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153章慕少凌亲口承认!

    可是眼下,阮白管不了那么多。

    即使知道是他的圈套,她也只能义无反顾的钻进圈套。

    甚至,她在心里已经准备好了他允诺的“要求”。

    她没有别的要求,她只想问一句“湛湛和软软是不是我的孩子,五年前的雇主,是不是你”

    “用这个东西的好处就是”阮白窘迫的背起培训那半个小时,所了解到的知识:“避/孕套除了避孕的功能外,最重要的功能是还能预防各种姓病传播,有效降低梅/毒、淋/病、艾滋病等常见姓病的感染几率。所以,避/孕套也被称为’安全套’”

    满脑子都是自己想问他的那两个问题,阮白急急忙忙的把他之前问的问题解答完毕。

    “那这个,又是什么?”慕少凌放下计生用品,拿起另一个不是计生用品的东西。

    包装盒上,写着“远程遥控爱侣共震”

    十分引人遐想。

    按摩用的。

    至于怎么按,身为男人的慕少凌,这一瞬间无师自通。

    “还卖这种东西,你业务揽的倒挺多的。”慕少凌望着她的平静视线下,藏着刀子,温怒问道:“你老板教你,要怎么跟男人介绍这个东西?”

    阮白闭紧了嘴,稍微舒缓下来的情绪又变得紧绷。

    真的很难以启齿。

    他严肃着:“我让你说给我听。”

    阮白恍惚的看着他,怕被他的视线灼伤一样,移开视线,像个被老师突然点名背课文的学生。

    吞吞吐吐的背起来。

    “这一款这一款即使您和您的爱侣分隔两地,也也可以享受”不对,背错了:“一起享乐”

    “这一款可以手机操作、掌控,让您拥有绝对的掌控力智能操控,自由变换震动模式”

    “还有就是”她尴尬的咽了咽口水,“还可以由您自己创建模式,选择持久度和强度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可以和您的爱侣一起快乐”

    结巴着说完,阮白脸颊热烫。

    红润的颜色从她的脸颊一直蔓延到耳垂儿,小巧精致的脸,透着又纯又慾的誘惑。

    慕少凌蓦地低头,手上攥着那个她介绍过的东西,摩挲良久,而后在她耳边低沉着说:“这个玩意儿,我要了。”

    他他要了

    他要那个东西做做什么?

    “那个,那个是给女人推销也是给女人用的。”她善意的提醒。可是才提醒完她就后悔了。

    慕少凌嗓音变得粗重:“给我老婆买回去玩儿,由我掌控,没记错的话你刚才是这样介绍的。”

    他他老婆

    男人的气味被她吸进肺里,而男人身上散发的热量也穿透两人薄薄的衣服,灼烧着她的肌肤。

    最要命的是,从一开始,他就有了反应。

    再到现在,他那里,更是苏醒的彻底。

    整个,恐怖的能吃掉她。

    在四目相对时,她再也不敢挣扎,怕他一个不高兴,有其他动作。

    她盯着他的嘴唇和下颌线条,还有高挺的鼻子,俊朗的眉目,以及深邃的双眼,不由自己的想到了之前的几次緾绵

    自己根本容纳不下他

    再想到五年前那些个本该印象模糊,可如今想到却仿佛历历在目的夜晚,她疼哭过,后来的后来,也厚脸皮的觉得愉悦过

    摇了摇头,她暗暗的骂自己,为什么要想到那些

    才怀疑自己跟他不是兄妹关系,就这样忍不住,想入非非了吗。

    阮白不敢面对这样一面的自己。

    她想平复呼吸,可一张口,却变成了急急地喘息。

    空气仿佛突然凝固住了,只有丝丝缕缕的呼吸勾着人,萦绕在男人耳际。

    “怎么了,呼吸这么急?”男人坏心的明知故问,精致的五官倏地向前倾去,唇快要碰到她的唇。

    呼吸交错间,她气息更乱了,望着男人硬朗迷人的五官,她情不自禁地咽了咽口水

    “你的表现,我很受用。”他认真的说,并没有去压住她,亲吻她的唇,而是身体一放松,向后靠去。

    男人慵懒地背靠沙发,打心底很满意她看着他就咽口水的模样。

    他大手摸着她的后脑勺,揉着她散发淡淡香气的黑发,把娇小的她朝自己的按过来,灼热的视线紧密地游走在她的脸颊上,唇瓣上,还有她领口里的好看锁骨上。

    为了卖货,老板要求兼职的女孩子们穿统一服装,也就是她身上这套学生制服。

    其实款式很保守。

    但奈何,有些男人绝对受不了这身衣服,看几眼,都会忍不住掏钱买点东西捧捧场。

    慕少凌见过她穿校服的样子,也是短裙配衬衫。

    甚至当年,阮白在怀孕的过程里就穿过校服,因为她当时还是个学生,没时间换衣服,就只好穿校服随邓芳去了别墅。

    在男人大手揽住她的腰肢,又扣住她的后脑把她按在怀里,低头唇快要贴上她的唇瓣上时,她喘着,小手撑在他坚硬的胸膛前,眨着迷乱水润的眸子看他:“你说的我听你的话,你就答应我一个请求。”

    “什么请求?难道还是你之前口口声声说过的,你这辈子只喜欢李宗,没办法分心给别人?”慕少凌忍得难受,尤其那里。

    它跟裤子布料顶蹭的开始一阵阵发疼。

    阮白摇头。

    “我想问”还没问出口,她就承受不了心跳的频率了,从坐在他怀里开始她就心跳加速,现在更是说话都不利索。

    “我想问,湛湛和软软他们他们的妈妈,是谁?”

    本来她想问,湛湛和软软是不是我的孩子,可到了嘴边的,到底变成了很含蓄的问法。

    脸皮薄的不可思议。

    问完,阮白心跳“嘭嘭嘭”的很吓人,低头等了很久等不到回应,她才鼓起勇气抬头。

    他的五官压下来。

    他和她离得太近,灼热的气息分不清到底是谁的。

    “或许我们应该真实的再做一次,你就会知道我两个孩子的妈妈是谁。”慕少凌伏在阮白耳旁喘着粗气道。

    他这算是,承认了吧

    湛湛和软软都是所她生,当年帮了她也要了她的男人,是他。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