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246章慕少凌的副卡,宠

    阮美美被带走后,林宁心不在焉的又休息了一会儿,才接着去拍戏。

    一天下来,从早到晚,一个哭戏镜头反反复复的拍,总是拍不出导演满意的效果。

    “算了,今天先收工,你们两个回去再琢磨琢磨,争取明天找对感觉。”导演看着镜头里的男女主角,失望的说道。

    林宁现在来不及思考戏的问题,只想尽快离开片场。

    演绎事业固然很重要,可再重要,也重要不过嫁给慕少凌的这等终身大事。

    房车离开片场的时候林宁就给张行安打了电话。

    张行安正在家里陪父亲喝茶、下棋。

    范蓝难得的看到这对父子俩如此和谐,不停地往父子俩跟前儿搁水果,瓜子,伺候爷俩。

    手机响起的时候,张行安看到是林宁,就直接按了接听键,但眼睛还盯在棋盘上:“什么事?”

    林宁:“你在哪里?方便见一面吗?”

    张行安:“现在恐怕不行,明天行,我正跟我爸下着棋,战况如火如荼的,我怎么能走。”

    说着,张行安落下一枚白棋。

    张一德笑着拿起一枚黑棋,还没下,虽然不知道儿子为何开始顾家了,知道回家陪他下棋了,但儿子的这个改变,他做父亲的相当满意。

    林宁:“不见面也行,我就在电话里跟你说好了,嗯阮白的父亲去世了,你知道吗”

    张行安顿时变了坐着的姿势,皱眉:“什么?阮白的父亲去世了?你听谁说的?”

    林宁:“你果然还不知道,我也是听阮美美说的。警察来片场带走了阮美美,我就打听了一下,说阮白父亲去世这件事阮美美要付法律责任,已经去世两天了”

    林宁的话还没说完,那端,张行安已经立即按了挂断键。

    正准备下那颗黑棋子的张一德,以及削苹果的范蓝,都听到了儿子重复的那句话。

    “阮白的父亲,怎么去世了?”范蓝手里还拿着水果刀和苹果,一不留神,一个削苹果皮的下意识动作,就割伤了手指。

    张一得也站起身,说:“你小心点。”

    家里来回走动的保姆,立刻过来,找到医药箱,给范蓝包扎割伤的手指。

    张行安穿了外套,表情阴沉,就要出门去:“还不知道具体怎么回事,我先去找她,问问情况。”

    他知道,阮白的电话自己一向是打不通的。

    但他还是试了试。

    临上车前,范蓝穿着外套拎着包也跟出来:“妈跟你一起去。”

    张行安阻止:“您别去了,等有一定消息了我来接你们。”他怕母亲看到阮白对自己的冷漠态度。

    没有哪个母亲愿意看到儿子受媳妇儿的委屈。

    到时候,这段濒临裂开的婆媳关系,只怕会更恶劣。

    漫漫长夜,张行安打不通阮白的手机,反复试了多次,最后打到手机没电。

    阮利康生前住在哪家医院,张行安有调查过,所以他来到了医院,可是,医院的人说了,死者的女儿已经离开了医院。

    张行安随身带着结婚证,表示自己是死者女儿的合法丈夫,想知道多一些关于死者突然死亡的问题。

    其中一个护士是看过前段时间的八卦新闻的,认得眼前这个男人就是阮白的老公。

    所以,一五一十的把能说的都说了。

    张行安的眼神越发的凌厉,他知道阮美美是个垃圾,却没想到,还可以垃圾道这种程度。

    发生在阮利康病房里的事情,被传的五花八门,各种说法,总之,是闹得满医院都知道了。

    打听完具体情况,张行安离开了医院大厅。

    他没回家,也没回酒吧,而是坐进车里,把车开去靠近医院门口的一个停车位前。

    那停车位前有人刚停了车,是辆十来万的高尔夫。

    张行安下车,从皮夹里拿出一叠现金,给对方:“麻烦换个车位,我想停这儿。”

    那司机看着钱,看着张行安,一愣!

    还有这种人?

    这不就是个普通停车位吗?镶了金边不成?

    最终,换了车位。

    张行安坐在车里,车没熄火,开着空调让车里更暖一些,他点了根烟,边抽着,边看向医院门口的方向。

    其实他大可以先回家,明早再来。

    可他心里太乱,没由来的乱,只想找这么个视野开阔的地方,明早能第一眼看到阮白。

    医院说,明天阮利康就要火化出殡了。

    这一夜对于张行安来说,格外漫长,可对于阮白来说,却特别短。

    一觉醒来,阮白是从梦中惊醒的。

    她梦到自己又回到了十几岁的时候,被阮美美和李慧珍母女欺负!

    放在书包里的零用钱,被阮美美全部偷走!

    后来贴身放在衣服口袋里的钱,也都被李慧珍抢走!

    接着梦境又转换了一个镜头。

    下一个镜头,变成了李慧珍和阮美美在法庭上哭着求饶,求她撤诉,她竟然圣母般的答应了。

    而现实中,在起诉阮美美和李慧珍的这件事上,阮白听了大律师李文启的建议,发誓,绝对不会再心慈手软!

    醒来后,阮白边进厨房做早餐边告诉自己:“没关系,梦都是反的,都是反的”

    软软醒来,听到妈妈在嘀咕,就过去,揉着眼睛问:“妈妈,你说什么是反的呀”

    阮白正要回答女儿的问题,弯下腰来,却突然看到站在厨房门口的男人。

    慕少凌已经洗漱完毕,穿了西装,打了领带,靠近以后,他脸上有着须后水的好闻味道,接着,一张很特别的卡被放在厨房料理台上:“收起来用,我的副卡。”

    阮白看着那张纯黑又带着一条金色的卡,怔了半天。

    梦果然是反的?

    才梦到那点可怜的零用钱被后妈搜刮干净,现实中就有人壕无人性的直接送了张“副卡”。

    慕少凌的副卡代表什么,阮白知道,花不尽的

    “有时间带孩子去添置天凉了要穿的衣服,我没时间,辛苦你了。”慕少凌怕她拒绝,以此为借口,来堵住阮白即将要开口拒绝的话。

    阮白要拒绝的话,的确因为他的这番话而没说出口,给孩子添置衣服的钱,现在困境中的她,确实拿不出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