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此情惟你独钟

第379章 倒要看看,她到底想做什么?

    当然,慕少凌自己的家人更不曾给过他红包。

    小时候也没有。

    爷爷向来对他严厉苛刻,蔡秀芬对他充满敌意,亲生母亲更别说了,她除了向自己要钱还是要钱。

    如今,慕少凌手里捏着阮老爷子送给自己的红包,心生无数感慨。

    虽然红包很轻,但是他却觉得沉重,压得他的手腕都几乎都有些微颤。

    慕少凌不想收年迈苍苍的老人的钱。

    但这红包,意义不同。

    他必须收下。

    “少凌,既然是爷爷给你的,你就收下吧,不然爷爷不会让你走的,在我们老家,的确有这个规矩。”阮白挽着他的胳膊,温声说道。

    她了解自己的爷爷有多固执。

    如果少凌不收这个红包,今天就别想走出这个家门了。

    “谢谢爷爷。”慕少凌只觉得嗓子干哑,心里涌出一道难言的暖流。

    “爸爸,我们也有红包哦,而且还是双份的呢,是外曾祖父和漂亮的姑姥姥给的。”

    两个小家伙摘下自己的小书包,在里面翻找着什么。

    不一会儿,两个宝贝分别从自己的小书包里,拿出了两份红包,得意的向慕少凌和阮白炫耀着。

    这是昨晚他们快要睡觉的时候,温和可亲的姑姥姥特意送给他们的见面礼。

    两个小家伙从小收红包收习惯了,当时又急着睡觉,倒是忘了告诉爸爸妈妈这一件事。

    今天看到爸爸收到了红包,两个娃娃自然也不甘示弱的拿出自己的红包,想要显摆一番。

    慕少凌瞥了一眼只及自己腿部的双胞胎,目光威严:“学会藏红包了,嗯?”

    双胞胎被爸爸冷冽的目光吓了一跳,慌忙的躲到了妈妈阮白的身后。

    湛湛有些愧疚的垂下了自己的小脑袋,而小软软则叽里咕噜的为自己辩解道:“爸爸,人家哪有藏嘛?昨天太晚我和哥哥睡着了,忘记告诉爸爸妈妈了,对不起嘛……”

    阮老爷子看俩孩子被慕少凌吓坏了的样子,简直不要太心疼!

    他安慰性的抚摸了下两个宝宝的脑袋瓜,略有些责备的说了慕少凌一句:“红包是我硬塞给孩子的,你不要吓唬他们。”

    老人家非常疼爱这对双胞胎。

    阮白无奈的说:“爷爷,您不要太惯着他们了。我们先走了,等有时间了再来看您,您一定要保重身体,姑姑,我们走了……”

    阮白跟阮老爷子和姑姑道别以后,一家人便驱车离开了。

    阮老爷子拄着拐杖,一直站在别墅小区门口,愣楞的望着他们离开的方向,久久不曾言语。

    直到,阮漫微搀起老爷子的胳膊,劝着他道:“爸,外边天凉,我扶你进去休息吧,别感冒了。”

    阮老爷子被女儿搀扶着,颤巍巍的向小区走,他有些担忧的说:“微微啊,你说,我给外孙女婿包那个红包,他会不会嫌少?毕竟人家那么有钱。”

    阮漫微好奇的问:“爸,你给他包了多少?”

    阮老爷子回答:“八百,这个数字吉利!”

    “爸,可以了。在咱们老家,老人给孙女婿包个八百的红包都算不少了,重要的是心意。再说,你那外孙女婿人家根本就不差这个钱,收的也是您的心意。”

    事实上,这八百块钱的红包掉到地上,估计慕少凌都懒得弯腰去捡,因为他捡钱的那个功夫,挣的可能都抵得上这上百倍。

    但这红包意义上是老人对他这个孙女婿的祝福与肯定,他觉得沉甸甸还来不及。

    “我们家小白是个有福的,这孙女婿人品没得说,但豪门媳妇不好当啊!像你吧,当初我就说不要嫁给日本那个富家子弟,可你偏偏不听,现在,唉……”

    提到自己这个唯一的闺女,想到她不幸的婚姻,阮老爷子便一脸的黯然,脸颊的皱纹,似乎褶的更深了。

    阮漫微白皙的脸上涌过一丝难言的伤痛,但仅持续几秒,很快的便被她完美的掩藏在眼底:“爸,我是我,小白是小白,我的婚姻不幸,不代表她不会得不到幸福。我看少凌人不错,他肯定会好好待小白的,这个你就别操心了。各人有各人的命,小白在他的庇护下,肯定会生活的很好。”

    “但愿……”阮老爷子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老人佝偻的背,在松懈下来以后,似乎变得更弯了一些。

    ……

    转眼,便到了周一。

    上班的时候,阮白特别的忙,因为t集团和vivi集团合作的项目,年后要开工,他们小组一行人顶着严寒,去实地勘察需要改造的建筑工程。

    等一行人回来,已经接近下午两点,阮白争分夺秒的做实地考察报告的ppt。

    正当她的ppt刚做一半的时候,徐蕾进来了。

    部长徐蕾敲了敲阮白的桌子,颐指气使的说道:“阮白,广告部现在人手急缺,你,跟我出来一趟,去广告部帮个忙。”

    阮白突然被徐蕾打断了工作,憋着一肚子气,但她好声好气的说道:“部长,我的工作还没有完成,况且,广告部那么多人,我记得好像比我们部门的人还多,怎么可能会缺人手?”

    徐蕾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阮白,望着她一身保守的穿着,唇角漾过一丝鄙夷。

    她不耐烦的说:“让你去你就去,身为你的上级,无论我下的什么命令,你都得接受。何况,只是让你去广告部帮个小忙怎么了?今天拍摄广告的可是大明星林宁,公司多少员工眼巴巴的想凑过去帮忙,可人家却亲自点名要你。告诉你啊,林小姐的后台硬的一个手指头都能捏死你。快去吧,否则,惹怒了林小姐,可别怪我保不了你!”

    说完,部长便扭着纤腰,踩着高跟鞋,摇曳生姿的离开了。

    阮白听到林宁亲自点名要自己过去的时候,其实,她的脸色就已经变了。

    周小素将手里的笔一摔,为阮白叫屈:“有病吧她,咱们部门那么多员工,为什么偏偏要你过去?还有那个林宁,她也真够摆谱的,难道广告部那么多员工都伺候不了她?竟然还亲自点名要你过去?这千金架子摆的够高的啊!小白,你就不过去,看她能把你怎么样!”

    阮白略有沉思的说道:“算了,我倒要去看看,那个林宁到底想搞什么鬼。”

    上次在蓝尊,波斯猫莫名其妙的伤人事件,尽管没有直接证据证明跟林宁有关,但女人的直觉,却让她怀疑幕后主使者是林宁。

    这次她要去看看,那个女人亲自点名要自己过去,到底想要做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