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254章无论以后有怎样的风雨,都有我

    听到慕少凌的话,林书记放下手中的筷子。

    他喝的有些微醺的脸,对着慕少凌,继而拍了拍他的肩:“少凌,这个你甭急,等我回去后让下边的人催他们一下,保准让他们明天就将申请给你审批通过,记得,要好好照顾我女儿。”

    现在的林文正越看慕少凌越满意,他觉得这个女婿不但相貌堂堂,通过跟他的交谈,他很明白这个年轻人有着怎样的精明和魄力。

    先前他对慕少凌的称呼还是慕总,瞬间变成了少凌。

    在场的人精,哪个能不知道,林书记这是有意要给自家女儿和慕少凌牵线

    其他人对慕少凌投来羡慕又嫉妒的目光,这年轻人只是动了动嘴,就得到了海城旅游项目开发权,价值数百亿的开发权就这样花落t集团,真是让人眼红。

    但谁让慕少凌有着一副得天独厚的好皮囊,还有人家那灵活至极商业头脑,他们这些人哪一个比的上?

    就算羡慕嫉妒也没办法。

    “恭喜慕总啊,有了这个项目,t集团的发展又要跨上一个新高度了。”其中一个秃顶的中年男人阿谀奉承着。

    “慕总是少有的商业奇才,年纪轻轻的便扛起这么大的集团,实在是令孙某自愧不如啊!”另外一个西装革履,大腹便便的男人也跟着恭维。

    慕少凌似笑非笑,直接举起酒杯向林书记致敬:“多谢林书记抬爱,一定不负您所望,定会将海城开发最大利益化。”

    唯独,没有提照顾林宁的事情。

    他自然清楚今天这个宴,相当于鸿门宴。

    但林文正居然想撮合林宁和自己,这倒让慕少凌有些意外。

    毕竟,他和林宁没有任何的交集,只是偶尔从自家旗下的娱乐公司那边,听说过她这个怎么捧都捧不红的名字。

    他爱的人只有阮白一个,从始至终,他就对其他女人不感兴趣,尤其是林宁这样装模作样的女人。

    混迹商场多年,慕少凌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一眼便能看出林宁那双故作端庄的眼睛里,透露出来的野心。

    这样的女人,他向来避犹不及,怎可能会傻的往自己身边揽?

    林宁却不知晓慕少凌的心思,现在的她开心极了。

    盯着慕少凌,林宁眼睛里面潋滟的娇媚波光,几乎都要溢出来了。

    得到慕少凌的首肯,那她拿到t集团旗下公司香水代言的概率,几乎是百分百了。

    虽然她知道,慕少凌这是看在自己父亲的面子上才答应的,但那又如何,只要多了跟他相处的机会,她就不信魅力十足的自己拿不下他!

    深夜。

    两个宝宝被阮白哄睡下了,她安静的蜷缩在客厅的沙发里,腿上摆放着一本书。

    晕黄的灯光,照着阮白那张柔美的脸,看起来很沉静。

    而书本上的故事,让她思绪发空。

    这本书是一个关于爱与欲、救赎与原罪的故事,男主和女主是一对同父异母的亲兄妹。

    故事一开始,女主人公邦妮就说:“itsnotalovestory。butitsastoryaboutlove。”

    男主路易斯和女主邦妮两个人爱的深情,深爱对方至死,但最后他们还是没能抵挡住舆论的攻击,还有道德的谴责,一对苦命鸳鸯被迫分开。

    最后,路易斯端着一杯有毒的咖啡,他静静的站在邦妮的面前,深情而伤痛的对她说:“邦妮,我爱你,不管你是好的,坏的,你是谁,我就是爱你。”

    明知道那是穿肠破肚的毒药,可他还是毫不犹豫的一饮而尽。

    这个故事,让阮白情绪低落。

    原罪啊,是人类爱与欲的起源。

    爱是生物的本能,可乱伦的爱,则是罪欲。

    如果她和慕少凌是同母异父的兄妹,会遭天谴吗?

    唯一庆幸的是,两个孩子健健康康,聪明伶俐,这大抵也是她心理上唯一的安慰了。

    张娅莉的话不能信。

    但她跟张娅莉并非母女的鉴定一定也要做。做了,心里才踏实。

    不记得谁曾说过,爱上一个人,仿佛生了一场病,怎么会,轻易,到了要去世这程度?

    如果真的离开了慕少凌,她想,她不仅仅是生病,她甚至会觉得,她的人生都会陷入无尽的绝望。

    想着想着,她便被拥入一堵熟悉温暖的怀抱。

    慕少凌褪去一身的沉稳冷漠,眸子里溢满了怜惜和柔情:“都是做妈妈的人了,怎么还是这样多愁善感?”

    慕少凌最害怕阮白哭了。

    虽然她流泪的时候,很楚楚动人,让人不由得想起拜伦那首诗:

    我看过她哭,一滴明亮的泪,

    涌上她黑色的眼珠,

    那时候,我心想,这岂不就是,

    一朵紫罗兰上垂着的露。

    而阮白的眼泪,就真的像露水落在紫罗兰伤,玉软花娇,楚楚动人,但美则美矣,慕少凌更喜欢看到阮白微笑的样子,他一直觉得阮白的笑容,是被天使吻过的美丽花瓣。

    阮白这才抑制住了眼泪,凝视慕少凌的脸。

    他一身的酒气,笔挺精贵的衬衣也有些皱巴巴的,显然深夜才归,一头清爽的短发遮掩住饱满的前额,看起来一身的风尘仆仆。

    但他那张棱角分明的脸上虽然疲惫,却布满了柔情,轻轻的哄着她。

    阮白只觉得很暖。

    她为他解开了领带,踮起脚尖,随即抱紧了他的脖子,轻声呢喃道:“我只是很害怕,害怕我们现在平静的生活会被打破,害怕我们会被迫分开,害怕我们的孩子会因为我们在一起而遭受非议,害怕一切未知”

    慕少凌抓起她冰凉的小手,包裹在自己大掌里轻轻暖着,低头亲了亲她的鬓角:“傻瓜,有我在呢,无论以后有怎样的风雨,都有我挡在你们母子面前,你只要安心的带好这两个孩子,将他们缺失的母爱弥补回来,其他的事交给我。”

    阮白定定的望着眼前的男人,小手和他的大掌交握。

    雪一样的柔荑和古铜色的大掌交织,颜色分明,力道分明,却又意外的和谐。

    男人的手很暖,和他的笑容一样,和煦清徐,让她的世界也变得温暖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