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5章五年后,回归

    当阮白再一次站在a市这座繁华城市的时候,已是五年后。

    离开了将近两千个日夜,说长不长,说短又不短。

    曾经的她,被命运无情摧残,毫无还手之力!

    如今的她,一心只想通过自己的努力,亲自掌握自己未来的一切。

    清晨。

    “小白,这里——”李妮在路边落下车窗,朝正从小区里走出来的阮白招手。

    时光荏苒,五年过去,两人都再也不是十八九岁的青涩小姑娘了。

    阮白和李宗昨天一起回国,李妮开车去接的机。

    当晚,李宗带阮白一起回李家吃了晚饭。

    李家父母对阮白这个未来儿媳妇,可谓是一百个满意。

    今日早晨,李宗原本要和阮白一起去公司面试,但他临时有事,不能一起前往。

    阮白上了李妮的车,坐在副驾驶上,扣好安全带。

    “你知道你跟我哥昨晚走后,我妈跟我说什么吗?”李妮问。

    “说了什么。”阮白担心,李宗的父母对自己不满意。

    “我妈说,你看看人家小白,皮肤白皙,优雅温婉,再照镜子看看你自己,差距怎么那么大?就会死宅抠脚骂脏话!”李妮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去摸好友的嫩脸,啧了一声:“国外的空气这么养人。”

    “哪有养人,你没离开过家是不知道出去的辛苦。”阮白打开她乱摸的手,“好好开车。”

    两人聊了一路。

    抵达t集团的时候,八点四十多了。

    “我哥千万别迟到,boss可是个不知人情为何物的暴君!”李妮一边嘀咕,一边低头给哥哥发微信催。

    不知人情为何物的暴君,阮白被她说的也紧张起来。

    打开手机上网,阮白重新查找t集团老板的详细资料,指望着也许能查到一些对面试有帮助的东西。

    网页搜索出来最多的,还是那些捕风捉影的豪门八卦。

    慕氏企业,t集团公司总裁的中文名字叫慕少凌,他今年29岁,是否单身未知,至今还没有媒体挖出过他的私人生活新闻。

    其实,慕这个姓氏对于阮白来说,是有一些特殊的。

    但那些只属于小女生时期的天真烂漫的小心事,如今早已被掩埋在岁月最深处。

    新闻上还说——慕氏企业曾于五年前发生过两子夺嫡的重大新闻。

    外界本来一致认定的名正言顺的太子——慕睿程,一夜之间被干掉。

    而一个来历不明的幕氏子孙——慕少凌,却被慕老爷子突然认领,成功上位,最终继承了濒临死亡的慕氏企业。

    来历不明的慕氏子孙

    这新闻笔者的言外之意,往难听了说,就是在影射慕少凌是豪门私生子,野种归家。

    阮白看着手机,若有所思。

    t集团公司大厦,耸入云霄的高度让人踏入的第一刻便心生惧意。

    李宗匆忙赶来,看到这样大规模的公司,再加上提前了解过这家公司的发展史,不可谓不担心。

    他不想在阮白面前丢面子。

    这次应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大厦之中某一间工作室内,参与应聘的各级领导一共五位,其中一位,便是t集团最高掌权者,boss——慕少凌。

    又一位名校毕业生面试过后,其中一位面试官看向慕少凌,试图从老板的脸色上判断一二。

    但看过去,他却发现老板的注意力不知何时开始都集中在了监视屏幕上,不知道在看什么。

    “下一个。”面试官之一说道。

    监视器的摄像头在外面,监视的正是来面试的各色待业男女,通过大家在外头的行为举止,面试官能准确判断出这些人私下的状态。

    慕少凌深邃且复杂的目光正注视着其中一个女生。

    不,是女人。

    二十三岁的阮白,褪去了早年的青涩,发育极好,无论是身材,还是一颦一笑,都散发着独特的一种女人味。

    慕少凌的思绪,猛然从现在被拉扯到五年前,五年前的每一个夜,这个女人都在他的身下,娇叫承欢。

    “我哥马上就来。”走廊外面,李妮碰了一下阮白。

    阮白回神,收起看了好久的手机。

    不知道是不是年头久远,记忆出错,阮白觉得手机上那个老板慕少凌的照片,有些熟悉,跟高中里打篮球的慕学长,真的有几分相似。

    而且同姓。

    李宗这时跑上楼来,走到阮白身边,宠溺的揉了揉阮白的头发:“来迟了,sorry。”

    “没事,还没面试到我们。”阮白很理解的对李宗说道。

    李妮在一旁撅起嘴:“虐死我这个单身狗了,你们能不能暂时收起恩爱?屠杀小动物是不对的!”

    “等我把小白娶回家,你不是每天都要被屠杀至少一百次?”

    “快娶啊!”李妮激动的两眼放光,看着哥哥说,“昨天爸妈对小白满意的很,等你们俩的工作定下来了,就赶紧办婚礼好了。”

    李宗点头,忍不住看向一旁的阮白。

    阮白有些难为情。

    她很满足现在的生活,过去的阴霾她走出来了,这要感谢李宗五年以来无微不至的照顾和开导。

    在李宗对她表白之前,她有感觉得到李宗对自己的想法,因为曾经的遭遇而自卑的她,那时开始有意无意的疏远李宗,更甚至是疏远任何接近自己的异性。

    在无数个对她来说黯淡无比的日子里,李宗没有停止过对她的追求和关心,直到他挖出她曾经的不堪过去。

    让阮白意外的是,李宗不嫌弃她,并不认为“被迫给陌生男人生孩子”是她的错。

    阮白觉得自己很幸运。

    “下一个,李宗!”

    “我去了。”李宗攥了一下阮白的手。

    “去吧。”阮白点头道。

    当李宗推门进去以后,立即就感觉到一道凌厉的视线朝自己投射过来,寻着来源望去,他看到了t集团传说中的年轻大老板。

    李宗在外面对阮白做过的一举一动,慕少凌尽收眼底。

    面试的过程很正式,严肃,且专业。

    李宗的自身条件并不一般,所以面对面试官们的提问,一一作答,从容淡定的态度很给他加分。

    慕少凌的视线再一次转向了监视屏幕。

    屏幕画面里的阮白,正目不转睛的盯着门口,微微咬唇,揪着手指,像是很紧张里面某人的面试结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