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91章小白阿姨,我不想要我爸爸了呜呜

    慕少凌很快便从公司赶来阮白爷爷住的小区。

    黑色路虎停在小区门口,人刚下车,就有眼尖的下属过来跟身材颀长的男人汇报:“慕总,人已经控制住了,车也拖走了。”

    “做得不错。”慕少凌不咸不淡的说了四个字,走向受到惊吓的老头。

    后面的人不敢再跟,汇报也汇报完了,只好该干嘛干嘛去。

    警方带走了讹人的两个刀疤男,交警部门也叫了拖车拖走碰瓷那辆破车,但小区里围观的群众,热情不减,还围着老头。

    慕少凌走到老头面前,扶起说道:“爷爷,没事了。”

    “给你添麻烦了小白的手机打不通,这帮人这才打给你”爷爷万分抱歉,说话也没底气,总觉得人老了,不中用,竟知道给小辈们惹麻烦事。

    “您别跟我客气。”慕少凌打算先带老头回家。

    逐一点头跟小区里照顾老头的两个大妈道了谢,慕少凌拿起老头的鸟笼子,带着一人一鸟,上楼。

    身后的两个大妈口中“啧啧”两声,羡慕:“老头说来的这个是他孙女婿,看看人家这女婿,长得帅,开着豪车,人还没到就把事就办明白了,老头全家几世修来的福气哦!”

    下午从医院回到公司,阮白的手机再没响过。

    自然也不知道爷爷在小区里遭遇的一切。

    到了下班时间,阮白打给爷爷。

    还没等老头说话,阮白先问:“爷爷,晚上想吃什么,您有多久没吃鱼了,我买条鱼回去烧怎么样。”

    没如期听到爷爷的回答,反而是另一个人抢过手机的感觉,接着,阮白听到一道苍老声音传来:“小白啊,我是你的另一个爷爷,少凌的爷爷。”

    过马路的阮白顿时站住了,爷爷怎么会跟慕少凌的爷爷一起待着?

    “嘀——”

    “嘀嘀——”

    下班高峰,商业街外的马路车流穿梭,阮白挡了路。

    “对不起。”阮白歉意的对被拦住的车点头,拿着手机,过了马路往地铁站的方向快步走,问道:“我爷爷”

    “今天你过来吃个晚饭,少凌也在公司,你们一起回家,挂了啊!”慕老爷子说完,心情不错的挂断了电话。

    阮白又停住了脚步,想不通爷爷怎么过去的。

    这时,一辆黑色路虎行驶过来,停在了她身旁。

    阮白看到车里坐着的男人,喉咙里就像卡着一根刺,吐不出来,咽不下去。

    “上车。”落下车窗后,眉目硬朗的男人面无表情的催促道。

    阮白没上车,问他:“我爷爷怎么去了你家?”

    “你怎么不说话?”

    慕少凌依旧沉默。

    “你不要用这种方式逼我,我并不介意爷爷住在你们家。”阮白不想妥协。

    慕少凌有得是办法拿捏住她。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挺住,撑住,不能被他成功拿捏。

    “那我就养你爷爷一辈子。”慕少凌冷着脸说完,车窗便缓缓合上,黑色路虎在马路边上迅速消失。

    阮白愣在原地。

    四十分钟后,已经到家的阮白疲惫不堪。

    才进家门,手机就响了。

    老头劈头盖脸的一顿教训:“小白,你怎么变得这么不懂事了?下班为什么不跟少凌一起走?闹什么小性子,现在,爷爷命令你过来!”

    “爷爷!”阮白不知道慕少凌回去怎么说的。

    从爷爷的话来听,怎么无理取闹的人好像还是她了?

    “你要不来,我立刻叫车,打包回小镇上住。”老头威胁完孙女,就按了挂断。

    慕家老宅,下人正在忙碌晚餐。

    花园里的两个老头下棋下的正开心。

    慕老爷子对刚挂了孙女电话的阮老头说:“年轻人不像咱们那一代人,我们少凌,还是很懂事听话的,这次两个孩子闹别扭,少凌说他不知道自己错在哪了,那这”

    “小白的错。”阮老头揽下来了。

    下了一棋子,说:“小白也是个贴心懂事的孩子,可这年轻人谈恋爱,难免有个磕磕碰碰,没大问题就好,等她来了,我教训她。”

    “教训不得,咱们当老人的在中间多撮合撮合就好,我的孙媳妇任何人都不能教训。”慕老爷子像关心自己孙子一样,关心孙媳妇。

    阮老头一听,心里舒坦。

    婆家是对小白认可,并且友好。

    下午过来就听说好好的“李宗”突然变成了“慕少凌”,阮老头着实吃了一惊。

    之后听孙女婿讲了来龙去脉,老头才知道,小白受了委屈。

    恋人出轨,背叛,还让第三者怀了孩子,李宗那个渣男,不要也罢!

    好在,这个慕少凌对孙女看着就真心实意。

    一个集团总裁,年轻有为,说跟镇乡下就跟镇乡下,还在车里委屈的睡了一夜。

    若不是出自真心的喜欢小白,恐怕人家不会愿意去吃那睡一夜车里的苦。

    慕少凌一手夹着根烟,在讲电话,说公事,身后两个双胞胎宝宝嫌弃的看着工作狂男人,显然不肯原谅带孩子看电影,挑选电影却一点也不走心的老男人。

    阮老爷子越看越高兴,孙女婿一表人才,有责任感,有担当。

    孙女能嫁给这样的男人,也算前二十几年没白吃苦受罪。

    阮白到慕家老宅的时候,还没进去,就被看到她身影直接冲出来两个小家伙抱住了腿。

    有磁场一样,见了面就黏上。

    慕少凌捻灭了手上的烟蒂,整个人都深沉的可怕,眉目皱了起来,对孩子呵斥道:“你们两个别捣蛋,乱抱什么?”

    阮白听着他的阴阳怪气,低头,好声好气的哄着两个小家伙:“让阿姨先进去?”

    “怎么哭了?”阮白话才说完,就看到软软眼睛里噙着眼泪泡泡,越来越大,就快要鼓破了。

    软软浑身无力的扑到阮白怀里,边哭边蹭。

    慕湛白在一旁板着一张小脸说:“爸爸不知道怎么了,丢了魂了,说好的带我们去看电影,结果看也没看类型,就选了异星觉醒,吓得妹妹中途哭着跑出电影院,到现在睡觉还做噩梦。”

    “好了好了,不怕了,阿姨在这儿。”阮白心疼的亲了亲软软的小脸蛋,最后更是直接抱了起来哄。

    软软哭得更伤心了,两只小爪子搂紧了阮白的脖子,嘟哝:“小白阿姨,我不想要我爸爸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