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69章亲兄妹不能在一起!

    随着清脆的“啪!”的一声巴掌响起,同时响起的还有王娜的怒吼叫喊,“你这个死丫头,敢打你嫂子!打坏了肚子里的孩子你负责得起吗?”

    “这个孩子,我死都不会生下来”

    阮美美不知道真哭还是假哭,说完,捂着脸,离开了。

    王娜来不及打女儿一巴掌,急忙追了出去。

    边追边继续央求:“美美,你慢着点,肚子里还有我的孙子呢,阿姨给你做主!你说嫁过来没安全感,生下孩子没保障,那你告诉阿姨,教教阿姨,阿姨到底怎么做你才能有安全感有保障?”

    着急抱孙子的王娜,低三下四的跟在阮美美后头。

    “这个贱人,不祸害的我们家家破人亡不罢休了?她一哭二闹的,不就是想逼我爸妈给她全款买房子吗?”

    李妮气得原地大口喘气,咬牙切齿。

    自己老妈怎么就这么糊涂,被一个贱货的拙劣演技耍的团团转

    下楼的时候,李妮还在骂:“这种烂货,我那个傻b哥哥怎么对着她下得去手的?脏死了被有钱男人玩够了玩烂了,人家不要她,现在学聪明了,找我哥这种没脑子的接盘,别让我再看到她,否则见一次打一次!”

    李妮火冒三丈,恨不得撕碎阮美美。

    医院外的一家奶茶店。

    李妮坐下,还忍不住小声嘀咕:“你们出国的时候我告诉过我哥,让他离阮美美远点,可他呢,没听,先是朋友后是妹,然后就成小宝贝。”

    阮白无奈的低头。

    十一点,慕少凌的电话打了过来。

    阮白看了一眼李妮,低头接起,没说话。

    “旁边有人?”慕少凌低沉的声音传了过来。

    “嗯。”她还不习惯当着朋友的面跟他说话,才热恋一天不到,怎么跟对方相处,也是她还搞不明白的。

    慕少凌问道:“午餐吃了没有?”

    “点了,还没上来,我跟李妮在一起。”

    李妮在一旁猜到了是谁打来的,用口型问:“老板大人吗?”

    阮白点头。

    慕少凌又询问了医院这边的情况,原想过来,但阮白说她老爸还没到,下午来了,冷不防见到他肯定吃惊。

    慕少凌只好作罢。

    下午一点,阮利康来了医院。

    有慕少凌的话在前,医院方面可谓尽心尽力的对待阮利康,住院的病房给安排的最高级的,男看护一名,女看护一名,又特配了专业教授医师看诊。

    阮利康换上病患服,躺下之前问:“小白,这”

    “爸,我一个同事在医院里有人,所以”阮白不知道自己编造的理由靠不靠谱,其实细想,是很不靠谱的。

    阮利康不信,但也没说什么。

    医生开始为他检查身体。

    阮白只能出去。

    李妮靠着墙小声说:“你没告诉你爸,老板跟你在谈恋爱吗?”

    阮白摇头,坐在病房外的椅子上发呆的说:“如果我爸知道了,他会宁可不治病也要搞清楚怎么回事。什么都不了解的情况下,就会断定老板欺骗我感情,跟我玩玩罢了。”

    “其实”李妮欲言又止,但又觉得好朋友不会生气,想到什么说了什么:“其实你爸偏激了,如果真像阮美美她妈说的那样,你妈妈年轻时是跟有钱男人走的,那你爸恨有钱男人情有可原,毕竟抢走了他老婆,但你爸不应该说有钱男人就是渣男,玩弄感情。起码那个有钱男人没玩弄你妈妈感情,除非,你妈妈后来又被有钱男人耍了,你爸知道内情。”

    阮白低头不语。

    她始终觉得,老爸应该知道妈妈现在的生活过的怎么样了,只是不说出来。

    一直以来顾虑到老爸糟糕的身体情况,不能受刺激,她都忍住不问,久而久之,心里也淡下去了想知道亲生妈妈是谁的想法。

    坐在椅子上,李妮拿出ipad,打开一部下载好的日剧。

    她把耳机塞给阮白一支,说:“看一会儿,打发时间嘛,也好分散一下注意力,不然心总是紧紧的揪着。”

    阮白很少看剧。

    看了一会儿,阮白不可思议的摘下耳机问李妮:“这种电视剧也能播?亲兄妹在一起违反人伦”

    “不是,怎么可能亲兄妹!”李妮摘下耳机说,“男女主角不同父也不同母,第一集你没看,所以你不知道,他俩没有血缘关系。”

    阮白这还勉强能接受,继续看。

    阮利康的检查进行了两个小时,还没检查完,有些是需要明天空腹早上检查的。

    阮白看到躺在病床上的老爸很痛苦。

    李妮三点多的时候被公司一个电话叫回去。

    安顿好老爸,阮白也离开医院。

    私事请假处理完,回到公司,阮白就要加班。

    周小素知道阮白跟老板的关系,但部门部长不知道,因此公私分明,安排了工作给阮白。

    阮白没有抱怨,也不觉得累。

    过了下班时间的办公室,只剩阮白一个人。

    加班到七点半的时候,外面天黑了,璀璨的繁华景象映入眼帘,阮白按了按太阳穴,起身去茶水间泡了一杯茶喝。

    突然,她听到响动。

    阮白平时胆子不小,但办公室空荡荡的不如家里,她有些怕。

    男人沉稳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她放下手里的杯子转身,怕会是李宗。可是下一刻,在她转过身之际,男人健硕有力的身躯就紧紧把她压在茶水台前。

    火热的吻,落在她白皙的侧颈上。

    “你怎么来了?”阮白没想到是他。

    湛湛和软软去了慕少凌舅舅家,晚上要接回来,他这么快接完回来了?

    “不如我们立刻就结婚。”慕少凌低头,薄唇包裹住她的唇瓣。

    阮白眷恋男人的温度与炽热的眼神,在狭窄的茶水间里,周围安安静静的,只有他吮吸她皮肤的暧昧声响。

    她也肆无忌惮起来,无助的时候意外有了他结实的肩膀可以依靠,她以唇舌回应他,怯懦柔软的双手也沿着男人精壮的腰身抚摸上去。

    唇舌逐渐升温,变得烫人。

    在被男人边吻边脱的抱到茶水台上的时候,阮白的大脑一片空白,有一根弦绷得紧紧的,仿佛随时都能断开。

    “唔”她仰起头,受不了这个程度的亲热。

    男人薄唇碰触到她小腹的时候,她摇头

    “不不要碰那里”

    她轻启的唇溢出呻口今,急喘着气。

    红肿的唇再被堵上。

    狂吻使她身体发抖,口中绵软的声音也被拉长,黏腻地滑过慕少凌的耳膜

    “想要了?”他呼吸声早就不正常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