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67章阮白让慕少凌的舅舅觉得眼熟

    在去慕少凌舅舅家的路上,慕少凌,湛湛和软软,一家三口,再加上一个阮白,找了一家餐厅坐下吃早餐。

    阮白很局促不安,她跟慕少凌,那么格格不入。

    还好,她今天穿了职业装,原本担心看完日出就到了上班时间,没办法回家换衣服。

    现在别人看过来,希望都会以为她是慕少凌的秘书。

    湛湛和软软怕爸爸的样子,都被阮白看在眼里。

    趁着爸爸去洗手间,软软吃的一嘴草莓果酱还不忘告状:“小白阿姨,我爸爸真的像没长大的孩子,总气哭我。”

    “哥哥还好,比我坚强些,没被爸爸气哭过。”

    湛湛附和的点头:“爸爸坏脾气,不喜欢跟人沟通,我们很想认真疏导他的心理问题,但他好像觉得自己没病。”

    阮白轻笑的给软软擦了擦沾染果酱的小嘴。

    慕少凌从洗手间回来,看到餐桌上气氛融洽,嫉妒的问了一声:“聊什么了,好像聊的很开心。”

    “你回来我们就不开心啦切”软软用勺子戳着面包片,“我跟小白阿姨讲,你身为爸爸,气哭我多少次了。”

    “小白阿姨你可不要做我爸爸的女朋友,嫁给了我爸爸,准有你哭的时候。”软软说的信誓旦旦,操碎了心的劝道。

    阮白看似很听劝的点点头:“我知道了。”

    慕少凌喝了一口热牛奶,温度刚好,而阮白的那杯热牛奶,被服务员才端上来,他伸手调换:“喝我这杯,不烫了。”

    阮白:“”

    湛湛和软软对视了一下。

    爸爸,在关心小白阿姨吗?

    他也会关心人家呀?

    又被什么东西附身了的感觉,脸上时阴时晴,忽冷忽热。

    半个小时,早餐用完。

    两个小家伙走在前面,背着小书包,软软趴在哥哥耳边不知道在偷偷说什么。

    慕少凌从后搂住阮白的腰际,不过分亲密,但也对外人彰显了他身为男朋友的权利。

    阮白很不自在。

    “别这样。”她躲了一下,担心被人看到。

    她其实没什么,但他不行。

    慕少凌的一举一动,万众瞩目,八卦记者不盯着他是因为他洁身自好,跟拍几年也未必能拍到什么花边新闻。

    但自此以后不同了。

    阮白担心自己成为他的舆论负担。

    “别哪样?”慕少凌跟她走在距离孩子两米远的地方,声音很轻,“跟我睡在一起以后,我允许你这样叫。”

    阮白:“”

    停车的位置距离餐厅有一段距离。

    阮白不想听他调戏她,正经的说道:“你平时吓到软软了,软软是女孩子,那么小的年纪,会吓出心理阴影。”

    “小孩子瞎说。”慕少凌一脸他根本没有吓过女儿的模样。

    好吧,阮白懂了。

    这个男人平时的模样就是冷硬的,除非多笑,但让他多笑,显然不太可能。

    慕少凌想起女儿之前对阮白说的话:“小白阿姨你可不要做我爸爸的女朋友,嫁给了我爸爸,准有你哭的时候。”

    “别听软软乱说,我不会弄哭你,床上不算。”慕少凌语带深意的说道。

    “咳,我去帮软软拿书包”

    阮白快步走到前面,跟两个小孩子相处比跟大人相处来的自在。

    她是成年人了,二十四岁,当然知道“床上,他让她哭”指的是什么意思

    慕少凌的舅舅家住的有些远。

    两个小家伙被送到之前,慕少凌接了他舅舅的电话。

    所以到的时候,他舅舅和舅妈已经在院子外等了。

    这是郊区的一处别墅群,环境清幽。

    “舅爷爷”软软过去,跟舅爷爷很亲近。

    湛湛比较小男子汉的站在一旁,拎过妹妹,大热天的不要黏着舅爷爷和舅奶奶了。

    “那是”舅爷爷抬起头的时候,意外看到慕少凌身边站着的女人。

    阮白立刻打招呼:“您好。”

    “哎,好。”舅爷爷盯着阮白看了几眼,愣住了。

    慕少凌顺着舅舅的视线,也看向阮白,阮白脸上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唯一引人注目的就是她的纯美无害,干净好看的长相。

    阮白分别跟慕少凌的舅舅和舅妈礼貌的打了招呼。

    慕少凌诧异舅舅的奇怪眼神,问道:“怎么了,舅舅。”

    “这是”舅舅的眼睛从阮白身上移开,问自己这个西装笔挺的大外甥。

    “我我是他的秘书。”阮白说道。

    慕少凌先开口,恐怕会说她是他女朋友。跟着老板一起叫舅舅舅妈,她还没有准备好。

    如果慕少凌的长辈并不接受她这种身份地位的普通人,认为她配不上慕少凌,那她岂不是自讨苦吃。

    慕少凌体贴她的感受,因此,没有纠正。

    舅舅点头,疑惑的说了一句:“秘书?”

    很快,慕少凌带阮白一起离开。

    上班的时间快到了。

    阮白上车以后,系好安全带:“我跟我爸约好了,今天带他去医院检查身体,我请了假,下午再去公司,到了市区你把我随便放下就行。”

    “我跟你一起过去。”慕少凌启动了车,说道。

    “不行,我爸”她想说,她老爸那里还不知道他的存在。

    让老爸接受一个有钱男人做未来的女婿,还需要一番言词去说服。

    慕少凌懂了,伸手过去摸了摸她的后脑,安慰道:“明白,我会证明给你爸爸看,有钱人不一定都人品有问题。”

    阮白点头。

    独栋小别墅里。

    软软和湛湛在院子里玩,抱着两只软乎乎的小橘猫

    舅爷爷望着院子里的两个孩子,皱眉思索,对老伴儿说道:“刚才少凌旁边的那个女孩子,我怎么看着有点眼熟。”

    “哪里眼熟了?一个秘书而已,长得是挺好,少凌喜欢就让他喜欢,那么大的男人了,谁还能干预他交往什么女人。”舅奶奶浇着花,念叨。

    舅爷爷摇头:“不是说这个,我是看她长得你仔细想想,她跟谁年轻的时候长得像,太像了”

    舅奶奶无语的叹了一声,“中国人多,长得像的向来也不少啊,那个电影明星夏雨和家有儿女里的张一山,长得也可像了,比亲兄弟还像!”

    舅爷爷转身,没法聊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