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121章他要她的心甘情愿

    看着那杯水,阮白莫名的觉得口渴。

    被他各种折磨的吻了将近半宿,嘴唇变得早已又干又肿。

    拿过杯子喝了水,她放下杯子下床,往洗手间走的时候想起什么,突然回头,可她还没问出口“我的衣服呢”,就被男人一手扯进怀里,另一只大手箍紧了她的后腰,灼热的吻随即落下。

    她用尽了全身力气去抵抗,抓着他胳膊抵抗的那只手,却摸到了发黏的液体

    注意力转移过去,阮白看到,他睡袍的衣袖已经被血染透了,但是因为睡袍颜色太深,肉眼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到。

    在他狂乱的吻从她脸颊蔓延到嘴唇,再蔓延到脖颈的时候,她眼睛看到自己手指沾到的,都是他胳膊流的血

    阮白突然心死。

    他疯了,太疯狂了。

    任由他的吻蔓延到她身体的每一个地方,每个地方的每一寸。

    吻着吻着,她被放到了床上。

    躺下去的时候,阮白绝望的睁着眼睛看着覆盖上来的他,双目澄净,带着一点点的不易察觉的凄苦颜色。

    “怎么停了,吻够了?”

    她张开嘴,问身上这个蹙起眉头盯着她的男人。

    慕少凌呼吸粗重,眉目冷硬,跪在床上盯着身下的她看了半晌,冷冷的说了四个字:“怎么能够?”接着,她的脚踝被男人大手攥住。

    双腿被男人高高抬起,压向她脑袋两侧。

    “啊。”阮白疼得叫了一声。

    这个姿势,让她无地自容。

    慕少凌睡袍的带子松垮的半散开了,他干脆直接扯开。

    阮白眼睁睁看着他那吓人的东西被放出来。

    “又愿意了?难道李宗昨晚又让你伤心,今天你决定故技重施,勾引我当靠山,去报复他?”慕少凌说着气话,同时,狠狠进了三分之一不到。

    阮白疼的吸了一口气,哆嗦着皱眉摇头:“要做就快做,做完,你也应该满足了。”

    他对她有很强的占有欲,他想得到的,就一定得到。

    昨晚她确定自己被人下药了,出门以后各种小心翼翼,不敢接触李宗递过来的任何东西,哪怕李宗距离她一米站着,她都吓得走开。

    可还是防不胜防。

    这样的生活,太累了。

    她只想老爸恢复健康,爷爷快乐,平平淡淡的把普通人的日子过下去,现在看来,追求平淡都变成了不现实。

    从没有哪一刻比现在还想死。

    再多苦恼,再多罪恶,都让她一个人来背负好了。

    死了一切都能一了百了,眼睛闭上那一刹那,肯定是前所未有的轻松自在。

    不过,这辈子她跟张娅莉的儿子有过关系,死后一定要下地狱吧?会受什么酷刑?

    “滚。”却有低哑的声音自身上传来,接着,她身体一轻,身上的男人起身走向了洗手间,强调道:“永远别再让我看见你。”

    慕少凌黑着脸站在洗手间里,点了根烟,紧蹙着眉头闭上眼睛,牙齿轻咬着烟蒂,吹出一口烟雾。

    他脑海里弥漫的画面都是昨夜,她心口那一片,被他大手玩成各种形状。

    睡着的她,比醒来以后的她乖多了。

    至此,慕少凌明白了一个道理,强扭的瓜,的确不觉得甜。

    他要她的心甘情愿。

    阮白以为今天走不了了,毕竟他时常发疯。

    慕少凌进了浴室很快出来,一言不发的去了露台。

    她到洗手间里找衣服,可拿起那堆衣服,就发现皱的根本不能穿了,还沾了水。左右看看,她找出一个手拎袋。

    将衣服装在手拎袋內,穿着身上的睡袍,系好內扣和外面的带子,当成长裙直接穿了出去。

    穿什么出去其实都无所谓,反正没露肉,相比其他衣服这件睡袍显得更严实,她拎着东西,快速去门口玄关处换鞋。

    “砰!”

    关门声响起,慕湛白被惊醒。

    “小白阿姨?”猛地睁开眼睛,慕湛白从床上起来,果然,一眼就看到爸爸站在露台上,双手撑着栏杆,视线朝下。

    爸爸每次这个姿势,都是代表他心情很不好。

    慕湛白记得太爷爷说过,爷爷去世的时候,爸爸没有哭一声,因为爷爷生前很渣,先后娶了两个老婆,现在都养在家里,害得他有两个奶奶,一个蔡奶奶,一个张奶奶。

    当然,他知道亲奶奶是小三。

    爸爸是小三生的。

    慕湛白幼小的心灵还不懂太多,但经过太爷爷的灌输和引导,他大概懂得,爸爸对爷爷又爱又恨,很纠结的一种情绪。

    总归,爷爷给了爸爸生命。

    虽然太爷爷坦白的说过,小叔叔之所以不恨爸爸,正是因为爸爸很不愿意通过“母亲当小三上位”的方式,来到这个世上。

    慕湛白还偷听到过家里长辈吵架。

    太爷爷那天责骂蔡奶奶,说:“没有少凌,一百个公司放你手里也都是破产收场,睿程心地善良,但他不是经商的这块材料。”

    蔡奶奶说:“老爷子,你不用为自己的偏心找借口,总之,你们姓慕的都欠我蔡秀芬的,尤其张娅莉母子!”

    “少凌一点一滴都不欠你!”太爷爷喊的嗓子破了音,“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做的好事!当年,少凌还是个高中生,为了不争不抢去了小镇上读书生活。你还不甘心,竟然派人开车去撞死他,你知不知道?你派去的人,提前将消息卖给了张娅莉,张娅莉提醒了少凌出入小心,可少凌活在小三之子的阴影下,也活够了,他决定,撞死了算他替母亲赎罪,来世投生普通人家再做人。老天开眼,我孙子命大。”

    慕湛白在心里藏着这个大人的秘密,随着一天天懂事,也变得更心疼爸爸,他希望爸爸能娶到小白阿姨,不要一个人寂寞的吃饭、抽烟、看新闻。

    爸爸一个人的生活太乏味、无趣。

    慕少凌从露台回来的时候,看了一眼儿子。

    “爸爸,我知道小白阿姨走了。”小家伙担心爸爸伤心过度,跟着爸爸高大的身躯进了卧室,嘀嘀咕咕的安慰了一大堆。

    慕少凌去了洗手间,关上门,隔开小话痨。

    小话痨还在说着,却眼睛一闪,发现地上有一个小盒子,他蹲下,拿起来看,嘀咕着:“左什么诺孕什么片,什么婷,紧急避孕用”

    挠挠头,小话痨推开浴室门,举起没开封的药盒仰头问:“爸爸,这盒药是你的还是小白阿姨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