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224章买了什么让人脸红的东西

    走向商场的电梯方向,阮美美等到了匆忙而来的张行安。

    但是张行安的视线,连扫都没扫她,而是一直往别处看去,看了一圈,没找到想找的身影,才问面前的阮美美:“人呢?”

    问出这两个字的同时,男人眼神狠厉,像是在对阮美美说:“如果你是骗我的,就死定了!”

    “人走了,我也不敢上前去拦,不过她好像买了什么让人脸红的东西。”阮美美说道。

    让人脸红的东西?

    张行安看了一眼这商场,这一层,卖的都是內衣,难不成,还有其他关于“性”的用品?

    他觉得,阮白不是一个开放的女人。

    “如果你不信,可以去她光顾过的专柜问。”说完,阮美美已经转身给带路了。

    来到某奢侈品內衣专柜前,阮美美问:“方才那位漂亮小姐,在你们这里买了什么,方便说吗?”

    专柜小姐微笑回答:“几套內衣。”

    这没什么不能说的,她们这里就是內衣店,除了內衣还能卖什么呢。

    阮美美又说:“什么款式的,能看看吗?我也想买。”

    一听到对方想买,专柜小姐立刻带阮美美过去,而张行安,自然也看到了专柜小姐介绍的那三款內衣。

    前两款,从款式和面料来看,已经是誘惑款了。

    最夸张的是第三款,黑色透纱面料,性感,火辣

    阮美美手指摸着第三款內衣,不好意思的说:“这这也能叫內衣吗”

    “这款是这一季这一系列里面卖的最好的。”专柜小姐不追星不八卦,还没看到过张行安阮白的新闻,所以不认得。

    就笑着对阮美美说:“这款的面料,柔软的触感能让肌肤得到最好的呵护,您可以用手摸摸,最主要的就是胸部这里的设计,是露着的,能给您和您先生的生活,增添更多的情趣。”

    专柜小姐的介绍用词,一向大胆,不避讳。

    张行安愈发幽冷的目光里,都是那条搭配着爆露上身的可怕t裤,阮白买这种不入流的东西,穿给谁看?

    就在阮美美也想买一套,回去取悦张行安的时候,就听到从身旁男人冷漠的唇中吐出两个字:“肮脏!”

    “行安,你去哪儿?”阮美美被肮脏这两个字冲击着,把內衣抱歉的还给专柜小姐,急忙追上大步离去的男人。

    小心翼翼的小跑追着张行安伟岸的背影,阮美美猜想,那“肮脏”两个字,他说的是阮白对吗?

    离开商场,阮美美理所当然的上了张行安的保时捷座驾。

    从商场门前的停车场开出去,一条街还没开到头的路口,张行安瞥到了正在公交车站等公交的阮白。

    那一抹曼妙身影,本该不起眼的,可就是刺目的进入了他的视线。

    阮美美跟着张行安的视线看过去,当看到阮白的时候,她眼神变得慌乱起来。

    阮白手上什么也没拿。

    之前阮白进去逛內衣店,是被另一个女人硬拽进去的,等出来的时候,阮白也的确是空手出来的。

    但另一个女人刷卡,付了钱。

    之后阮美美低头接电话,也没看到另一个女人离开时,手上是否拎了內衣专柜的购物袋。

    怎么搞的,那个女人不是买內衣送给阮白?

    为什么阮白手上什么都没有?

    张行安把车开到公交车站的时候,引起公交车站不少等车的人看过来,保时捷卡宴停在这儿,那等会儿公交车来了,停哪儿去?

    阮白也是看过去的路人之一。

    却不想,下车的男人,给了她很大的视觉冲击力,看到了魔鬼的感觉,不外如是。

    张行安甩上车门,俊美的脸上沉凝着嗜血的冷光,径直走到阮白面前,他一把攥住阮白的手腕,把她往自己这边拽。

    “你松开我,神经病!”阮白踉跄了两步,把手腕往回收,另一只手,把住了一旁的公交站牌。

    张行安回头,森冷的目光聚焦在阮白脸上,“跟我回家,你不是一直想让我签字离婚吗?”

    他是人是鬼,阮白再清楚不过了。

    鬼话,最不能信。

    摇了摇头,阮白继续往回抽着自己的手:“离婚的事我交给了律师处理,到了该解除婚姻关系的时候,自然就解除了,我不会再上你的当。”

    这个人能干出绑架爷爷,伤害爷爷,只为了逼她领证结婚的变态事情,那这次若是被他骗走,跟他去了,还指不定会发生什么更离谱的事。

    阮白不敢跟他去,哪怕他答应离婚,这的确是个巨大的诱惑。

    另一边,下车的阮美美听到阮白的话,堆满尘埃的心里,突然就蠢蠢欲动的发了芽。

    原来,张行安跟她已经要离婚了。

    “不跟我回去,你是想去见谁?清纯的外表下,还藏着一只放浪的小野猫?很抱歉,就算你是只小野猫,也得老子先尝你的肉美味不美味!”张行安眉头紧皱,鄙夷的眼神,霸道的在阮白身上打量了一遍。

    没看到阮白手上拎着內衣购物袋,他就一把抢过阮白肩上挎着的包。

    身份证银行卡各种东西都在挎包里,阮白必须往回抢,在路人围观议论的视线下,两人拉扯起来。

    阮白抓到自己的包,说:“张行安,你别太过分!”

    张行安挑眉冷笑:“我过分?包里背着不入流的肮脏东西,准备坐车去讨好别的男人的你,就不过分?”

    “”

    阮白根本不懂他说什么。

    只见张行安已经把她包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直接倒在公交车站的地上,哗啦啦的一堆。

    女人日常用的东西都有,唯独没有什么不入流的肮脏东西!

    张行安也愣住了。

    阮白还在抢回自己的包,抢到手,就赶紧蹲下捡起自己的东西。

    “姑娘,车来了,快别捡了,小心撞到你啊!”两个五十多岁的大妈,在公交车过来之前,一把拽过蹲在地上的阮白。

    拽过阮白的同时,大妈们还瞪了一眼站在一旁穿得人模狗样的张行安。

    没见过这种做丈夫的!

    败类!

    公交车突然刹车,停下,两个大妈好心的帮脸色不好的阮白刷了卡,护着她上了车。

    公交车开走,阮美美瑟缩的站在一旁,一声都不敢吭。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