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241章孩子爸爸接妈妈回家喽

    回复完母亲的消息,林宁心情不错的准备换衣服,打开房车的车门,朝外面柔声叫道:“小美,你过来一下。”

    这声“小美”叫的,就像高高在上的主子随口在叫“小红”或者“小绿”这样的下人,或者一条狗。

    阮美美虽然听了心里不爽,可表面上还得立马跑过去,扬起笑脸看着林宁说:“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林宁看着阮美美,心里嫌弃,叫你过来当然是要你做事!

    做助理的,没个做助理的自知之明!

    “你跟我说话,怎么从来不叫我的?”林宁和煦的说。

    哪怕已经天很晚了,林宁凭着那张五官姣好的面容,还是让周围都填了温暖的颜色。

    这时,有剧组的人在搬东西,不停路过。

    阮美美尴尬的说:“是这样的,你比我小六岁,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

    叫妹妹肯定不合适。

    直呼全名,又显得很生硬,关系不近。

    叫“宁宁”的话,倒是可以,只是自己一个小助理,哪敢不经允许就这么称呼林宁?

    上次林宁狠狠踩了自己手指的事,阮美美每天都记忆犹新,不敢忘记。

    林宁听了阮美美的话,露出可人的一个笑容:“以后,你就叫我宁宁好了。”

    这句话成功的被剧组里的一群人听到。

    “宁宁,你也太暖了吧”

    “下辈子我肯定不辛辛苦苦的学摄影了,干脆就给宁宁来当助理,待遇好的没话说!”

    “”

    众人七嘴八舌的夸着林宁,都说她人好相处,有教养。

    林宁笑笑,开始进房车换衣服。

    阮美美一边拿出卸妆棉帮林宁倒卸妆水,一边在心里嘀咕:剧组那些前辈叫“宁宁”,完全是像长辈叫晚辈那样,亲切的叫着“宁宁”,而换成她,若是真的叫了“宁宁”,林宁听了,恐怕心里并不爽。

    这样想着,阮美美就决定赶紧找机会,攀个高枝,早点远离林宁!

    有朝一日飞上枝头,她必然要做一只比林宁风光一百倍的凤凰!

    回市中心的路上。

    房车开到繁华街区,林宁却没心情看一眼外面璀璨的夜色,只管不停的拨打张行安的手机。

    七点多,终于打通了。

    林宁一双好看的眉毛皱起,身子也坐直了:“怎么才接电话?”

    张行安从警察局的审讯室里出来,手机在里头没信号,出了审讯室的门,才有了信号,“找我什么事?”

    林宁的声音在手机那端传来:“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打听,身边的人只有你能给我建议,你没什么事的话,我们见个面。”

    警局里,听完林宁的话,张行安边往出走低头给自己点烟,边说:“好,你定地点。”

    跟大明星吃饭,向来得保密,不过上次那么保密,也还是被拍了,最终上了新闻。

    但如果不是上次,他也没机会光明正大的对全国人民晒自己跟阮白的结婚证!

    如此一想,张行安抽着烟,吐出一口青色烟雾的同时,嘴角也邪魅地扬起,很是得意!

    才出警局,张行安正打算上车,就被警局里随后冲出来的郭母拦住了。

    “张行安,你不能血口喷人!”郭母喊得嗓子都哑了。

    郭母的身后,还跟着律师。

    张行安的衣领被跳起来撒泼的郭母拽住,但也只是拽了一下,四十几岁的人就被张行安给甩到了一边去。

    “你是疯了?想进去跟你女儿作伴?”张行安狠厉的回头,瞧着摔倒在地的郭母。

    郭母摔在地上,一时没起来,律师赶紧过去扶了一把。

    “张行安,你缺德不缺德啊!”郭母抬头看着对面站着的张行安,气笑了:“绑架女同事的爷爷这事儿,是我女儿一个人干的?你摸着你的良心说话,你到底参没参与!我看你就是主谋!”

    张行安从容淡定的道:“郭阿姨,我跟音音是熟识的,您跟我父母也有交情来往,如果我真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一定扛,不会去坑害一个十九岁的姑娘。但这件事,事实上我的确没做。”

    郭母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你说你没做?老天有眼,总会找到证据证明都是你做的!”

    张行安皱了下眉,又说:“音音知道我喜欢阮白,也就是我的现任妻子,所以她给过我建议,让我绑架我妻子的爷爷,来威胁当时还不是我妻子的阮白,下嫁于我。感情的事,音音可能太小了,还不懂,强扭的瓜不甜,我跟我妻子可以正常的走到一起,我何必做那种禽兽不如的事威胁她?我过后还教育了音音,怕音音误入歧途,不过,你家音音好像没往心里去。”

    那律师表情始终沉稳,不露声色。

    但郭母就有犹豫了,一方面是觉得,自己女儿是个没脑子的,怎么可能一个人就干出绑架“情敌的爷爷”的事情?

    另一方面郭母又觉得,张行安人模狗样的,表情太过镇定,好像真的就是问心无愧。

    律师催促:“郭太太,我们先走吧。”

    郭母愣愣的,想着事情,浑浑噩噩的这才随着律师一起离开。

    警方突然抓了郭音音,并且深入调查此事,张行安知道,一定是“某人”开始发难了!

    好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着郭音音!

    不过张行安也气,自己老婆的事儿,什么时候也轮不到他慕少凌给出头吧!

    医院。

    董子俊打开车门,一家三口来接身体虚脱的妈妈回家。

    两个小家伙,乖得不得了。

    “软软你慢点”阮白赶紧弯腰扶了一把小短腿紧倒腾着,往车后座上爬的小家伙。

    湛湛就灵活得多,小靴子踩上车,直接上去,像个小王子。

    慕少凌站在阮白身后方,颀长挺拔,佩戴着名贵腕表的大手搁在她的腰间,她照顾着孩子们上车,他却照顾着她上车。

    最后等到老板一家四口都上车了,董子俊利落的关上车门。

    阮白小姐跟老板有这么一段渊源是无比幸运的,董子俊真诚的如此认为着。

    在最艰难的时刻,起码还有一个强大而稳重的支撑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