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149章她跟慕少凌,根本不是兄妹!

    “设计部的部长跟我说,她们部门有个新来的,叫阮白,据说这个阮白,是待开发小镇的当地人。我本想在会议上从她那里多了解些小镇的风俗风貌,但她领导说,她没来上班”高层人士说完,就看老板的脸色。

    可观察后,他却发现老板的脸色非但没有变差,反而,还隐约笑了。

    稍纵即逝。

    在t集团工作了多年,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老板笑并且是在下属员工无故旷班的情况下。

    慕少凌精锐的视线,搁在小镇的设计图草图上。

    阮白没来上班,他并不意外。

    地铁站。

    阮白买了票进去。

    前方不远处,邓芳领着两个小家伙,站在那里等地铁开过来。

    阮白脸上没有表情。

    在公司楼下的时候,她眼睁睁看着邓芳随着董子俊上楼,去了顶层。

    她不敢跟上去。

    那是慕少凌工作的地方,没有命令和传唤,普通员工无法进入那个只属于老板的禁地。

    在等邓芳下楼出来的漫长过程里,她心里生出古怪的预感。

    邓芳,认识慕少凌?

    邓芳跟慕少凌是什么关系?

    回忆起遥远的当年,阮白记得,邓芳是雇主的女管家,全权料理内部大小事物。

    自从五年前出国之前,她在李妮身后的电视里看到那个五十多年的秃顶富商,她就再也不愿意想起五年前那些个夜里发生的事。

    恶心,反胃,恨自己对待命运给予的磨难,始终无能为力。

    现在重新看到邓芳,而且冯芳来了t集团,去顶层见了慕少凌,她不能不去回忆当年的点滴。

    每一个缠绵的夜里,她被迫承受男人精壮的腰身,充满力量的撞击,闻着他身上好闻的古龙水味道

    无一不跟慕少凌吻合。

    只是,换做以前,她怎敢想象那是慕少凌?

    当邓芳带着两个孩子下楼来的时候,阮白觉得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凝固住了。

    湛湛和软软,黏着邓芳叫邓奶奶。

    两个五岁的小家伙,跟当年的女管家很熟

    可猜测到底只是猜测。

    当年,邓芳告诉她,她生下的是一个女婴

    湛湛和软软却是一对龙凤胎。

    地铁站里,她站在邓芳和两个小家伙的身后,痛苦的想了很多。

    比如,邓芳当年是否有意欺骗?

    把龙凤胎故意说成了一个女婴?

    她努力回忆当年的肚子,不大不小,她没有经验,从肚子上并不能分析出自己怀的是一个还是两个。

    十八岁,懂什么?

    医生检查公布的每一个结果都是按照雇主的吩咐说的,也不全然可信。

    阮白又想,如果雇主是慕少凌,那他为何隐瞒?

    她在那些个夜里,被蒙着眼睛,脱光了衣服在男人身下承欢,看不到他的真实模样。

    而他,却每一次都看着她的脸,她的身体

    想的多了,纠结的多了,阮白也开始犹豫,不敢确定,当年交易的雇主到底是不是慕少凌

    地铁来了。

    邓芳带着两个小家伙上去。

    阮白后知后觉的回过神来,拎着手提电脑,也走上去。

    地铁开动,阮白挤着人群往里面看,有年轻人站起来给邓芳让座。

    “地铁上好多人”慕湛白四处看。

    阮白没让小家伙看到她。

    “哥哥,长大了你来开地铁好不好?这样我就能每天都坐这么长的车了呢。”软软认真的问哥哥。

    邓芳低头看着两个小家伙,笑得慈祥。

    不知过去究竟多少站,从最初的满车厢人,到人越来越少。

    邓芳哄着孩子,也偶尔抬头看看四周,护着两个孩子的同时担心出事。

    两个小家伙毕竟不是普通人家的后代,t集团老板的儿子女儿,这样被带出门多少有些安全顾虑。

    邓芳不敢不谨慎。

    少爷允许她带两个孩子上地铁,这件事,本身就很荒唐,如果被慕老爷子知道,准得拦着,说少爷胡闹。

    当地铁里人越来越稀少的时候,阮白在另一节车厢里,坐下了。

    时不时的看向左边车厢里的邓芳,还有湛湛软软。

    人多的时候,湛湛软软听爸爸的话,没有到处乱跑,怕给邓奶奶增添负担。

    现在没几个人了,就玩闹起来。

    邓芳住的偏僻,地铁通往那里,却没几个人住在那里。

    “这个车是我的了,吼吼!”

    湛湛站在空荡荡的车厢里宣布。

    “是我的,哥哥,你是开车的,我才是坐车的。”软软噘着嘴:“好想让爸爸送给我们一辆地铁。”

    “地铁才不是一辆,是一”湛湛说着,却看到了另一节车厢里的人:“小白阿姨?”仅凭一个背影,就认出了。

    软软也随着哥哥的视线看了过去。

    地铁到站,距离邓芳住的地方还有一站。

    阮白发现湛湛过来了,她站起身,对视着湛湛的同时,看向了一脸防备和惊愕的邓芳。

    从邓芳的表情看,阮白明白,对方也认出了自己。

    “湛湛软软,快回来!”邓芳怕阮白抢孩子一样,忙惊慌的去拉过软软湛湛的小手。

    “小白阿姨,你怎么在这里?”湛湛被邓奶奶拉着手,没当回事的抬头问车门口的阮白。

    “来工作,路过这里。”阮白跟孩子苍白的解释完,看向了邓芳。

    四目相对。

    阮白努力保持平静的打招呼:“你好。”

    邓芳不理会,同时也皱眉想,湛湛软软认识这个女人?怎么认识的?知道这个女人是他们的妈妈了吗?

    少爷知不知道,孩子们和妈妈见过?

    到站,地铁停下。

    阮白对孩子笑了笑,才下地铁。

    湛湛和软软叫她,也要下车,但邓芳拼命的拉住了,直到地铁门关上,开离这一站。

    阮白在地铁站的休息椅上坐了很久。

    怎么平复都平复不好早已乱成一团的心情。

    同母异父的兄妹?会生出健康聪明的两个孩子?

    这不可能。

    可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湛湛软软是其他女人生的?

    摇了摇头,阮白更倾向于,是“张娅莉说了谎话,她跟慕少凌根本不是兄妹”这一猜测

    慕湛白的白字,慕软软的软字

    现在细想起来,阮白觉得自己蠢得无可救药。

    哪有那么多的巧合和缘分。

    两个小家伙的名字,不过都是孩子爸爸的故意为之取的。

    起身离开地铁站,阮白直奔公司,没有什么比亲自去问慕少凌更准确、更重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