容易盼到咱们儿子肯结婚娶老婆,我哪压得住心里这份喜悦?”

    张一德不说话了,请都请了,这顿饭早吃晚吃都是吃。

    张娅莉赶到酒店,下车,上楼。

    包厢门口,张娅莉跟自家嫂子抱了抱,笑着说:“庆祝行安出来的那顿饭,我没吃上,本来还挺可惜的,没想到今天就来吃行安的喜饭了,嫂子别怪,我平时是真的太忙了。”

    “哪里会怪你。”舅母也笑,“我昨晚还跟行安说,你小姑姑这是替我生气你不务正业,三十好几了,还不娶老婆生孩子,气得你小姑姑连你出狱的饭,都不愿意过来吃一口。这不,今天行安就通知我们说他要结婚,板上钉钉的,不反悔了。”

    张娅莉听出了嫂子嘴里的“炫耀”和“阴阳怪气”,碍于哥哥的面子,她也没跟自己嫂子计较,进去坐下。

    包厢里在座的都是亲戚,张娅莉很快与人热络的聊了起来。

    张一德进包厢,叫张娅莉。

    张娅莉回头。

    张一德问:“少凌怎么没跟你一起来,不是让你打电话了吗。”

    “舅爷爷”

    就在张一德才问完的时候,奶声奶气的童音传了进来,接着,两个小家伙不理老爸,一起跑进包厢。

    瞬间成了屋里最受瞩目的两个宝贝。

    世纪大酒店楼下。

    张行安左手拿着两本结婚证,右手牵着妻子,进入酒店。

    阮白活像个没有知觉的提线木偶,任由张行安摆布。

    电梯里,张行安轻缓的声音响起:“别苦着脸,你爷爷已经被送到了医院,陪我应酬完这个饭局,我就带你去见你爷爷。”

    电梯上升中,张行安说完,转过身去,抬手帮面无表情的她,整理了鬓发,凝视她干净秀美的小脸

    电梯门开。

    阮白的手被他攥住,被迫跟男人一起走向订好的包厢。

    推开包厢门,一股阴冷气息扑面而来,在她还没勇气抬头看所有人的时候,只听张行安放下两张结婚证,在圆桌上,手揽她腰,介绍道:“我老婆,阮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