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214章这算什么?这算间接接吻!

    可能是因为身份尊贵的大老板过来了的原因,周围t集团相关的员工不停的往这边看,林宁也顾不得眼下的混乱情况,担心站久了会被人认出来,就先转身走了。

    在回到张行安那辆保时捷卡宴上的时候,林宁眉头微微地皱了起来。

    阮美美跟林宁还不熟,而且林宁是镜头里光芒万丈的大明星,自己身份低微,所以,一时之间阮美美不知道怎么开口跟林宁说话。

    索性林宁的心思没在阮美美的身上,甚至是把阮美美当成了空气,只在想方才的一幕。

    慕少凌是谁,林宁早就有所耳闻。

    身为曾经a市名媛之一的她,如今更是升级为了闪耀无比的大明星,可谓拥有可能天下女人都羡慕的双重高级身份。

    林宁曾被好闺蜜们调侃过,将来打算嫁给什么样的男人呢?

    林宁承认,自己在心里对未来的丈夫人选,是有目标的,只是缘分这种东西也说不准。

    但倘若有了目标,她就要为那目标去努力。前提是那“目标”值得她去努力争取。

    家中父亲身居高位,选女婿的标准自然也高,而林宁知道,父亲中意的人选基本都是手下的得意门生,将来只有一条出路,就是当官。

    当官的丈夫对于林宁来说,没什么不好,官做大了,她当老婆的脸上也有面子。

    可是进入娱乐圈后,她的想法改变了。

    在商场上能够只手遮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男人,要比父亲手下那些将来可能会当大官的门生,有魅力得多。

    她是一个正常的女人,理所当然的被成熟有魅力的男性吸引着,她喜欢想象他们一丝不苟的西装下包裹着怎样性感健硕的身体,更喜欢窥探他们高深莫测的眼神下,诡异精明的内心。

    慕少凌,绝对符合她对完美丈夫的所有幻想

    a市的圈子就那么大,哪个男人出类拔萃,哪个男人就是单身女人们茶余饭后的羞涩谈资。

    曾经不是没人提起过要给她跟慕大公子牵线,但她了解到,慕大公子有两个孩子。

    外界不知道的消息,圈内多少有所耳闻,只是豪门权贵圈子里,成功男人早早就有女人为其生下孩子,并不稀奇。

    可林宁认为,自己还年轻,慕大公子再好,自己也不要去给别的女人生的孩子当后妈。

    更何况,还是两个孩子的后妈。

    光是想想,心里就不舒服。

    可是今日得以见到慕少凌本人,林宁承认,自己在短短的十分钟里,就被那个男人举手投足间的魅力所折服了。

    渐渐不清醒的脑海里,填满了男人伟岸挺拔的身躯,还有他眼底的从容与平静。

    跟表兄弟的老婆同喝一杯水,嘴唇还覆盖过表兄弟老婆的口红唇印,这算什么?这算间接接吻。

    还是在人家老公张行安的面前。

    林宁并不觉得慕少凌那是无意之举。

    来了小镇上一趟,林宁觉得自己收获很大,可是同时,好像心里也缺失了一块。

    为什么缺失了一块,她清楚的知道原因。

    回城的路上,张行安抽烟抽得很凶,眉头几乎一直紧蹙着,林宁来的时候坐的车后排座,回城之前,特地要求坐在副驾驶,方便观察张行安的反应。

    看着张行安处在阴鸷边缘的表情,林宁揣测着这对表兄弟,跟阮白之间的关系

    回到a市。

    林宁直接回了家,丢了魂儿似的回到房间,洗完澡换好睡衣,拿起明天要拍的剧本看了几眼台词。

    看着看着,大脑和内心,竟然不知不觉的又被慕少凌硬朗严肃的五官占据的满满的。

    放下台词本,她深呼吸了几口气才平静。

    而另一边,阮美美跟在张行安身后,一起回了酒吧楼上的房间。

    这条街只有晚上才喧嚣热闹,尤其午夜更甚,现在这个时间,窗外大街某棵树上的鸟叫一声,都能传入人们的耳中。

    张行安开了窗子透气,扯开衬衫几颗扣子的同时,转身一把扯过阮美美,按在床上。

    阮美美先是“啊”了一声,接着就觉得腿上一凉。

    裤子被脱了下去!

    白花花的腿露了出来,窗外的秋风吹刮着她的皮肤,使她冷得发抖,随风摆动的白纱窗帘轻薄的不断的擦过她的脸颊和口鼻

    “啊没关门”阮美美娇叫着,装起害羞来。

    久经情爱之事的她,知道怎样能让男人更有性致。

    气氛,场地,声音,娇躯,近在眼前

    可张行安临近上阵才发现,自己没有感觉,该死的居然没有感觉!

    阮美美等待着,卖力的表演着,迟迟等不到男人的下一步动作。

    当她一边卖力的勾引,一边偷看男人的表情时,才知道,自己可能不够有吸引力了

    还是,他之前吃饱了?

    新闻上说,他昨晚跟林宁在一起的。

    阮美美知道自己要跟着林宁混,可牵线的人是张行安,这一点她不会忘,说到底,她的命运,靠的就是张行安的一个情绪转折。

    他高兴了最重要。

    阮美美不顾脸面和矜持,也做惯了这种事,主动起身,跪在张行安的面前,手攥着他的:“我唔我帮你”

    小镇上。

    工作一天下来,眼看已经接近黄昏。

    阮白一直心事重重的模样,她无意搅进是非当中去,可是是非次次都主动找上来。

    这让她明白了一个事实,人的命,天注定。

    我命由我不由天这种话,不过是说着比较爽快罢了。

    黑色宾利车前,两个小家伙陆续上了车,老实坐好,车外的男人,关上车门后转身,看着拎着笔记本低头的阮白:“有部儿童电影今晚八点上映,他们想看,你也一起去?”

    阮白的确有这个冲动,可是,理智告诉她不可以

    “上车。”慕少凌伸手准备拉她的手。

    在男人的大手要攥住她手的时候,她吓得往后一缩,四处看了看,故作疏离给远处的同事们看,说:“我就不去了,以后还有机会,你记得陪他们去看”

    对孩子无法给予绝对的母爱,她很抱歉,也很难受。

    “你担心什么?”慕少凌把手里的西装外套,从前方的车窗扔进车里,走回来时,边扯领带,边居高临下的皱眉看她:“担心跟我走在一起,会被拍到,再上一次八卦新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