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343章妈妈,爸爸没有欺负你吧?

    夜晚回去的时候,慕少凌直接驱车,带阮白回到了慕家老宅。

    阮白一开始的时候并不同意,因为最近自己的负面新闻过多,慕老爷子跟张娅莉对自己现在格外抵触,肯定不愿意见到她。

    但慕少凌执意将她给带了回来。

    他要向慕家所有人宣布,阮白是他的女人,将来会是慕家名正言顺的慕夫人。

    阮白拗不过他,只能跟着他回到了老宅。

    她忐忑的跟在慕少凌身后,唯恐碰到张娅莉或者慕老爷子,更怕受到羞辱。

    幸好时处三更半夜,所有人都进入了酣睡的梦乡,没有人发现,她很顺利的便进了慕家老宅。

    阮白先去了湛湛和软软的房间。

    因为两个孩子年龄尚幼,且软软比较胆小的缘故,她和哥哥暂时还没有分房。孩子们睡在同一个卧室,看到两个天使般可爱的宝宝,正睡的香甜,阮白在他们额头留下轻柔一吻。

    接着,阮白去浴室冲了个热水澡,疲惫僵冷的身体舒缓了许多。

    她围着宽大的浴巾出来的时候,同样洗漱完毕的慕少凌,直接将她给抱到了自己的主卧。

    “你们这儿应该有客房,我今天在客房休息吧,或者跟湛湛和软软睡一个房间”阮白有些不安,毕竟这栋老宅里住着慕老爷子,自己不能太随便。

    所以,阮白觉得,自己还是睡在客房合适。

    尽管慕家人都知道他们的亲密关系,但两个人毕竟还没有结婚,她就这样大刺刺的住在他家里,相信本就对她不喜的慕家人,对她意见会更大了。

    “你今晚就住这里!”慕少凌霸道的掐住她的细腰:“有我在,怕什么?”

    “可是,我”阮白内心还是有些忐忑。

    “难道你不相信我会将一切处理好?你是我孩子的母亲,很快便会成为我的妻子,你要试着适应慕家人。不过你不用担心,等我们结婚后,我们不在老宅住。”慕少凌点了点阮白的脸颊。

    说实话,若不是因为两个孩子常住在老宅,他自己早就不在这里住了。

    这里的空气实在太压抑。

    蔡秀芬跟自己的母亲每天斗来斗去,长年累月都在无休止的争吵,弄得老宅乌烟瘴气。

    听到慕少凌的话,阮白这才暗暗的松了口气

    如果他们结婚后一起住在老宅,阮白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面对尖酸刻薄的张娅莉。

    那不是别的女人,那是慕少凌的亲生母亲。

    如果她跟张娅莉闹得很僵,到时候为难的还是他。

    “阮白,我们是要在一起一辈子的,慕家也只有我妈难搞定一些,我爷爷看起来严厉,其实他人挺好说话的,至于蔡秀芬,你可以对她视若无睹。睿程你也见过了,他是很欢迎你这个嫂子的。所以,你不要见了慕家人就胆怯,嗯?”慕少凌揶揄淡笑。

    阮白坚定的点点头:“我知道了,我会放宽心态来面对你的家人。”

    慕少凌抱着阮白躺下。

    他将她搂入怀中,柔软的女性娇躯,和男人阳刚的躯体相贴,契合的天衣无缝。

    慕少凌轻抚阮白的黑发,低声提醒她道:“后天是李慧珍和阮美美开庭宣判的日子”

    阮白骤然想起这件事。

    最近因为一连串事件的发生,她又因为工作忙的昏天暗地,差点都忘了那对恶毒的母女将自己的父亲逼死的事情了,真是罪过!

    “我会亲自出庭,看着她们受到应有的惩罚”阮白眼前此刻浮现的,是父亲被她们刺激的喘不过气,浑身抽搐,直至咽气的场面。

    阮白胸腔中的恨意,如同溃堤般泛滥成灾。

    翌日。

    因为心里有事,阮白晚上睡的并不安稳,直到快天亮了,她才沉沉睡去。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慕少凌已不在身边。

    两个漂亮的小家伙趴在床头,睁着两双机灵的大眼睛,盯着熟睡的阮白。

    软软小手捅了捅慕湛白,惊喜而小声的说:“哥哥,原来爸爸没有骗我们,妈妈真的来老宅看我们了。只是妈妈为什么现在还没起床呢?难道妈妈也喜欢赖床吗?”

    慕湛白竖起了食指,对着妹妹做了个“嘘”的动作:“估计妈妈工作太累了,她需要好好的休息,我们两个不要打扰她,让她多睡一会儿。”

    他的话刚落,便看到阮白手指动了动,悄然的睁开了眼睛。

    入目的是双胞胎可爱的笑脸,这让阮白猛然一惊,恍惚记起,她现在身处在慕家老宅。

    “湛湛,软软,现在几点了?”阮白找了一圈都没找到手机,只能硬着头皮问两个孩子时间。

    软软褪下了雪地靴,爬到了阮白的被子上。

    她睁着一双水雾迷蒙的圆眼睛望着阮白,小声的咕哝着:“妈妈,现在都已经早上九点了呢,外面下了好大好大的雪,我和哥哥在外面打雪仗打了一圈回来,妈妈还在睡懒觉哦,爸爸说软软和哥哥已经长大了,不能睡懒觉,可是他却允许妈妈睡懒觉,爸爸真偏心”

    “宝贝,妈妈昨晚有些累了,没注意到时间”阮白觉得羞窘。

    在孩子们面前,她真是丢人了!

    “妈妈,你的眼睛看起来肿肿的,爸爸没有欺负你吧?”小男子汉慕湛白担忧的问道。

    他对自己的爸爸总是不放心,总担心他欺负柔弱的妈妈,毕竟爸爸脾气那么不好。

    阮白愣愣的望着梳妆镜中的自己,果然,因为昨晚没休息好的缘故,她的眼睛有些浮肿,黑眼圈看起来蛮严重的。

    可能是因为慕少凌昨晚提到,李慧珍母女要开庭的事情,想到她们的恶行,还有父亲枉死的眼神,过往的一幕幕像是幻灯片一样,不停的在她脑海里回放,弄得她憔悴不堪。

    但是,当着两个天真懵懂的孩子的面,阮白却什么都不能说,只能安抚性的摸了摸他们两个的小脑袋

    阮白化了个淡淡的妆,用遮瑕膏遮住了黑眼圈,在略显苍白的脸上抹了些腮红,脸色这才有了一丝红润。

    两个宝宝坐在床头,好奇的托着腮,望着妈妈变魔术一样,在脸上涂涂抹抹一番。

    妈妈的手好像会变魔法一般,经过她魔手的妆扮,她原本就很好看的脸蛋,变得更加迷人了。

    阮白刚刚梳妆好,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湛湛打开了门,一个中年女佣礼貌的对阮白说:“阮小姐早上好,少爷吩咐,带您和小少爷小小姐去楼下餐厅用餐”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