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156章慕少凌很享受扮演丈夫的角色

    慕少凌给阮白打了电话,他站在娱乐会所外:“我在门口,你出来就可以看到。”

    “好,我马上出去。”

    按了挂断键,阮白换了自己的衣服赶紧出去。

    黑色路虎霸气的停在娱乐会所门口最显眼的位置。

    “上车。”

    慕少凌大手不着痕迹的揽过她的腰,另一手打开车门,在她上车的时候甚至悄悄用手护着她的脑袋,怕她磕到。

    阮白老实坐在副驾驶上,自己低头系好安全带。

    慕少凌关上车门,恰好也抽完手上的一根烟,眯着黑眸,他去娱乐会所前的垃圾桶前捻灭了烟蒂,才回到车上。

    阮白本想催他,让他别抽烟了,可又怕他生气。

    见他这样不着急,她忍不住在心里推测,软软眼睛的情况,是不是没什么大碍?

    否则身为孩子爸爸的他,不会这样不紧不慢的节奏。

    从市中心开往郊区冯昌和邓芳夫妇住的别墅,不堵车的情况下,也至少需要一个半小时。

    慕少凌专注开车,沉默不语。

    阮白也不太敢说话,所以车里十分安静。

    在三环外等一个红灯的时候,车里的安静,被不断响起的手机铃声打破。

    阮白慌忙的拿出手机看。

    来电显示的名字是——陈小北。

    陈小北跟她之间,唯一能谈的就是感情问题,无外乎就是“分手”这个早已注定的结局。

    在地铁里,她早就接听过陈小北妈妈的电话。

    阮白不想接听陈小北的这通来电,所以,按了挂断。

    安静了半分钟左右,陈小北又打来。

    阮白挂断。

    反反复复,陈小北似乎必须要跟她说话。

    阮白不敢关机,担心爷爷和老爸哪一边有要紧事找她。

    “有什么电话是在我面前不能接的?”慕少凌重新开动了车,黑眸瞥她一眼,沉声问道。

    前方路上的红灯,转变成了绿灯。

    “跟你没关系,只是我自己不太想接。”阮白说完,还是按了接听键。

    夜晚的大街上灯光璀璨,欢乐的人,三三两两勾肩搭背走在大街上,脸上展露着笑颜。

    可阮白却是那种不欢乐的人。

    她甚至不记得自己从出生起到现在这二十四年来,究竟何时曾开心的大笑过。

    “喂。”阮白接了。

    “怎么不接电话?”陈小北声音不大:“我妈给你打过电话了?”

    “对,早上打的。”阮白说。

    “对不起”陈小北沉默了十几秒钟,又说:“我不知道我妈有没有说什么侮辱你的话,如果说了,我替我妈跟你说声对不起。”

    阮白头靠着车窗,低头:“没事,不用说对不起。”她不圣母,对于陈小北妈妈说的那番话,她也愤怒,她也无语。

    可她现在只想尽快梳理清楚这段关系,尽快通完这通电话。

    “阮白,我愿意相信你是一个好女孩我也相信你,没有想要蓄意欺骗我,只是,只是我们之间”陈小北吐字艰难,隔了很久,最后才说:“我赚钱也不容易,骗钱的女孩子太多了,我我不得不防”

    阮白扯了扯嘴角。

    陈小北提到了“蓄意欺骗”这四个字,最后又说出“我赚钱也不容易”

    所以,陈小北跟他妈妈一样都认为她找男朋友只是为了找个长期饭票,打算当个吸血鬼,带着肺癌的老爸和年迈的爷爷一起吸男朋友或者合法丈夫的血。

    只是陈小北说的比较委婉,没有那么难听,没有那么刺耳。

    “我明白了,再见。”阮白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无用功。

    反而字字句句都变成了心虚狡辩,越描越黑。

    索性什么都不解释。

    结束了通话,阮白就用头靠着窗上,闭上眼睛努力想着湛湛和软软的可爱模样。

    在黑暗中寻找阳光。

    残酷的生活,从她这里剥夺走了很多,却在今时今日,赐给了她一对龙凤胎宝宝。

    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

    这很值得快乐!

    不要在乎其他人怎么看你,你只要努力向上,看着老爸,爷爷,还有两个宝贝就行了!

    这样不停的告诉了自己很多遍,她发现自己真的就豁然开朗了。

    找到了生活的动力。

    沉默的气氛里,慕少凌问:“发生什么事了,需不需要我帮什么忙?”

    “谢谢你的关心,我没什么事。”阮白客气的回道,对他,又怕又必须得为了孩子接近。

    慕少凌认真开车。

    一路两人再也无话,等到了邓芳和冯昌住的地方,黑色路虎在门口停下。

    慕少凌下车,却见阮白解开安全带,也下了车。

    男人站住等她,一起绕过车走向门口。

    就像来老人家里接回孩子的年轻夫妻一般,这种莫名其妙生出的感觉,使得慕少凌在黑暗中不着痕迹的动了动嘴角,他很享受扮演丈夫的角色。

    按了门铃。

    等待有人出来给开门。

    阮白忽然想起什么,急忙从包里翻找出那款价值不菲的男士皮夹,还给他说:“差点忘记还你了。”

    慕少凌接过皮夹,看了她一眼。

    阮白却已经着急的看向别墅里,想快些看到两个孩子。

    邓芳年轻时就会做家务,各种料理做的也拿手,所以家里从来不需要保姆,出来开门,也是本人亲自。

    “少爷,你可算来了。”邓芳说着多年前就习惯的称呼,打开门,接着看到站在少爷身旁的阮白。

    在地铁里,阮白跟邓芳打过招呼。

    可阮白毫无征兆的出现在邓芳面前,邓芳还是免不了一脸“见鬼了”的表情。

    “快进来吧。”

    邓芳视线在阮白身上瞧了半天,又看了看已经走进去别墅里面的少爷,心里虽然有很多疑问,但也先把那些疑问搁下了,叫阮白进门。

    “谢谢。”阮白礼貌的点了下头,着急的走进去。

    邓芳关了门,跟在阮白身后。

    一向挑剔严苛的少爷,当年找一个高中快升大学的女孩子生宝宝,那肯定是对这个女孩子不讨厌,甚至还挺喜欢的。

    后来,少爷夜夜过来跟这女孩子同床共枕,把人家折腾的下不了床,说没有爱慕之意,恐怕也没人相信。

    邓芳站在门口,看着过去抱起软软的孩子妈妈,还有拿了孩子们书包和玩具的孩子爸爸,心里一瞬间就有了答案。

    有情人能终成眷属的话,还孩子们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庭邓芳想,这真的是老天开了眼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