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97章病态性感的慕少

    定好时间,李宗回到办公室。

    但他无心工作,时不时的会抬起头看向阮白。

    熬到中午吃饭时间,李宗在去员工餐厅的路上一把攥住阮白的手,眼神祈求:“我们谈一谈,给我五分钟时间。”

    “我们之间没什么好说的。”

    有些男人就是有这个本事,能让一段关系在结束时,两人回不去朋友关系,只能做仇人。

    “你别逼我”李宗原本还充满祈求的眼神,瞬间变得狠厉起来。

    阮白无视他,抽出手,去往餐厅。

    周小素最后一个出的部门办公区域,查看着手机上的邮件资料,去了员工餐厅,直接找阮白。

    “我们手上这个项目如果做好了,做轰动了,连带我们的身价都会倍赠。”

    “倍赠?也包括我这种?”阮白自认是个菜鸟,怀揣远大的设计抱负不假,可哪个投身设计行业的一开始没怀揣过远大抱负。

    成功的是极少数。

    周小素打完了饭,过来,“当然包括你,公司很公平,只要你有这个实力,你最后就能得到相应的报酬。”

    阮白抬头,看了看信誓旦旦的周小素。

    “报酬”这两个字对于如今的阮白来说,是无限大的诱惑。

    老爸肺癌,不管在哪个医院治疗,都需要无限用钱。

    天上不会掉钱,所以只能靠她来赚。

    这也是她为什么不辞职离开t集团的原因,她缺钱。

    去别的地方应聘能不能过还另说,即使应聘过了,也需要试用期,老爸的生命每分每秒都可能流逝,一天她都耽误不起。

    “你爸的病怎么样了?”周小素把自己餐盘里的鸡腿夹给了阮白。

    阮白不要。

    “吃掉,看你瘦的,我在减肥呢。”周小素执意给阮白。

    这个鸡腿,周小素其实就是买给阮白的。

    “你还没说你爸怎么样了?”周小素继续问。

    阮白这两天的确在消瘦,只是两天而已,人就变了个样子,各种各样的压力朝她压下来。

    简单跟周小素说完老爸的情况,阮白边吃饭边想,老爸说他的钱都存在李慧珍的银行卡里,要她去取。

    可李慧珍怕是不会交出来。

    阮白深呼吸了一口气,振作的想,总要试一试!

    现在正是老爸身体用钱的关键时期,百分之一的机会也不能放过。

    李宗坐在员工餐厅的另一端,靠窗位置,远离摄像头,拿出手机在附近订了一个大床房,准备把地址发给绿群。

    发送的时候,他犹豫了。

    网络上认识的人,万一是骗子呢?酒店做那种事怕是不靠谱,被人逮住,讹诈一顿就不值得了。

    想了片刻,李宗朝群里的网友a要了他萝莉老婆的手机号码,给了一个小区地址,约定了时间。

    第一次做这种事,李宗承认自己很兴奋。

    到了下班时间他第一个离开设计部,打车去了王娜给他和阮美美买的婚房,婚房还没装修,在找装修队。

    阮美美有钥匙,他也有。

    抵达房子,李宗耐心的等手机响。

    一支烟还没抽完,对方打来了,萝莉音很好听:“我在你们小区门口了,你放我进去啊”

    李宗跟门卫说了一声,萝莉被放进来,

    五分钟后,两人在房子里见到。

    “这种地方,我喜欢,很刺激”萝莉看了一圈,显然是爱好特殊。

    李宗没经验,但却有一颗寻求刺激的心。

    很快,空旷的房子里就响起了男女暧昧交缠的旖旎之音

    “喜欢我吗哦啊”

    “别人的老婆是不是嗯有经验”萝莉匍匐在李宗身上,媚眼如丝:“比那些没没经验的啊好很多不行了,慢点”

    李宗越来越疯狂,这种感觉,是他在本来就很开放的阮美美的身上都从未体会过的

    “轻点啊”

    另一边,阮白电话里联系了李慧珍。

    李慧珍前几天出现在罗家镇,被人打了,不知在警局还是在医院。

    见面聊不太现实,李慧珍不会同意。

    电话能打通已经算是个进展了。

    等阮白把要说的话简短的说完,就听李慧珍骂道:“阮利康怎么还不死啊!他真是衰人一个,害得我也被他煞到!没钱,我一分钱也没有,以前的存款都给他治病了!”

    “我爸说,他五月份的时候才给了你十万整,是之前工地包活的老板给结账的结账款,我不指望你全拿出来,但在我爸生命危在旦夕的关键时刻,你能帮一帮忙吗?哪怕我以后慢慢还给你。”阮白忍住怒火,让步的说道。

    李慧珍呵了一声,冷笑:“给我了的钱就都是我的了!你爸生命危在旦夕你不去跟朋友亲戚借钱,来我这要钱,我告诉你,老娘没有!继续跟我要的话,只会耽误你爸病情,回头把你爸拖死了,可别怪在我头上。”

    阮白在地铁站外,无力的站住:“你和我爸好歹夫妻一场,他赚钱养了你们母女这么”

    “嘟嘟”

    那端传来了盲音。

    李慧珍已经不耐烦的挂断了。

    阮白拿着手机,想哭,又哭不出来,眼泪仿佛已经流干了。

    眼睛干涩的望着这座繁华的城市,行人匆匆的从她身边经过,大部分脸上都带着笑容。曾经她也以为自己的生活可以跟她们一样。

    但一朝又被打入地狱。

    至亲遭遇大病大难的当下,她整个人也因经济问题而卑微如蝼蚁

    钱不是一天就能赚到的,这个道理她知道,可病魔不等人。

    手机再一次响起。

    这个号码阮白没存过,但看着觉得很熟悉。

    “你好,我是阮白。”她接听了,怕是客户。

    “小白阿姨,我我”慕湛白在老宅里,拿着小叔叔的手机,在两个老爷爷的注视威胁下,吞吞吐吐的撒谎说:“我偷看到,你的爷爷他他吐血了。”

    “什么?!”阮白不顾大街上别人的目光,整个人吓得面色瞬间惨白。

    而撒谎骗人的小家伙,撅着小嘴生气,瞪了一眼两个完好无损的老爷爷,按了挂断键

    慕少凌身上穿着黑色睡袍,腰间松垮的系着两条带子,病态性感,起床去洗手间的他,还不知道两个爷爷一个儿子为了他,干的好事。

    大街上,阮白来不及等地铁。

    急的手抖,匆忙的拦了一辆出租车,上车后说了慕家老宅的地址。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