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155章慕少凌终有一日也开始碰女人了

    慕少凌不断刺激着阮白,视线一错不错地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

    时不时的,男人轻咬她的唇瓣。

    似乎很享受这个过程。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冯昌”的名字。

    慕少凌视线看过去,拿起手机的同时提醒她:“搂着我脖子别乱动,小心掉下去。”

    她跨坐在他腿上,不抓着点什么,身体往后仰的话真的会掉下去。

    “冯叔,找我什么事?”慕少凌担心是两个孩子有什么问题,不得不接冯昌这个电话。

    冯昌在说话。

    阮白渐渐平静下来,努力让自己抽离被他主导的陌生感觉,不顾尴尬,她缓了缓,确定腿不酸软能到地上去了,就毫不犹豫的起身。

    脱离了男人的大手,她的裙子自然也落了下去。

    不敢看他的表情,阮白蹲在地上捡起货物箱子,把那些计生用品和玩具都摆放好。

    胡乱的整理了一番,扣上箱子。

    在整理东西的时候阮白顺便整理了被他揉到凌乱的头发,还有松松垮垮半挂在肩膀上的胸衣带子。

    裙子还好,是不容易出褶皱的布料。

    至于裙子里

    慕少凌没有直接把她那个褪掉,而是手指从别的地方,也就是侧面弄了进去。

    阮白抱着箱子要走出去屏风的时候,却听身后的慕少凌说道:“软软的眼睛有没有事,送没送医院?”

    “软软怎么了?”

    几乎是才听到,阮白就转过身来,满眼担心的看着慕少凌。

    慕少凌蹙起眉头,那两根沾着粘液的手指,还放在膝盖上,不碰其他东西。

    他看她一眼,沉默的还在听手机那端冯昌的汇报,最后,他起身道:“我现在过去。”

    说罢,男人按了挂断。

    阮白走过来问他,像家长来到医院问医生一般追着他问:“软软怎么了,你说话。”

    慕少凌西装革履的一回头看她,在厚重的灯光渲染下,高大挺拔的男人就像个心理阴暗的变态,他问:“你不急着去卖你的计生用品?”

    “包装都坏了,我还怎么卖啊”她低头看着箱子说。

    其实,是想跟他一起去看软软。

    平时喜欢老板家的两个孩子归喜欢,再亲昵,也总有一点距离感,可现在知道了那两个都是自己身上掉下去的肉,怎么能不牵肠挂肚。

    慕少凌转过身去,这里就有洗手台,他打开了水龙头,边洗手边说:“包装都坏了,你怎么去交差?”

    阮白不说话,她真的没钱赔偿。

    这一箱子东西的成本价格倒是很便宜,但老板制造出这些廉价物品,是为了卖高价钱,宰一个是一个的。

    肯定要让她按照卖出的价格赔偿。

    慕少凌从镜子里看她,按压了一下洗手液,说:“来我这拿皮夹,先去付钱,尽快处理完,我们一起去接软软。”

    阮白愣住。

    慕少凌快洗完手了,沉声道:“再磨蹭,你就别去了。”

    “”

    阮白不敢犹豫,走向他,小手在他西裤口袋里摸了摸,无视自己摸到他大腿的坚硬触感,问:“你的皮夹”

    “在西装外套口袋里。”慕少凌洗完了手,但手很湿,站直了身体让她过来取皮夹。

    该死。

    身体又被她摸起了火。

    阮白站在高大挺拔的男人面前,闻着他身上情慾未散的麝香气息,从他西装外套里面的口袋里拿出皮夹。

    方才两人在沙发上抱在一起,紧密的就差合体,所以他的皮夹上还有体温。

    “现金不够就刷卡,别跟其他人浪费时间。”慕少凌低头看她。

    他发现自己的爱很病态,见不得她跟其他男人多说几句话,能简短的交流完,就简短交流。

    阮白低头:“哦”

    拿了他的皮夹,她要出去。

    刚想要回头问他银行卡的密码,就见他也回头,四目相对,他仿佛把她的心思看得透彻:“密码是孩子生日。”

    阮白吸了一口气。

    抱着那个箱子,把里面的计生用品都倒出来,走在走廊上的时候就在统计那些东西一共多少钱。

    包厢这边,众人看到阮白出去,就有人派出之前给阮白倒水的哥哥,让他去问情况。

    那人走过来,把屏风拿开,先四处看了看。

    发现洗手台的水龙头被用过,那肯定是洗过手,或者是洗了身体上别的什么部位。

    地上茶几有挪动的痕迹,肯定不是人挪的,想必是人体交流进行到激烈的时候,无意中撞的。

    猩红色的沙发皮面上,也有褶皱,男女进行某种运动的时候,一撞一撞,身体也跟着动,沙发表面变成这样正常。

    “这个妹妹,表面是个人类,实则是个妖精?”被派来问情况的人,不敢置信,慕少凌终有一日也开始碰女人了。

    慕少凌站在沙发前点了根烟,缓缓吐出一口烟雾,眉头蹙起:“别开玩笑,她是我孩子的妈。”

    “什么?孩孩子的妈?”

    一下子,所有人都惊呆了。

    当年那对双胞胎宝宝,到底怎么来的?不是借腹生子,也不是代孕,是两个人亲密结合生的?

    被派来的人抹了一把脸,才搞清楚,慕少凌慕大少,人家根本不是无性恋者,人家专一。

    为了双胞胎宝宝的亲生妈妈,守身如玉。

    先前大家还为这个禁欲的家伙操碎了心,现在想想不禁寒心,他们这帮操心的人还没人这个禁欲n年的男人孩子多。

    再一想想,在座的好像也不一定有这位双胞胎宝宝的爸爸开荤早!

    真是气人!

    再没人理慕少凌,打麻将的打麻将,唱歌的唱歌。

    每个人得知真相,都对慕少凌露出一副“孤立你”的表情!

    看慕少凌,也一副看衣冠禽兽,下流痞子的憎恨眼神。

    而当事人慕少凌,只是抽着烟,精致的眉眼上时刻带着一股招人恨的满足笑容。

    另一边。

    女同学听说阮白一箱子都卖没了,立刻卸妆,学阮白那样素颜,头发也绑起来,学阮白的普通马尾。

    貌似这样的形象,比较好卖货?

    阮白用慕少凌的卡,去pos机前给老板刷了正好的钱,花的是慕少凌的钱,可一看那个数字,她也觉得肉疼。

    太贵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