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107章小白阿姨你偏心,上当的阮白

    “出事了?出什么事了?”阮白吓得声音都变了。

    “他他说他要跳楼不活了!”保姆阿姨祈求道:“白小姐你快点过来一趟看看吧!”

    阮白:“让他接电话。”

    保姆放下座机,去叫了。

    阮白走向小区外,很快保姆的声音再度传来:“小少爷不听电话,非要见你本人不可。”

    “不用担心,他不会跳楼的。”阮白安慰惊慌失措的保姆,“我听说过十几岁高考失利的学生跳楼的,还听说过成年人因为各种各样的苦恼原因跳楼的,就没见过这么丁点的小孩子要跳楼的。”

    保姆一听这话,说:“好吧,白小姐,那我上楼再去看看小少爷。”

    阮白“嗯”了一声。

    “小家伙如果再闹,可以打给他爸爸,或者奶奶,太爷爷,小叔叔”

    有这么多至亲可以找。

    她才把爷爷从慕家带出来,不能因为小家伙再踏进慕家。

    慕家老宅。

    站在窗边的慕湛白听到保姆奶奶的汇报,生气的说:“小白阿姨真的不关心我的死活了?”

    “倒也不是不关心你的死活,只是”保姆觉得荒唐,大人谁会相信一个小孩子要跳楼。

    再说了,小少爷又不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人身安全,自有家长来负责。

    慕湛白气呼呼的。

    这时慕睿程下楼,看到小侄子的模样,随口问:“干嘛呢,不去上学。”

    “我都放暑假了”慕湛白无语又嫌弃的看了一眼小叔叔。

    慕睿程乐了:“放暑假了不去玩,在窗户边上站着你这是什么爱好?欣赏风景啊?”

    另一边,阮白走到了地铁站,可还没进去,手机又响了。

    这次不是座机号码,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阮白只能接起来:“你好,我是阮白。”

    “哎呀,白小姐啊!我是之前给你打过电话的在慕家做工的保姆!小少爷真的要跳楼了,不信我给你看!”

    阮白听完这几句话,把手机拿离耳边,她低头看到手机屏幕上出现了慕湛白坐在三楼窗户上的模样。

    小小的身子,大大的窗口。

    窗口单薄,坐根本坐不住,所以摇摇晃晃的,小家伙身后就是远处的花园地面。

    虽然花园里铺了草坪,可到底也是地面。

    一个不慎,万一掉下去,小胳膊小腿的肯定摔残废。

    “别过来,再过来我就跳下去了”小家伙哭着喊叫。

    “好,不过去,我不过去。”保姆阿姨问视频里的阮白:“这可怎么办啊?我一个打工的,小少爷要是有个好歹,我几条命也赔不起啊!”

    “没有其他大人在家吗?”阮白皱眉大声的问道。

    保姆摇头:“没有,你们走后,这孩子的太爷爷就约了老战友出去喝茶,孩子奶奶也去美容院做脸了,孩子爸爸在上班,跟说好的似的,每个大人的手机都打不通,最主要的,是小少爷只想见白小姐你。”

    “把手机给他,我跟他说几句话。”阮白妥协道。

    “唉,好,我这就给他。”保姆把手机递过去。

    慕湛白摇头:“不要过来,我不想跟她说话,她都抛弃我们了”

    “哥哥”突然,软软甜甜的声音惊叫了一声,保姆手里的手机也抖了一下,阮白隐约看到是慕湛白从窗口掉下去了。

    手机砸在地上的声响,震惊得阮白手心里一瞬冰凉。

    顾不得其他,阮白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说话舌头都开始打结的叫司机师傅往慕家老宅的方向开,期间,她一直低头回拨保姆的手机。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这个提示音,一直持续到阮白抵达慕家老宅。

    老宅楼上。

    保姆阿姨一直盯着外头,看到车上下来的阮白,慌着说:“来了来了。”

    慕睿程也往楼下瞧了一眼,确认嫂子真来了,才把软软叫过来,命令:“睁开眼睛。”

    软软听话的照做。

    婴幼儿专用的眼药水被滴了进去,还溢出来,染湿了眼睫毛。

    滴完小侄女,又去给小侄子滴。

    “你们两个,把眼睛揉红就行了,我躲起来,不能让你们小白阿姨知道我在家。”说完,慕睿程出去,左看右看,迅速的闪了。

    保姆去楼下接的阮白。

    边上楼,保姆边说:“还好,只摔断了一条腿。”

    阮白回头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保姆阿姨,摔断了一条腿,这也叫还好?

    进了湛湛的房间,阮白就看到软软跪在床边上,两手搂着哥哥,咧着小嘴,眼睛周围很红的一片,脸上都是泪痕。

    可怜兮兮的样子,一看就是才哭过。

    “医生怎么说?”阮白走到床边,看到湛湛一条腿架了起来,还打了石膏,顿时愧疚的不敢看孩子。

    如果她一开始就答应过来,孩子也不会闹的掉下去。

    “小白阿姨”软软松开哥哥,走过去到阮白那里。

    阮白一把抱起伤心的软软,摸了摸她的头,声音跟着哽咽了起来:“不要哭了,都是阿姨的错,对不起。”

    慕湛白本想激起小白阿姨更多的愧疚心,但看小白阿姨因为软软的假哭,也哽咽了,就心软的瞅了瞅她们,吃醋的说:“我才是受伤的人,小白阿姨你偏心。”

    没想到小家伙并不怪她没有及时赶来,反而撒娇,阮白看向湛湛的时候,红了眼眶。

    “我饿了,小白阿姨我要吃你亲手给做的方便面,外加一个溏心蛋。”慕湛白身体没有觉得疼痛,现在见到了小白阿姨,心满意足,小肚子饿得咕噜咕噜叫。

    “有方便面吗?”阮白问向保姆阿姨。

    保姆笑着点头说:“有,慕先生平时不准孩子们吃,说不健康,但我给他们偷藏了好几袋,偶尔解解馋。”

    阮白带着小尾巴软软一起去了厨房。

    床上装摔断腿的小家伙呲牙,跟保姆奶奶击掌偷笑欢呼:“耶(^o^)/”

    阮白用了自己学来的方式做方便面,打了鸡蛋。

    面的香味正散发得很浓的时候,阮白看到保姆脸色变了的进了厨房,害怕的说:“白小姐,慕先生回来了,被慕先生知道我给孩子们藏了速食面,我怕会丢工作”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