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288章慕少凌对阮白的体贴入微

    阮白讨厌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发着烧,思绪仿佛回到了多年前,她轻轻拽了拽慕少凌的西装衣袖:“我不想看医生。”

    慕少凌见她烧成这个样子,本来心里就焦急,看到她孩子气的举动,心里的怒火更旺盛。

    他抱着她的力道不由得加重,板着脸像教训小孩子:“听话,你烧的这么严重,不看医生烧坏脑子怎么办?”

    阮白有气无力的看了他一眼。

    慕少凌只觉得她是在闹脾气,低头,附身吻了吻她的唇,像在安抚一个小孩。

    医院一楼的急诊科,人向来不少。

    看到慕少凌直接插队,有些在排队的人当然不乐意了,有个脾气急躁的男人甚至大声嚷嚷着他不懂礼貌。

    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见急诊室喧哗不已,他不高兴的摸了下鼻梁上的眼睛,示意旁边的护士让患者们排队。

    护士看到慕少凌的时候,双眸乍亮,哇,好帅的男人!

    护士走到慕少凌面前,刚想开口,却被慕少凌阴煞的神色给吓了一跳。

    护士急忙后退了两步,离他远远的,求助的眼神不停的飘向忙碌的医生。

    这个男人好像脾气不太好。

    医生恼了,他看着插队的慕少凌,摔了手中的水墨笔:“你们干什么,没看到急诊科有那么多病人吗?去排队!”

    “别废话,她发烧了,给她退烧。”说完,慕少凌将阮白放到椅子上。

    医生这才严肃的打量眼前的男人,看他衣着华贵,气质不凡,沉稳的五官好像在财经杂志上见过。

    活了几十年的医生深谙社会之道,这样的男人他可惹不起。

    而慕少凌没来过急诊,更很少来医院,根本不知道还要排队这一说法。一贯看病,都是直接安排医生。

    急诊室其他人看到慕少凌那种“凶神恶煞”的模样,也不敢跟他呛声了。

    医生无奈的对护士说:“小吴,你先给这位小姐量量体温。”

    护士拿起温度计,想要扒开阮白的衣服,给她量温度。

    谁想,护士还没碰到阮白的衣服,温度计已经被慕少凌夺了过去:“我来。”

    他不喜欢阮白被其他人碰,就算是女人也不行。

    占有欲极强的慕少凌,体贴的为阮白弄好温度计。

    阮白外面裹着厚厚的羽绒服,可慕少凌依然怕她冷,他又把自己的风衣给脱了下来,给她披在了身上。

    慕少凌对阮白体贴入微的照顾,看得年轻的护士一脸艳羡,心里不由得慨叹起来,还是帅的男人最有责任心啊!

    那些丑的,都在出轨。

    早先,她在网上看到一个有趣的调查,越是长得帅的男人,出轨率越低;那些长得歪瓜裂枣的,表面看着老实,反倒出轨率更高。

    看看现在娱乐圈的那些明星就知道,影帝梁xx,知名演员兼导演吴xx,超人气偶像x尊等等,他们不但颜值超高,而且都对自己的老婆长情又专一,绝对的爱情楷模。

    反观那些长得丑的明星,凭借极x挑战出名的王x,有性感貌美的老婆,依然出去嫖的导演王xx别看这些明星颜值不怎么样,但毫无例外的都出轨了。

    所以,看到眼前的大帅哥这么贴心的

    照顾自己的女朋友,简直把女人当成宝贝一样,更让小护士坚定以后自己要找个帅男票的决心。

    只是,大帅哥的女朋友好像很任性啊,她不但对他的示好不领情,甚至躲避他的碰触,这让正义感爆棚的小护士不禁为慕少凌在心里鸣不平,甚至衍生出另一个疑问,为什么这些大帅哥,总有一个坏脾气的女朋友?

    正当护士想着这些问题的时候,慕少凌充满冷戾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三十九度九,居然烧的这么严重!医生,给她输液。”

    医生给阮白开了输液药品,小护士很利落的配好瓶液,将阮白的袖子挽起,消毒药棉在她手背上擦了擦。

    小护士刚想将针头插入阮白的手背,却不想,阮白看到那尖细的针头,整个人仿佛陷入了一场噩梦一般颤抖

    护士惊愕的看着她,以为她害怕打针,轻柔的安慰道:“小姐,不疼的。”

    可是,阮白却像看到了什么吓人的东西,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阮白用力的挥开护士的手,力道之大,不管不顾的向外冲去。

    脚下不小心被什么东西给绊了一下,阮白的脚踝重重的崴了下,差点倒在地上,身后一双长臂,及时的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

    慕少凌生气的声音传到她耳廓:“阮白,不要闹了!”

    “我不要打针,放开我,放开”阮白激烈的挣扎着,哭了,可是却被慕少凌给禁锢的动弹不得。

    无奈,阮白只能用受伤的声音低泣着:“慕少凌,我不要打针,我不要”

    没有人知道,阮白对针的恐惧有多深,那简直是她的噩梦。

    李慧珍母女曾经经常变着法子的虐待她,挨打、挨骂、甚至罚跪这些,都是家常便饭。后来李慧珍怕阮利康发现女儿身上的伤痕,母女俩想出了一个恶毒的方法,就是用又长又尖的针,在她身上乱扎,惩罚她

    那时候她还不大,营养不良的身体力气也不大,怎么反抗得过李慧珍?

    一根根细针扎在自己的身上,那些密密匝匝几乎看不出来的小伤口,让她痛不欲生,偏偏针眼消失的快,她向爸爸告状都会被说成是无理取闹,不接受后妈的照顾,太能作。

    直到她读了寄宿高中,才摆脱那种可怕的状况,但也造成了她对尖针的害怕和阴影,一直持续到现在。

    众医护人员和其他看急诊的人群,面面相觑,搞不懂这女生为何这样惧怕打针。

    他们冷眼旁观,对脸色阴沉的几乎要刮暴风的慕少凌,却不敢多看一眼,三三两两的在一起窃窃私语。

    阮白的神色却几近崩溃,此时,她柔顺的头发凌乱一片。

    她的双手,更是使劲的掰开慕少凌握着自己腰的手:“求求你不要给我打针”

    慕少凌的耐心,几乎被阮白耗尽。

    他强制带她来到医生办公桌前,将她推到医生前面。

    因为气愤,男人的力度没有控制好,阮白猝不及防的撞到了桌子的边缘。

    疼的她当场直喘气。

    “阮白,不要胡闹。”

    事实上,慕少凌的忍耐力很有限。

    众目睽睽下,阮白无理由的胡闹,已经超越了他的忍受底线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