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你的爱如星光

第366章 冷血男人!

    林宁的脸上,此刻酝酿着一片怒气。

    她站起身,走到助理的面前,甜美的声音夹杂着一丝冷冽:“你告诉我,这件事是不是跟你有关?你究竟对猫做了什么,竟让它发疯伤人?”

    “林……林小姐,不是我,真的不是我,你知道的,我接到你的电话,就赶来了蓝尊,我一直陪在你的身边……况且,我去洗手间的时候,根本没有看到那只白猫,我真的是冤枉的……”助理吓得瑟瑟发抖,委屈的泪水,一直在眼眶里打转。

    林宁恨铁不成钢的说:“你跟我那么久了,工作做得尽心尽力,但是有一点,你爱撒谎这个小毛病,自始至终都没有改掉,你让我说你什么好?监控视频将一切都记录的清清楚楚,你是我的助理,我们相处也有几年了,我对你的了解也比旁人更多。视频里的那个女人,无论是身形,还有衣着穿戴,很明显就是你。都到现在了,为什么你还要否认?”

    听到林宁提到穿戴,助理猛地瞠大了眼睛!

    她回想到,今晚林宁突然要送自己奢侈服装,并特意嘱咐自己换上,助理脑海中似有什么灵光一闪而过!

    她嘴唇哆嗦着说:“林小姐,这衣服明明是……”

    林宁却及时的打断了助理的话:“你若是承认自己是罪魁祸首,好好的跟受伤的阮小姐道个歉,阮小姐比较心善,我想,她并不会为难于你,相信宋先生也会对你从轻处置。你放心,你弟弟我会好好照顾的,他的手术也一定会成功,相信我!”

    林宁背对着众人,唯有和她面对面的助理,能看清楚她脸上的表情。

    平时在助理眼中仙女一般高洁的林宁,此刻,她的表情看起来那么茫然,带着一丝哀求,一丝无助,甚至,还带着一分决绝的威胁。

    能成为林宁的助理,并将她的一切打理的井井有条,可见助理并不是一个笨人。

    此刻,她呆呆的望着林宁,恍然间忽然就明白了什么。

    助理眼中的光彩,忽然呈现死一般的灰寂。

    空气中,满是压抑的味道……

    阮白静静的听着林宁和她助理的对话,她看到林宁的助理,反应那么激烈。

    接着,助理的侧脸表情若有所思。

    突然,画风猛转,助理承认了自己是罪魁祸首:“是我,这一切都是我做的!对不起,刚才我怕受到责罚,所以撒了谎。阮小姐,害您受伤,我很抱歉,我愿意接受您的任何惩罚。”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想知道理由?你知道那只猫身上注射的病毒是什么吗?”阮白皱眉。

    她不相信,这一切的策划者是林宁的助理。

    “我从小到大都很讨厌猫,所以看到猫的时候,就有一种想凌虐的心理。今晚我刚到蓝尊的时候,差点踩到那只白猫的尾巴。那只猫当时想要攻击我,差点抓花我的脸,我因此怀恨在心,想狠狠的收拾它一顿,因此就把它引到了洗手间,给它注射了一种叫‘猫狂’的细菌。我想,蓝尊的贵客那么多,这只猫随便伤到哪一个人,肯定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于是,就发生了今晚这样的事情,对不起……”

    林宁的助理眸底闪过一抹凄楚,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

    她的理由听起来天衣无缝,但阮白却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林宁大方的站在众人面前,笑容温婉的说:“宋先生,阮小姐,她跟了我很多年了,平时做事很有分寸,只是她特别讨厌猫罢了,所以才发生了今天的意外。她是我的助理,她所犯下的错误,我这个老板也有一定的责任。宋先生,您看这样如何,今天蓝尊因为那只猫而受到的所有损失,都由我来赔。至于我助理,你们能不能免了她的责,这丫头还有个病重的弟弟在医院,急需要她照顾……”

    林宁赔罪的态度真诚,明明不是自己的错,却要将所有责任揽于怀中,看起来就是一个善解人意,又大度宽容的女人兼好老板。

    慕少凌眸中漾着冷然,薄唇惯性抿起。

    可他的话,却不是一般的冷漠:“既然她承认了此事由她酿成,那一切按照法律程序来走,明明是一个成年人,做的事情却愚蠢透顶,阮白今天受伤的不仅仅是脖子,更多的是精神方面,对于害她受伤的罪魁祸首,我绝不轻饶!”

    慕少凌略带嘲讽的冰冷目光,瞟向林宁,那似乎洞悉一切的睿智目光,让林宁有些心虚。

    他说的那些话,明明是在指责助理,却让林宁觉得那就是在讽刺自己,这让她一肚子气窝在腹腔中,无处发泄。

    “慕先生,那您想怎么处理?”林宁垂在身侧的手指,有些微的收紧。

    慕少凌毫不客气:“既然她敢做,那就得有胆子承受这一切后果,让她先去监狱待一段时间吧,到那里好好的反思一下自己的错误。”

    助理脸色更加惨白,求助的目光看向林宁。

    她还那么年轻,她不想坐牢,若是进去了,她这辈子大概也就毁了。

    而且,她不在,也没有人照顾她可怜的弟弟……

    林宁也没想到慕少凌居然这么狠,仅仅因为一只猫抓伤了阮白,他就将人给送到监狱,这个男人实在太冷血了吧?!

    男人心硬,但是女人心肠却软,林宁求助的目光,不得不转向了阮白:“阮小姐,这次的事情的确是我助理的不对,但是我这个助理的弟弟病重,每天都需要她去医院照顾,如果她进了监狱,估计她弟弟也活不成了……你看这件事能不能再好好商量一下?”

    阮白看到林宁的助理哭得极为可怜、凄楚,最后到底还是心软的扯了扯慕少凌:“她也挺可怜的,算了,让她赔偿蓝尊的损失就好了,相信经过这件事的教训,她会长记性。”

    慕少凌看着阮白,微不可闻的轻叹了一声。

    阮白还是过于善良,她怎么就看不出,其实他表面上是在教训林宁的助理,实际上是在杀鸡儆猴?

    他若是看不出真正的幕后策划者是谁,又该如何做一个管理偌大跨国公司的总裁?

    但是,明明知道真正的凶手是谁,迫于林宁身后的强大背景,慕少凌却不能直接跟她撕破脸。

    “北玺,这件事交给你处理,你看着办,我和你嫂子先回去了。”慕少凌将难题推给了宋北玺。

    宋北玺一贯心狠手辣,这次肯定要让林宁掉一层皮。

    两个人抱着已经熟睡的湛湛和软软,向外走去。

    宋家大少掐熄了香烟,望着温柔如天仙般的林宁,精冷的眸,闪过一丝诡谲……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