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32章我会让你更喜欢!

    “好喜欢?”慕少凌声音低沉的问了一句,而后,急切又粗鲁的把她一把从椅子上抱起来。

    离开座椅的她,只觉得身子撞上了一堵肉墙,最后这堵肉墙把她禁锢了起来。

    反应了片刻,她才发觉自己是落入了男人结实的怀抱。

    “我会让你更喜欢!”慕少凌说完,又将她推抵在摩天轮轿厢的玻璃窗前,高空离地,他吻上她柔嫩且嫣红的唇。

    唇上传来柔软又冰凉的触感,紧紧贴着她。

    “嗯”她的唇瓣被他吮吸了起来。

    被诱/惑着,她伸手搂住他强健的腰际

    感觉到怀里女人更紧密的贴了上来,他薄唇轻启,诱导着她。

    阮白一双白皙的小手,先是搂住男人的腰际,接着又攀附住男人宽阔结实的肩膀,身体的反应是诚实的,她很喜欢这具充满力量的男性身体。

    小舌头钻入男人充满侵略性的嘴里,瞬间相互缠绕,发泄着彼此的需求。

    直到她快要喘不上气来,男人才稍微离开她的唇,可下一刻,她微微地仰起头,男人湿热的唇,来到她的耳边。

    慕少凌带着滚烫热气的唇,贴上她小巧的耳垂,将那一小块嫩肉含进嘴里

    “嗯”阮白忍不住嘤咛出声。

    她好看的脸颊上布满了动情的潮红,不知何时开始,男人竟然比她还衣衫不整,衬衫下摆从裤子里抽了出来,纽扣也只剩四颗未解开。

    被男人舔弄着耳垂,轻咬着她的脖子到锁骨以下的每一寸肌肤,她感到快乐,身体发抖。

    男人沉稳的心跳声,越发粗偅的呼吸声,精瘦的腰,坚硬的胸肌,成了杀死她全部理智的利刃。

    “给我”她毫无羞耻心的叫着。

    泪眼涔涔,想要到快哭了。

    慕少凌轻轻啃咬着她好看的锁骨。

    他喘着粗气,一手箍着她的后脑,一手伸向自己的皮带,轻松解开,接着,拉开裤链。

    “砰!”

    有什么东西弹跳了出来。

    青筋爆起,甚至打疼了她柔软的小腹。

    “嗡嗡嗡——”

    手机震动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

    一声接一声。

    慕少凌本不想理会,辗转流连在女人嚶咛不断的唇舌里

    手机又响。

    掏出手机,慕少凌阴鸷的目光看了一眼来电号码。

    董子俊的来电。

    男人目光更冷,直接将手机扔到脑后,砸在地上,他低头亲吻她湿润渴求的眼睛,一只大手,疯狂地柔搓着

    手机再次的响。

    董子俊在车里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抚着皱紧的眉头,他不知道自己到底给老板打了几次。

    八次,九次,还是十次?

    终于,被接听了!

    董子俊战战兢兢的整理着语言,捏紧手机,说:“对不起慕总,这个电话我必须打,我们在饭店包厢的垃圾桶里捡到了装药的小瓶子,将残留的液体送去化验,很快就得出了结果,这是对女性来说最残忍的一种催/情药物,中药后的女性不能与男性发生关系,否则”

    “否则什么?”慕少凌的声音犹如冰刀子,扎进董子俊的耳廓。

    董子俊直冒冷汗,说:“否则,女性可能会大出血”

    说完,董子俊在这样的三伏天里,却感觉像有一把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后脖子瞬间一凉。

    “带个女医生过来。”慕少凌沉默良久,冷冰冰的命令道。

    摩天轮上。

    慕少凌滚烫的身躯,跟阮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可身体空虚难耐的阮白,又贴上去。

    “别乱动,乖,你乖,擦枪走火葬送的是你自己的身体。”慕少凌深知,董子俊的话不是开玩笑,这个时候,他不能只图自己快乐而闯入她。

    阮白低泣起来。

    难受。

    太难受!

    女医生抵达摩天轮,最快也要二十分钟。

    慕少凌忍受不了她低声哭泣的模样,一贯冷硬的心,倏地变软,医生的意思是不能闯入她的身体。

    但是通过其他的方式让她发泄,也不是不可以。

    男人的薄唇再次压上她柔软渴求的唇瓣

    “唔嗯”

    她得到了缓解,身体里凝聚的热意都幻化成了炙热的呼吸,喷在男人线条硬朗的下颌上,点着火,那种不能熄灭的火。

    慕少凌粗粝的手掌,再一次覆上她的圆而挺的柔软

    阮白被揉搓的浑身发软,神智迷离。

    董子俊的办事能力一向极强。

    十五分钟,女医生赶到。

    阮白被交给了女医生。

    董子俊站在左侧,期间战战兢兢的打量了一眼慕少凌,能看得出,自己老板为何始终绷着一张冷厉的五官。

    显然是“欲求不满”

    阮白被医生用了药,很快,虚脱的平静下来。

    慕少凌神色复杂的转过身去,皱起眉头,点了根烟,一口一口缓慢地吸了起来。

    董子俊一步都不敢动,直到瞧见自己老板终于抽完了一根烟,神情好似也终于镇定了下来。

    “慕总,您要去医院吗?”这个话,他必须问。

    慕少凌眉目冰冷,眸色幽深,嗓音里还弥留着事后的嘶哑:“联系她的朋友,去医院照顾。”

    阮白是被喉咙太干涩给干醒的。

    想找水喝,可是当她闭着眼睛半支起身,再扭过身体睁开眼睛时,却看到了坐在床边的李妮。

    李妮瞪大眼睛看她:“感觉怎么样?”

    阮白一愣,入目的除了李妮,还有周围陌生的桌子椅子,床铺,被子,再往门口望去,这赫然是一家医院的病房。

    “怎么回事?”阮白脑袋里一片空白。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李妮不知道这该死的药物到底都有什么后遗症,但她要说:“你被阮美美那个贱人下药了,你忘了吗?催情药!”

    催情药

    阮白的第一反应是,这三个字很羞耻。

    第二反应,才是后来怎么样了。

    阮白低头仔细想,秀眉微微皱起,可是能被她想起来的,都是一些模糊的片段。

    桌上那杯果汁有问题,她喝了,很快她察觉到自己很热,异样的热,警觉到自己是被算计了,立刻拎着包逃离了包厢。

    接着,进入电梯。

    再然后的事情,她用力的想,可是怎么想都想不清晰。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