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113章希望爸爸不要误会小白阿姨

    回来以后,服务员看到那个小男孩紧紧扯着那个小白阿姨的衣角,胆怯的看着一旁高大挺拔,却冷着一张凌厉脸庞的爸爸,直往那个小白阿姨身后躲。

    阮白蹲在地上,捡起了两双慕湛白的鞋子,还有卡通牙刷,手表,几件散乱的t恤和短裤,装在方方正正的黄色小行李箱里。

    合上时,阮白发现锁坏掉了。

    “麻烦一下,你们这里有没有胶带?”阮白起身去问前台的工作人员。

    “有,您稍等,我找一下。”女服务员低头开始翻找,终于,在抽屉里找到了。

    阮白接过,蹲下去用胶带把行李箱缠住。

    不管怎么说,这个行李箱是修理不好了,也不能再用了,把小家伙的物品保管好最重要。

    缠好了行李箱。

    慕湛白低头对蹲着收拾东西的小白阿姨说:“小白阿姨,我去你家住,我我可以付你房租的。”

    小家伙还记得,上次他找小白阿姨陪自己去参加暑假夏令营,小白阿姨拒绝了,拒绝的理由是,要工作赚钱,养家糊口。

    所以,他不敢赖着小白阿姨,却不付钱,再成为小白阿姨的另一个生活负担。

    “你哪来的钱?”慕少凌冷着脸问道。

    “我”小家伙抬起头,仍是怯怯的看着爸爸,张了张嘴,半天才敢说:“我有压岁钱,还有储蓄罐里的硬币。”

    慕湛白是这样计划的,储蓄罐里的钱可以供他维持十几天离家出走的生活。

    而长辈每年给的压岁钱,算起来就比较多了,可以供他读书到十岁,交学费,吃饭,买几件衣服和鞋子。

    他可以节俭的用那笔钱。

    之后每年过生日,过年,还会得到压岁钱。

    其实,没有爸爸他觉得自己一样可以生活的很好。

    至于软软,就不要带出来了,女孩子恐怕吃不了这份离家出走的辛苦,让妹妹在慕家过得好点,才是正确的。

    在车里的时候劝妹妹一起离家出走,他太冲动了。

    小家伙自责的想了许多。

    “谢谢。”

    阮白把胶带还给前台,回头。

    小家伙还在拽着她包包带子,不撒手,她走一步就跟一步,无奈之下,她低头捧着慕湛白的小脸说:“跟你爸爸回家,听话。”

    慕少凌走过去,牵住儿子的另一只手,低头说:“我们回家,还有,类似于今天打扰你小白阿姨相亲的事情,只允许发生这一次,下不为例。”

    阮白抬手,尴尬的往耳后掖了一下头发。

    “可是,小白阿姨说她在办正事,不是在相亲”慕湛白陈述事实,眼睛澄清的看着爸爸,希望爸爸不要误会小白阿姨。

    果然,慕少凌看向了阮白。

    阮白也对视了他一眼,以为他会明白,她是怕孩子因为相亲的事情大闹特闹,才不得不说谎搪塞过去。

    慕少凌牵起慕湛白的手往出走。

    慕湛白却死活扯着阮白的包带子。

    一行三人,两大一小,就这么离开了餐厅。

    前台的女人们都在张望。

    洗手间里八卦过的那个服务员,有气无力的叹气说:“我的人生太平淡了,这种男人只存在电视剧和别的女人的人生里”

    这时,董子俊走进餐厅,拿了小黄行李箱。

    董子俊离开后,那个服务员又叹气:“唉,就算嫁不成那个孩子的爸爸,让我嫁给这个男助理这种男人也好啊,挺man的”

    黑色宾利房车前,车门打开。

    董子俊将行李箱塞了进去,回过身来,看向坐在车里一脸沉稳的老板大人,又看向一条腿在车上,一条腿在车外,姿势滑稽又危险,小手还死死拽着阮白的小家伙。

    “阿姨改天去看你,一有时间就去。”阮白不得不继续哄骗。

    慕湛白一手圈抱着爸爸的大腿,一手扯着他的小白阿姨:“你少骗人,我认识一个十岁的大哥哥,他妈妈就是这样骗他的,走的时候说了经常回家看他,还给他买好看的球鞋和变形金刚,结果七年过去了,他都快忘了他妈妈长什么样子了。”

    阮白其实很想讲道理,说我又不是你妈妈,不能这样比较。

    但孩子的思维其实很简单,这个道理恐怕怎么说都说不通了。

    董子俊突然说道:“要不这样,阮小姐你先陪老板把孩子送回家?”

    阮白看向董子俊。

    董子俊抬起手表看了一眼时间,又说:“安抚好小少爷和小小姐,你再回家,还来得及给阮老爷子做饭。”

    一听董叔叔的话,小家伙就更可怜,更卖力的拽着她了。

    仰着小脑袋,眼睛里涔满眼泪泡泡,圈着爸爸大腿的小手也用来拽着小白阿姨。

    “你看,小少爷的胳膊和腿都受伤了,天气还挺热的,处理不当恐怕会发炎,后果严重。”董子俊动之以情的说道。

    阮白从来都不想耗下去,反正今天上午也去过了慕家老宅,再去一次,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

    被孩子闹的,她彻底忘了u盘的事情,上车以后在路上才猛然想起。

    她打给周小素。

    周小素却说:“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u盘不送了,你可以走了,交给别人做了。”

    “好的。”阮白松了口气。

    董子俊开车,房车的设计十分奢侈。

    慕少凌派头十足的冷着脸坐在前方位置上,双腿交叠,左手边是一杯冰箱里拿出来的茉莉花凉茶。

    消火气的。

    捣蛋知错的慕湛白给小白阿姨倒完,剩下的,才顺便给他爸爸倒了一杯。

    房车后方有简单的小厨房,中间是沙发,软软和湛湛左右边各一个,依赖的靠着阮白,渐渐的,两个小家伙睡着了。

    抵达慕家老宅,董子俊下车。

    帮忙将慕湛白先抱下车,送到楼上。

    同时吩咐保姆叫家庭医生过来,处理伤口。

    阮白本想让慕少凌抱软软,但软软搂她搂的太紧,像连在一起的母女一样。

    阮白无奈的最后只好说:“我来”她抱起跟她黏在一起的小包子,小心翼翼的下车。

    慕少凌担心她下车时有什么磕碰,下意识的动作是护着她的头顶,搀扶了下她的身子,在她下车后,他不着痕迹的收回了手。

    在楼上,放下孩子,阮白就打算走了。

    慕少凌嘴上叼着一根烟,等在门口,直接伸手扯过才从孩子房间出来的她,在她挣扎、朝他发火的同时,他拿开嘴上的香烟,一手夹着香烟,一手揽过她的后脑,激烈的附身狠狠的吻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