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28章我要让她欲罢不能

    抵达市中心。

    董子俊手握方向盘,问了萧贞贞一句:“萧小姐,我是送您去下榻酒店,还是送您去商场随意逛一逛?”

    “都不用,我约了朋友一起吃饭。”萧贞贞补完妆,收起口红放在包里说道。

    董子俊了然,又问:“萧小姐是否已经订了吃饭的地方?如果没订,我们随时可以订。”

    如果说t集团是商界的王朝,慕少凌是皇帝,那董子俊这个大红人就可以称作是相国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这样的人物对自己恭敬有加,萧贞贞不能不骄傲。

    “已经订好了。”萧贞贞又说了吃饭的地址。

    车子直接朝目的地开过去。

    大概十分钟,董子俊靠边停好车:“萧小姐,就是这里了。”

    “谢谢!”萧贞贞拿好包包,拢了拢棕色的大波浪长发,临下车前,伸出手指朝车座后指去:“你,跟我一起。”

    董子俊不着痕迹的蹙了蹙眉,萧贞贞这个刁蛮架势,可真够烦人的。

    阮白不意外萧贞贞会这样做。

    萧贞贞是个讲究派头的千金大小姐,没人给她当跟班的她恐怕浑身都不自在。

    而现在,萧贞贞不让周小素作陪,只可能是因为周小素偏严肃,不笑的时候比较有攻击性。

    说白了,就是阮白长得纤细,看着好欺负!

    阮白下车。

    董子俊开车离去。

    “跟上我。”萧贞贞看宠物小狗一样看了一眼不起眼的阮白,说完就走了。

    前方一百米处就是订好的大饭店。

    阮白手机来了一条微信消息。

    “虽然负责接待她,但她并不是我们的什么人,她客气,你也客气,她不客气,你也没必要客气。”周小素发来这几句话。

    萧贞贞这时回头说:“你怎么走那么慢,跟上我啊!”

    阮白收起了手机,放在包里。

    萧贞贞在这家五星大饭店订了一间极其奢华的包厢,约好的人还没来,萧贞贞坐下,又开始补妆。

    阮白无所事事,只好坐在一旁的沙发上。

    不一会儿,萧贞贞的手机响了。

    接起来说:“喂,你到了吗?小贱人,你让我等这么久!找死是不是啊?!”

    阮白听到后微微一怔,心想,萧贞贞的这个朋友,也就是被萧贞贞叫“小贱人”的女生,恐怕性情方面跟萧贞贞也差不到哪里去。

    “你妈妈?有长辈在我会不舒服的。”萧贞贞扭捏了片刻,才叹气:“好啦好啦,那就让你妈妈过来一起吧。”

    大概二十分多钟过去,包厢的门被推开。

    阮白本能的起身,这是礼貌,但是当她对上后妈李慧珍和阮美美那两双眼睛时,脸上一瞬就变得没了血色。

    礼貌也显得多余了!

    李慧珍和阮美美也是一阵错愕。

    “你们认识吗?”萧贞贞觉得气氛不对。

    还是李慧珍先反应过来,笑容满面的打量着萧贞贞,忍不住夸出口:“这就是我们美美说的贞贞吧?啧,长得真是好看,又白又瘦的,听说在国外读书的时候,你就是你们那个学校里的校花,碾压不少国外白人美女!”

    萧贞贞被夸的一阵害羞,但也坦然接受,觉得自己应该得到这样的赞赏,顿时觉得这个阿姨有眼光,不知不觉,也欣然接受了自己被李慧珍攥住双手。

    阮美美看到妈妈跟萧贞贞热络起来,顿时得意的扬起嘴角。

    “阿姨,美美,快过来坐。”萧贞贞说。

    阮美美走过去,经过阮白的身边,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你们聊,我先去个洗手间。”阮白平静的说道。

    她说完,走出包厢。

    “贞贞你怎么会认识她的?”

    这是后妈李慧珍的声音。

    “阿姨,我不认识她。”萧贞贞赶紧说:“我这次来a市是来见我未婚夫的,她是我未婚夫公司的一个员工,负责陪我到处走走,给我拎拎包买买水。”

    阮白走在走廊上,渐渐听到的声音也越来越模糊。

    深知李慧珍和阮美美口中的自己从来都是不堪的,这么多年过来,阮白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不会再为此轻易动怒。

    她知道,自己越动怒,那对母女就越兴奋。

    包厢里,阮美美提起阮白,欲言又止

    萧贞贞的胃口被阮美美吊的老高,忍不住呵斥:“有什么就说什么,美美,你别跟我藏着掖着的!”

    “说吧,免得贞贞太单纯了,回头吃亏!”

    李慧添油加醋。

    听了李慧珍这话,萧贞贞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盯着阮美美。

    阮美美一副被逼才说的样子:“贞贞,你要注意了,你说你是来看你未婚夫的,阮白又是你未婚夫公司的员工,我真怕,真怕”

    “真怕什么?”萧贞贞一听,反应过来:“她叫阮白?我都没问过她的名字!她怎么也姓阮?”

    阮这个姓氏并不太多,身边同时出现两个相互认识的姓阮的,萧贞贞登时就怀疑起来。

    “不瞒你说,我和阮白是不同父也不同母的姐妹,我妈妈二婚嫁给了她二婚的爸爸。”阮美美委屈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妈妈,鸣不平道:“我妈赚钱供她出国读书,可她出国以后不好好学习,就只知道勾搭有钱老外,那方面名声不太好。我是担心你要小心你的未婚夫,也被她勾搭去”

    萧贞贞气得一拍桌子:“勾搭我的男人?也要看看她有没有那个命!”

    “别不信邪,她亲妈就是凭手段抢了一个有妇之夫,那男的还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为了她妈,休原配,割让股份,没少做毁三观的事。她爸再三的叮嘱我和我妈,一定要看住了她,就怕她也跟她妈似的。”阮美美说完,淡定的喝了一口茶水。

    “我现在就要灭了她!”

    萧贞贞霍地起身,到阮美美耳边悄悄说:“你不是混夜店的吗?半个小时内,让你朋友搞一些那种药给我送来,钱好说,最好再找一个很会玩女人的男人!”

    阮美美心中得意,表面却一脸震惊,装作不懂:“你要那种药干什么?”

    “我要让她欲罢不能,把她跪/舔男人发/浪的样子录下来,传到网络上”萧贞贞一副誓要将阮白斩草除根的样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