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81章小白在外头才勾搭上的男人

    “他是”爷爷根本不敢认人,认错了就不好了。

    慕少凌西装笔挺的走进来,伸手礼貌又显得很亲密地揽住阮白的腰,这一动作,让爷爷看明白了两人的关系。

    “你就是我儿子说的那个李宗?”爷爷笑了,站在灶火坑前头讲道:“爷爷早就记住了你的名字,小白他爸跟我说,你们在一块儿处了五年多,现在就快结婚了。”

    阮白很担心慕少凌会反驳,赶紧打断说:“爷爷,看你瘦的,在日本是不是待不习惯?”

    “老了,老人都这样。”爷爷拘偻着腰,拄着烧火棍去了另一个破旧房间。

    找了半天,老头儿才找出两个小凳子,拿出来搁在厨房地上,招呼孙女婿:“来,孩子,坐在这儿,家里没什么好家具。”

    低头看着地上那两个破旧的小木凳子,阮白紧张的看了一眼慕少凌,担心他会嫌弃的不坐。

    慕少凌却体贴的顾及了爷爷的感受,放下往日端着的老板架子,丝毫没嫌弃的坐在了凳子上,还拉住她的手,说:“坐,我们陪爷爷聊几句。”

    爷爷坐在了厨房里原本就有的小凳子上。

    “你跟爷爷聊吧,我出去买点菜。”阮白把行李箱推到一边,然后从包包里拿了钱,不放心的看了一眼慕少凌。

    慕少凌明白她担心什么,点了点头,让她放心。

    “那我先去了。”阮白看了一眼爷爷,才出门。

    走过红砖铺的院子,出了大门,阮白抬头就看到门外几米远的地方站了好多人。

    有些邻居,她还能模糊的记得叫什么名字。

    在这些邻居的口中,她是个“贱人”生的女儿,所以长大了一定也是个“贱人”,那些茶余饭后的八卦,身为当事人的她小时候时长听到。

    阮白走向卖菜的小商店。

    身后的议论声,比当年小了许多,但内容也丰富。

    仿佛她和慕少凌的到来,重新又唤醒了这些人早已忘却的陈年八卦。

    “这是老阮家的那个小白吧?”一个大妈在她背后指着她,小声问别人。

    顿时有人接话,“肯定是,长得虽然大变样了,可模样底子还是在的,我一眼就认出了她是小白那孩子。”

    “啧,今时不同往日啦,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看看人家这姑娘出息的,再瞧瞧我们家姑娘,只能嫁给县里一个小警察。”

    “王大妈,你别这么说,你姑娘嫁的可是咱们镇上所有人家的姑娘里嫁的最好的。”

    “也没多好,我和她爸同意女儿嫁,还不是看上女婿给我们彩礼二十万,外加给她爸买了辆十多万的车嘛,我这女婿没什么优点,就是有钱!我嫌弃着呢!”

    有人站出来专门捧王大妈:“你女儿那是实实在在的嫁进了好人家,这个小白,我看八成是给人家当小三呢,瞧瞧这男人的车,得值好几百万?没准是那小白在外头才勾搭上的男人,这就急着带回来显摆给咱们镇上老乡了。”

    “那这小白可够虚荣的,跟她那个被有钱人拐跑了的亲妈一个不要脸的德行”

    阮白在商店买了青菜,炒菜用的肉,还有排骨,调料。

    返回去的时候,那些八卦的大妈们还在。

    经过院子进门的时候,她看到慕少凌手里端着一只碗,碗里是剩菜,他正准备倒掉,而爷爷目光不舍的盯着那碗剩菜,显然想阻拦他,又不好开口。

    “爷爷,这碗菜吃下去对您身体没有任何好处,相反还有坏处。”慕少凌说完,果断的处理掉了那碗剩菜。

    爷爷沉默的坐下,没说话。

    阮白拎着东西站在门口,说不上心里什么感受,一股难以言说的安全感涌入她的心底。

    男人衣着整洁的在厨房里走动,白皙修长的手指端着那个破碗,手腕上名贵腕表上镶嵌的钻石,在暗沉破旧屋子里,闪着光芒,一切都很格格不入。

    察觉到她站在门口,而且拎着菜一副失神的样子,慕少凌放下破旧甚至坏了碗沿的那只碗,抬头问道:“回来了?都买了什么?”

    阮白感动他的配合,和不嫌弃。

    镇上其他人家都用上了天然气,再不济的也用上了煤气罐,只有老头儿,还在用灶火坑,烧着林子里捡来的树枝。

    慕少凌在镇上待过一整年,了解镇上的民风。

    罗家镇条件如此有限,全因为上一届领导不作为。

    如今换了领导,这里经济会迅速发展。这次政府和开发商一起大力度的对镇上进行联合开发,也说明了罗家镇未来的价值。

    慕少凌买来了煤气罐,送货工给安装好,只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

    “你去陪爷爷,我来做。”慕少凌走到切菜板前,担心她不会用煤气罐,或者老旧的菜刀太钝,一不小心伤到她手。

    “我没问题,你去坐,否则我很过意不去。”

    阮白对他特别感激,也有愧疚,哪还敢用他来做晚饭。

    而且,阮白意外的是他竟然会做饭吗?

    慕少凌看了看她切的东西,随后,就被老头儿叫过去说话。

    不管是在英国的几年,还是十来岁在小镇上的时候,阮白都下过厨,小时候爷爷在田里忙农活的时候,她周六日会去帮忙一起摘豆子,太阳快下山,她跑回家提前给爷爷和自己做好晚饭,烧的就是柴火。

    那些年吃的虽然不是很好,但总归能填饱肚子。

    读书的那几年,有老爸给的钱,还有自己打工兼职赚的钱,那时候她就满足的觉得自己生活在了天堂,厨艺变得更好了。

    做好糖醋排骨,阮白端到桌子上去,不经意往爷爷那边看了一眼,她看到爷爷笑得眼睛只剩一条缝了。

    慕少凌动作优雅的比划着什么,一如既往的还是那副大老板架势,但爷爷听得专注,既欣赏孙女婿,又感激老天有眼,让孙女找到这样出类拔萃的男人。

    “别聊了爷爷,过来吃饭。”阮白把饭菜都摆在桌子上,叫道。

    商店送过来三个高的塑料凳子,仓库里能支起来的旧桌子也支了起来,爷爷现在也很尴尬,担心孙女婿嫌弃。

    “李宗,小镇比不上市里,你凑合吃,尝尝小白的厨艺。”爷爷举起筷子给慕少凌夹了一块排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