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12章没名没分的慕少凌!

    两辆车,从名门大酒店又重新开回下榻酒店。

    到了酒店,阮白下车。

    周小素也下车。

    只见酒店门口,董子俊正西装革履的等候。

    “下午好,董特助。”阮白跟周小素她们一样,进去时,跟董子俊打了招呼。

    董子俊也对阮白点了下头,但看阮白的眼光,变了变。

    直到阮白走进酒店大堂,董子俊还微皱着眉,往里头看。

    慕少凌下车,便察觉到董子俊表情不对。

    男人一惯阴郁的视线直接便刺向董子俊,而董子俊察觉到异样后,也赶紧转过视线,规规矩矩的看着自己老板。

    身型挺拔的慕少凌步伐很大的往酒店里走,声音十分冷冽的陈述道:“你在看她。”

    这话是对身后跟着的董子俊说的。

    董子俊似乎在斟酌有些话该不该说,半晌,决定还是不多嘴,便说道:“没看她。”

    欲盖弥彰!

    慕少凌的脸色,沉了下去。

    这时,李宗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拎着手提电脑进入酒店,当看到电梯前站着的老板和董特助时,他愣了愣,不得不上前打招呼:“董特助,慕总。”

    慕少凌的眼眸里有着锋利,打量来人。

    “我是设计部的新人,李宗。”李宗做了自我介绍,之后,适时的道:“不打扰慕总了,我先上去。”

    慕少凌虽然不动声色,但是此时此刻,他的身上,却覆上了一层更不容人靠近的冰霜。

    回到酒店楼上的房间,慕少凌解开衬衫袖口上特别设计的精致纽扣,视线瞥向床上玩累了正熟睡中的两个孩子。

    走向套房的酒柜前,他打开一瓶红酒,倒了一杯。

    仰头皱眉喝下去,冰凉液体滑入男人喉咙深处。

    很快,两个孩子睡醒了。

    哥哥先起来重新洗漱一番,洗漱完毕,懂事的返回来帮妹妹找出公主裙。

    “爸爸怎么啦,哥哥。”软软偷偷的问。

    哥哥摇头,他也不知道爸爸怎么了,他只知道“大人的事,小孩子少问”。

    楼下。

    李宗放下手中的电脑包,抱住阮白。

    “怎么了。”阮白突然被他抱住,不适应。

    两人正式在一起的时间已有一年,但亲密动作,少之又少。

    阮白心中存有芥蒂,李宗也尊重她,所以从不逾越。

    这次,李宗很反常。

    “没事,想你了,就想这样抱抱你。”李宗疲惫的说道。

    阮白没说什么。

    晚餐,两人一起吃的。

    之后李宗提出逛街,买一套衣服换洗穿,这次出差着急,没收拾换洗衣物。

    买好东西回到酒店,已经是晚上九点半多。

    “麻烦给我开一间房。”李宗拿出身份证,递给前台服务小姐。

    阮白在一旁等他,不禁想起昨夜的事,服务小姐说没有空房了。

    服务小姐查了一下,果然抬头说:“对不起先生,目前还没有空房。”

    李宗皱眉,想了一下,看向一旁的阮白。

    两人进电梯,上楼。

    李宗跟阮白往房间的方向走,说:“要不,我住你房间一晚,你睡床,我睡沙发。”

    阮白愣住。

    “我是你男朋友,小白,五年了,你不信我人品?”李宗望着阮白的表情里透露着失望,伤心。

    阮白顿时内疚。

    五年以来,李宗对她照顾有加,不管是不是以追求为目的。他没有跟其他男性一样,追求女生只为了跟对方发生关系。

    这方面,李宗待她很君子。

    “好,你睡沙发。”担心伤害到他,她说道。

    同一时间,

    套房餐厅。

    慕少凌一家三口。

    软软抱着炸鸡埋头啃,眼睫毛上还挂着泪珠,想必是哭过,才吃到炸鸡。

    突然被老板叫过来的董子俊,正不明所以中。

    “设计部的那个新人,有没有住的地方。”慕少凌语气毫无起伏的问了一句。

    董子俊不知老板为何关心一个设计部新人住宿的问题,但也如实汇报道:“这间酒店没有空房间了,他也没去其他酒店住,好像是打算跟他女朋友住一起。”

    汇报完这些,董子俊发现自己从老板的脸色中看到了“很不痛快”的表情。

    董子俊一向会察言观色,但老板的脸色,他轻易捉摸不透。

    这次,却看懂了。

    思忖良久,董子俊认为自己该重新审视阮白其人了。

    炸鸡吃完的软软还撅着小嘴。

    “我不要跟坏爸爸一起!”

    “软软,不准任性。”哥哥说。

    “坏爸爸坏爸爸坏爸爸,坏哥哥坏哥哥坏哥哥”软软哼了一声。

    董子俊看透却不说破,开口道:“软软,这样好不好,叔叔带你去跟昨晚那个阿姨住?”

    软软没说话,立刻从椅子上下来,一副要跟董子俊叔叔走去找小白阿姨的意思。

    董子俊瞥了一眼沉默不言的老板,见其没有不同意,就领着软软,走出餐厅,离开套房送去给阮白照顾。

    电梯一直向下。

    董子俊还未到达阮白楼层,手机就响起。

    “慕总。”董子俊诧异的接起。

    接完电话,董子俊皱了皱眉,但又不得不执行命令。

    半夜,周小素坐在车里,又困又累的对阮白说:“我直觉萧局长的女儿是个祸害,这才露面一天,就能煞到我们。老板究竟为什么一怒之下命令我们连夜滚回a市?天哪!boss这不止是没有人情味了,都快接近变态了!你说酒店房间的钱都已经花了,却不让我们住,看到我们奔波在路上boss他很开心吗?!”

    阮白也是心累。

    捉摸不透老板的用意。

    李宗坐在副驾驶上,开车的人是李涛。

    h市酒店,很深的夜。

    慕少凌独自站在酒店的露台上,慢条斯理地点了一根烟,吞云吐雾时紧紧蹙起的眉头,却泄露了他的情绪。

    商场上与之打过交道的人都知道,慕少凌这个男人没有软肋,骨头根根都硬得很。

    方才在房间里喝了几杯,酒精的刺激,使他看上去稍显迷醉。

    想起五年前她小嘴娇娇地叫,想起昨夜她奋力的抵抗,慕少凌不禁面染冷漠的自嘲,而后低头朝烟灰缸里捻灭了烟蒂。

    次日一早。

    董子俊与老板一家前往h市国际机场。

    慕少凌的一张俊脸始终阴沉。

    跟在后头的董子俊忍不住偷偷的想:老板大人啊,您挡得住那二人在h市酒店中同房而睡,却不一定挡得住人家回到a市同住一个爱巢!

    说到底,您这没名没分的,管得太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