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239章一家四口终于相认!撒花!

    每个参会的人,在经历完这场超时间的会议后,都是精疲力竭,但慕少凌却仿佛是个没有知觉的铁人一般,不困不累,径自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爸爸唔”

    听到熟悉的沉稳脚步声,软软第一个醒来,含糊的说着话,揉了揉睁不开的眼睛。

    慕少凌朝小丫头点了点头,试着,微笑了下,但他的微笑,仅限于稍微扯动嘴角。

    他这个做父亲的,跟自己孩子的相处,学不会什么是亲密,只会公式化的表达。

    今天,算是他头一次跟孩子示好。

    软软迷糊地看着老爸,吓了一跳,觉得老爸笑得比哭还难看

    而且她还想要偷偷去告诉小白阿姨,老爸今天很奇怪,像是要吃人的大灰狼,在骗小白兔进窝里,然后一口咬掉小白兔脖子

    “呼”软软吓得往沙发里快速缩了缩。

    老爸会不会被嗜血的魔鬼附体了。

    慕少凌不知女儿心中所想,只以为自己那一个微笑,是既亲切又充满和蔼父爱的。

    西装革履的坐回舒适的老板椅上,他在思忖,接下来怎么跟孩子们沟通。这时,女秘书进来,送上才煮好的无糖咖啡,微笑点头,礼貌的退出去。

    慕少凌先是喝了一口咖啡,接着又看了看两个一脸懵懂的宝宝,最后,从抽屉里拿出三份东西。

    其中两份是一样大小的,像是书本,五颜六色。

    其中一份是文件袋,牛皮纸装着的,外面还系着绳子。

    两个宝宝眨着眼睛,好奇爸爸拿的是什么东东

    慕少凌一贯不会哄孩子,只试探的把两本画册随手扔在深色调的大办公桌上,转头道:“给你们的,每人过来拿一本。”

    “给我们的?”湛湛和软软不明所以,但也很快从沙发上出溜下来,蹬蹬蹬的跑到差不多比他们还高的办公桌前,伸手,踮脚。

    小孩子的注意力,直接就搁在了心仪的画册上。

    “谢谢爸爸!”湛湛迫不及待的直接拆开封皮,走过去,丢在垃圾桶里,然后眼睛不够用的看着翻开的画册。

    软软也嘻嘻地拆,边拆还边看向哥哥的,生怕哥哥的比自己的多一页

    慕少凌沉默地看着自己的两个孩子。

    他不知道,原来自己是这样的了解他们,一本画册,就能让他们露出笑脸,兴奋得毫无困意,甚至忘了他们正饿着肚子,还没吃晚饭。

    正对自己成功切换孩子心情的举动洋洋得意时,慕少凌紧接着就打开了dna鉴定报告。

    他认为,既然“送画册能让两个孩子开心”的这个思维是对的,那他接下来的洗脑言论,应该就也是对的。

    与此同时。

    郭音音的母亲带律师来到警察局。

    经过一番沟通和打点,郭母跟律师终于可以跟郭音音见面说话了。

    郭音音早已吓得哭了不下一百次,本以为眼泪都要哭干了,可这会儿见了郭母,她立刻又哭了:“妈,妈你一定要救我啊”

    郭母心疼的上前抱住女儿,拍了拍女儿的背,安慰:“放心,妈今天带了律师来。”

    郭母年纪不大,人没什么内涵,也没读过什么书,但她很会保养自己,靠的是比同龄人娇美一些,赢得现任丈夫欢心。眼下,医疗生殖技术很厉害,她也在尝试着做试管婴儿。

    希望给现任丈夫生下一儿半女,最好是儿子。

    所以近来对女儿的关注,就少了许多,一心都忙在了做试管婴儿上。

    律师比较理智、冷静,伸手示意母女二人先坐下。

    律师看向郭音音,说:“郭小姐你好,通过你母亲的转述,我大致上已经了解了这件事。现在,你必须跟我说实话,因为以后将只有我能帮你,法庭上,我是那个要为你辩护的律师。”

    郭音音识趣地点头:“您问,我一定实话是说。”

    “郭小姐,我问你,你是否真的对同事阮某的爷爷,进行了绑架伤害?”律师抛出第一个问题。

    郭音音听完这个问题,立刻看向了自己的母亲。

    郭母是个没主见的人,一些心思也都用在了哄男人和搓麻将上,哪有主意给女儿出?

    发生了这种事,也顶多是找律师,以及求求自己的现任老公帮忙。

    可这种忙,现任老公表示了,也帮不上。

    因为要起诉女儿的原告,身份不简单,警方只字不透露。也就是说,那个姓阮的,有强大的后台支撑。

    “快,快跟律师说啊。”郭母催促。

    郭音音见母亲这样信任律师,吓得也不敢隐瞒,直说道:“我是说过绑架阮白爷爷这种话,可我没有去做,我是给别人出的主意,是别人找人去做的”

    律师记录下来,而后抬头问:“你口中的别人,指的是谁?”

    郭音音犹豫着,没说。

    律师又道:“说你们的具体关系,你口中的别人的具体姓名、身份。”

    郭音音想了想,就实话实说了,把张行安抖了出来。

    说到最后,郭音音把责任都推出去,跟律师强调:“我这么做,就是希望阮白能嫁为人妇,我仅仅是有这样一个想法而已,真正实施绑架她爷爷的事,全是张行安做的”

    律师点头,表示记下了。

    郭音音担惊受怕的心情,终于缓和了些,可是一想到自己要在警察局过夜,就瑟瑟发抖。

    夜,对于幸福的人来说,是短暂的,对于心中有事不能安眠的人来说,就是漫长的。

    次日清晨。

    不到六点,天已经大亮了,阮白在病床上腰酸背痛的醒来。

    保持着一个姿势睡着,都没翻过身,全身的骨头怎么能受得了。

    一醒过来,她就惊讶的看到站在床边的两个小家伙,他们的眸子,闪闪发亮,充满了什么期待,很兴奋。

    “你们”

    阮白才一张口,软软就过来搂住她的脖子,亲了一下她的脸颊,悄咪咪地说:“妈妈,我好爱你哦”

    阮白愣住。

    相较于软软,湛湛要矜持淡定得多,他端了一杯温热的牛奶过来,说:“妈妈,早上好,这是我对你说的第一个早上好,将来我还会说很多次。”

    愣了许久才接过牛奶的阮白,想开口说话,可是口很干,嗓子也疼,一时忘了如何反应。

    慕湛白噘着嘴吧,有点害羞:“我和妹妹看到了dna鉴定报告,虽然我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但爸爸说,那是我们一家人不分离的证明。”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