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315章 反对的真实原因是什么!

    林老先生的这个设计,是要在老宅基地上,建造一个新式房子。

    在公司的时候,阮白也看过其他设计师的设计。

    其中,有设计成现代别墅的,有设计成古典房屋的,也有设计成日韩系造型的

    但最后的结果,无一例外全被林老先生给pass掉。

    次数多了,林老先生甚至骂t集团的设计师都是白痴。还说,亏得他之前觉得这个跨国集团设计菁英群聚,可连他最想要的设计都拿不出来。

    但最让人头疼的,不是林老先生的挑三拣四,而是他根本不说明,他想要什么样的设计效果,这可真是让人为难。

    设计这工作并不是好做的。

    一个好的设计师,她不但要富有创作性思维,制作水平要强。当然,自身的美术功底更不可或缺。

    阮白在国外学的就是设计,这些设计的基础,她自然是都有的,但想要设计出让林老先生满意的图,她脑海中还是一团乱糟糟。因为,她真的不知道,林老先生究竟想要什么样的效果

    白天在公司画的设计图,此刻阮白越看越不满意,总觉得缺少了什么东西。

    正当她犯愁的想着设计的时候,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阮白以为是慕少凌回来了,看也没看,兴冲冲的去开了门,却不想,张娅莉的面孔出现在面前。

    中年贵妇那张精雕细琢的五官,依旧带着盛气凌人的骄傲,还有习惯颐指气使的高姿态。

    “你来做什么?”阮白堵着门,根本不想让人进来。

    这个女人每次来都没好事,如若有可能,阮白想永远都不要见到她。

    “这天寒地冻的,我大老远跑来这里,难道你就不请我进去喝杯茶?阮白,你的教养呢?”

    张娅莉一双利眸上下打量着阮白,一脸的不屑:“还是你觉得你有我儿子护着,我不能拿你怎么样?瞧瞧这张小脸,几天不见,又好看了”

    贵妇尖利的指甲,用力的掐着阮白的俏脸,恨不得将整个指甲都戳到她的肉里。

    就是阮白这个小贱人,勾的儿子神魂颠倒,甚至让他瞒着慕家所有人,联合媒体登报公开承认她是湛湛和软软的生母。

    这怎么可能?

    那两个懂事乖巧的孩子,他们的生母可以是任何女人,唯独不能是这个阮白!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张娅莉根本不信。

    她这次过来,就是来拿阮白的头发,要去做个dna检测。

    她不信这个让自己无比厌恶的女人,是她乖孙的生母。

    张娅莉觉得,肯定是少凌被这个狐狸精迷得失了心魂,为了让慕家人接纳她,才故意扯出来这个谎言!

    阮白的脸被张娅莉掐的生疼,她狠狠的推开了她,却不想,穿着高跟鞋的张娅莉脚下一崴,整个人斜着倒了下去。

    向来养尊处优的张娅莉,被摔的眼冒金星。

    她刚想对阮白破口大骂,眼角却瞥到慕少凌的车子,正向别墅里开过来

    张娅莉眉头一蹙,顿时计上心来!

    她故意弄散了自己的头发,衣服也弄得皱巴巴,让自己看起来很狼狈。

    然后,张娅莉坐在地上嚎啕大哭:“阮白,你个没良心的,我大冷天的过来看你,你不让我进房间也就算了,居然还打我,我儿子真是瞎了眼,才会喜欢上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

    张娅莉嘴巴里不干不净的骂着阮白,她嘴里骂人的话顺溜的不行,几乎把糟践的词汇都用上了。

    那些尖锐的话,就像是一把刀一样,插到阮白的心脏上。

    阮白胸腔中翻腾着怒意,可面对这样撒泼的张娅莉,打又不能打,骂人她又不会,阮白实在是无计可施,直接用力的拽着张娅莉的胳膊,将她拉到了门外,然后“砰”的一声,狠狠的甩上了门!

    慕少凌自然也听到了张娅莉的声音。

    他快速的在车库停好了车,便匆匆走向别墅,没想到,正好看到阮白拖着骂骂咧咧的母亲,将她甩出门的彪悍画面。

    慕少凌心猛地一沉,母亲竟然又过来闹事了!

    “儿子啊,儿子你可要给妈做主,这个阮白实在太不像话,不尊重长辈不说,竟然还打长辈,这样的女人可要不得,你赶紧把她给赶出去,要不然妈真不活了”张娅莉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兴风作浪的对慕少凌说了一大堆阮白的坏话,全是有意的在蛊惑他离开阮白。

    “妈,谁让你过来这里的?”慕少凌望着没有任何贵妇形象的张娅莉,脸色阴沉。

    他和阮白的关系刚刚缓和了那么一点,没想到又要被自己的母亲给破坏了。

    这让他对张娅莉自然没有好脸色。

    “少凌”张娅莉心惊的望着自己生的儿子,觉得这样的他好陌生,她哭着控诉道:“你这没良心的孩子,怎么跟你妈说话的?我来我儿子这里都不行了?看来你完全被阮白那个狐狸精迷了心魂,连自己亲生母亲都不要了自己的妈被人打了,儿子却一点都不关心,我的命怎么那么苦啊”

    “妈!”

    慕少凌受不了的将张娅莉从地上拉了起来。

    男人深邃的眸子,对母亲幼稚的行为,充满了无奈和厌烦:“你身上根本没有任何的伤,欺骗别人可以,欺骗你儿子,这道行你还得修炼个几年!何况,阮白根本不是那样蛮不讲理的女人,我相信她,你不要在这里无理取闹了,我送你回去。”

    慕少凌知道自己的母亲居心叵测,一直想拆散自己和阮白,没想到连这种劣质的手段都用出来了,这让他觉得无可奈何,母亲真以为自己是三岁小孩那么容易欺骗呢?

    谎言被无情揭穿,张娅莉佯装的委屈冻结在嘴角,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在她和慕少凌之间。

    她身体僵硬的像是被枷锁给拷上了一般,动弹不得。

    本来要挑拨儿子和阮白的关系,可是看着儿子那双似乎能洞悉一切的精明眸子,张娅莉便忍不住心底发寒

    她最优秀的儿子,果然被姓阮的蛊惑的不清。

    可为了逼迫他们分手,张娅莉对着慕少凌又哭又闹,甚至疯坐在地上撒泼不起来,各种逼迫他和阮白分手!

    早已回屋,背靠在房门后,听着外面一切动静的阮白,鼻尖处酸涩的厉害。

    阮白不懂,张娅莉为什么如此强烈的反对自己和幕少凌交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