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307章慕少凌向来六亲不认

    深夜。

    张行安给宋北野打了个电话,问道:“你把李妮给放了?”

    “我哥亲自打电话让我放人,我能不放吗?不过你放心,我拍下了她的果照,如果你以后有什么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宋北野懒洋洋的说。

    “算了,以后再说。”张行安有些不悦的挂断了电话。

    在他的计划中,李妮算是一颗比较重要的棋子,是威胁阮白就范的工具。但是现在棋子没了,他失去了一道助力。

    而慕少凌又对家里公司步步紧逼,一副要将公司赶尽杀绝的强硬态度,弄得他烦不胜烦。

    刚挂了的手机,突兀的又响了起来。

    张行安看到来电显示,眉头紧皱,是父亲的电话。这时候他打电话过来,肯定没好事,准是来骂人的。

    原本张行安并不打算接,但手机一直在响,且有不接听便不罢休的态势。

    他只能硬着头皮接了:“喂,爸”

    “你这个混账,想要作孽到什么时候!”刚一接电话,张一德的怒骂声便穿透过来:“你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竟然跟少凌作对?你难道不知道,他那人在商场上向来六亲不认的吗?”

    “爸,你怎么老是骂我,明明错在他好吗。”张行安很是不耐烦的顶嘴。

    张一德被他的态度,气的心口疼:“之前我还在想,为什么公司会遭到打击?今天我去找少凌才知道原因,又是为了阮白那个女人张行安,你就不能长点心吗?为什么非要跟少凌争女人?”

    “爸,你这话就不对了,不是我跟他争女人,是他抢我的女人。我和阮白的婚姻是合法的,是受法律保护的,是慕少凌想从中插足,你要分清楚孰是孰非。”张行安愤愤不平。

    “儿子啊,不要跟他作对了行吗,你斗不过他。答应爸,跟阮白离婚吧,你还年轻,还会找到比她更漂亮的媳妇。既然慕少凌想要,就将那个女人给他吧。”

    张父在电话里重重的叹息:“难道,你真的要看着我二十多年辛苦创立的公司破产吗?”

    张一德坐在沙发上给张行安打着电话,接连的打击,让他一下子似乎苍老了十岁。

    范蓝也不停的唉声叹气。

    整个偌大的别墅,沉浸在一种死气沉沉的氛围中。

    张一德出神的看着墙壁上挂着的儿子的照片,那时候的他还小,从小就长得漂亮,虽然人极调皮、捣蛋,但终究还算是听他的话。可是现在,儿子长大了,翅膀硬了,他根本掌控不了。

    行安这样桀骜不驯又爱钻牛角尖的性格,早晚会害了他。

    “爸,我的事情你不用管了,我会处理好。家里公司我也会挽救,暂且先这样吧,我还有事,挂了。”张行安直接挂了电话。

    气的张一德心脏病差点犯了。

    他直接将怒气转移到范蓝身上:“瞧瞧你生的好儿子,从小到大,我给他收拾了多少烂摊子?这次更因为他,公司眼看都要倒闭了,要不是你溺爱他,他怎么会长歪成这个德性?”

    眼见张一德将所有的罪责推到自己身上,范蓝自然也气急,她指着他骂道:“张一德你有没有良心?我是溺爱儿子,你就没错了?要不是你”

    接下来,她的话便全是对丈夫的控诉和指责。

    范蓝像个泼妇一样,对着张一德又骂又扔东西,弄得张一德最后直接恼火的摔门而去,只留下范蓝,委屈的坐在地上,捶胸痛哭

    保姆尴尬的上前去扶。

    同一时间。

    一个胡子拉碴的青年,快速的在电脑上输入了几项指令,轻松的游走在网络边缘。

    “奇怪,我发布的帖子怎么全都没了?”他喃喃自语。

    快速的搜了一下自己之前为雇主发布的帖子,却什么都搜不到,无论是搜关键词,还是标题,要么显示无法链接到网络,出现一堆乱码,要么就是显示,根据部分法律法规或当地政策,您所搜索的内容不予显示。

    胡子拉碴的青年,就是之前为张行安发布帖子的始作俑者,本名曹固,全职网络写手。

    他之前攻读计算机,在这方面颇有些心得,也称的上电脑骇客。曹固有时候会入侵警察局的内网,好几次都有惊无险,最后全身而退,这样的人轻易不会被查出来。

    因此,张行安才放心的将任务交给他。

    可是现在,曹固发现,他为雇主发布的那些帖子,全都消失不见了,这让他头一次觉得心慌。

    现在,他的右眼皮一直狂跳,似乎有一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

    曹固根本不信那个邪。于是,他打开之前编写好的帖子,重新整理了一下,准备在某涯再次发表。可没想到,无论他怎么都发表不上去,甚至连自己弄好的程序保护介入都不行。

    这让曹固出了一身冷汗,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正当他心神不宁的时候,张行安的电话来了。

    那头,张行安气急败坏的问:“你怎么回事?我让你弄的帖子怎么全没了?当初你信誓旦旦的对我保证,说你除了是网络写手,还是一名技术不错的骇客,我这才放心将任务交给你。没想到才这么几天而已,你发表的东西已经无迹可寻,曹固,你实在太让我失望!”

    曹固脸色发白。

    他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这样,完全脱离了他的掌控。

    “张哥你先别急,我会想办法”

    正当他说话的时候,突然房门被猛地踹开,惊的曹固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

    “你们是谁?想干什么,擅闯民宅是不是?”他眼睁睁的看着,几个穿着警察制服的男女闯了进来,手持短枪对准了他。

    “警察,不许动!”

    曹固立即双手高高举起,简直要吓尿了。

    其中一个男警对他亮示了警察证,冷声说:“经查证,你涉嫌网络犯罪,请跟我们到警局走一趟。”

    “”

    嘟嘟嘟,曹固这边的电话,突然显示了忙音,随即,便被人给掐掉了!

    张行安的心,猛地一沉。

    他狠狠的碾熄了差点烧到手指的香烟,桃花眸衍生一股黑色的寒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