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247章慕少凌一脸的黑线!

    鼻尖酸酸的,似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酝酿于胸腔,从来没有人像慕少凌这样,无条件的对她好。

    阮白轻盈的长睫,忽闪了下。

    她拿起了那张全球限量版黑卡,这种卡,她以前在财经杂志上看到过科普。

    朝阳透过宽大的落地窗,投射到半开放式厨房,将慕少凌过分好看的侧脸,修饰得更加刚毅,这个男人,完美的不可思议!

    而她这样普通平凡,何其有幸,能够得到他的宠爱。

    “谢谢”阮白说话的声音里,夹杂着几分哽咽。

    这个男人在她最无助的时候,给了她最温情的陪伴。

    父亲的突然离世,使她无措又无助。

    这个巨大的打击是猝不及防的,不过幸好,他一直在自己身边。

    还有他们的孩子,两个小天使一样乖巧聪明的孩子,和他有着血缘羁绊的宝宝。

    她是不幸的,同时也是幸运的,原来上帝给予她的礼物并不浅薄。

    慕少凌轻吻阮白湿润的眼角,手指轻轻刮了下她弧度优美的鼻梁:“傻瓜,你我之间不用说谢谢,遇到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失去了你父亲,还有我和孩子们陪在你身边,嗯?”

    男人声音低沉、悦耳,总是没由来的能让阮白那颗四处游荡的心,陡然间变得安定起来。

    “妈妈,以后软软和哥哥会陪在妈妈身边!我们一家永远也不会分开啦!”软萌萌的小姑娘,穿着一件可爱的公主睡衣,抱着阮白的腿亲昵的磨蹭着,女孩蓬松柔软的卷发蹭的阮白的腿都有些痒了。

    阮白将嫩生生像雪团子一样的女儿抱起来,轻吻了一下她的脸蛋,惹来小公主咯咯的欢笑,银铃般的笑声也吸引来了洗漱完毕的慕湛白。

    看到妹妹被妈妈抱在怀里,他有些羡慕的倚靠在门边。

    虽然他也好想被妈妈抱抱,可是爸爸说过,他是个小男子汉,男子汉不可以像妹妹那样娇气。

    尽管努力的让自己不要去看那一幕,但小小的男孩子眼睛里漾出来的羡慕,却瞒不过慕少凌那双精明的眼。

    在慕湛白低下头故作不在意的时候,突然看到爸爸向他的方向走来。

    湛湛轻唤了一声:“爸爸”

    慕少凌附身,突然也将他抱了起来。

    慕湛白眨了眨清澈的眼睛,小嘴惊讶的张开,里头几乎都可以塞入一个鸡蛋了!

    爸爸?!

    一束不可思议的烟花,在小家伙心底悄然炸开!

    爸爸居然在抱他欸!

    不是平时普通的抱,是安慰的抱!

    慕少凌抱着慕湛白,小家伙身上带着一股奶香。

    慕少凌一贯认为,女孩子要娇养,男孩子要放养。从小到大,他抱软软的次数,应当更多一些,而对这个从小就早熟的儿子,却几乎没怎么抱过。

    如今抱着和阮白有着血脉关系的儿子,慕少凌淡漠的表情看似无波,但仔细一看,他湛黑的眸子里却有着一种被称之为温情的东西,在缓缓的流淌。

    尽管手上的动作可堪称为温柔,但慕少凌的话却依然很是淡漠:“慕家的孩子,遇到事情必须要学会沉着,不能因为一点小事就这样大惊小怪,你刚才的表现,让爸爸很不满意,记住,没有下次。”

    缩在爸爸的怀里,哪怕爸爸现在板着脸,一副很严肃的样子,但慕湛白依然非常开心。

    闪亮的眸子,定定的望着爸爸,轻轻的“嗯”了一声,算是应答了爸爸的话。

    这时,阮白不高兴的看了慕少凌一眼,嗔了一句:“孩子还小,你对他这么严肃做什么。”

    慕少凌被她那声音和模样一刺激,一时就想起昨晚两个人抵死缱绻的时候

    阮白如妖精般在他身下绽放的模样,顿时又浮现在他眼前。

    慕少凌只觉得自己浑身血液沸腾滚烫。

    身下的那物,居然有了反应。

    雄赳赳的隔着西裤昂首。

    蠢蠢欲动。

    “爸爸,你裤子里藏了什么东西吗?戳到我的脚了。”慕湛白光着的小脚,突然蹬到了一个硬挺的东西。

    他好奇的盯着爸爸,低头去看,帅气的小脸一片困惑。

    “妈妈,爸爸那里是不是肿了,我们快带爸爸去看医生吧,爸爸是不是也像刘奶奶那样长了肿瘤,要去医院切掉的”糯米团子一样漂亮可爱的软软,快哭了,稚嫩的嗓音里一片焦急。

    刘奶奶是以前照顾软软和湛湛的保姆,对两个孩子的照顾无微不至,他们对刘奶奶的感情颇深。

    后来刘奶奶脖子上长了一个很大的肿瘤,不得不住院切除。

    软软真的好怕自己的爸爸也像刘奶奶那样啊!

    慕少凌:“”

    阮白:“”

    慕少凌一脸的黑线!

    你确定要切掉爸爸让妈妈性福一辈子的东西?

    阮白则盯着慕少凌西裤下那鼓囊囊的一团,直接羞红了一张原本白皙的脸。

    没想到他昨晚折腾了大半夜,现在居然又

    阮白无语的瞥了慕少凌一眼。

    慕少凌则一脸无辜,自家二兄弟不争气,他有什么办法。

    这么大反应,怪也只能怪自家女人魅力太大。

    慕少凌轻咳了一声,说道:“爸爸没事,去洗个冷水澡就好了,你们两个乖乖听话,不许惹你们妈妈生气,爸爸去冲个澡。”

    说完,男人将湛湛放了下来,高大挺拔的身躯,走向洗手间方向,只留一头雾水的软软和湛湛愣在原地。

    “妈妈,冲个冷水澡就可以消肿了吗?”不明缘由又好奇心极重的软软,誓要得到个解释。

    “你们,你们爸爸昨晚吃太辣上火了,他需要冲个冷水澡消消火,软软和湛湛要记住哦,长大千万不要吃那么多辣的。”阮白一本正经的唬着两个好奇宝宝,借此掩饰自己不自然的潮红脸颊。

    两个乖宝宝齐声答应:“嗯,我们听妈妈的话,长大一定少吃辣。”

    阮白窘迫,总觉得自己是一个在教坏小孩子的坏妈妈。

    她轻声哄着两个宝宝去客厅,看会儿故事书,等两个小祖宗离开,她才继续开始着手准备一家人的早餐。

    但是,大脑一想到父亲的离世,还有李慧珍母女俩那嚣张跋扈的模样,阮白就什么温馨的好心情都没了。

    这一次,无论如何,她绝不会饶了那一对忘恩负义的恶毒母女!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