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7章奇怪的李宗

    阮白出去了。

    慕少凌倏然搁下手上的图纸,起身离开办公位置,走向酒柜,拿出一只杯子,倒了半杯酒,皱着眉,仰头喝尽。

    该死的欲念!

    阮白离开公司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还好有最后一班地铁可以让她坐到家。

    到家以后,她先简短的回复李宗的微信。

    发完微信,她找出行李箱,开始收拾明天出差需要带的东西。

    这时,手机响了。

    来电显示是李宗。

    “还没睡?不是让你早点休息别打过来了。”阮白接起电话,关心的说道。

    “还没忙完,拎着东西回酒店房间加班。”李宗说完,又问她:“刚看了你发的微信,你怎么也出差?跟谁一起?”

    “还不知道具体都跟谁一起,明天早上等消息。”阮白说道。

    “如果有男同事同行,记得离他们远些。”李宗叮嘱道,“毕竟才在一起工作,你还不够了解他们的为人。”

    “嗯,我知道。”阮白回答,紧接着就听那边突然一阵“咚咚咚”声,像是敲门的声响。

    与其说敲门,不如说,那声音是有人砸门!

    “怎么回事?”阮白紧张的问他。

    “没,没事。”李宗突然有些结巴,而后又很快的说道:“先不说了,我看看外面怎么回事,再告诉你。”

    阮白还来不及叮嘱他在外地小心一些,那边已经挂断。

    低头看着行李箱,再看着手里已经通话结束的手机,阮白担心,担心李宗在人生地不熟的外省,遇到什么事。

    一夜无事。

    次日。

    阮白一大早接到同事的来电。

    她在小区门口等同事,顶着一张疲倦的面容,昨晚她等李宗报平安的电话等到凌晨,但没等到。

    打过去,手机却关机了。

    十几分钟后,一辆黑色宾利停靠过来,车上下来一男一女。

    自我介绍一番,同事之间算是认识了。

    三人重新上车。

    去出差城市的路程开车需要七个小时,因为到了那边需要用车,为了方便,上级安排这位男同事驾驶公司的一辆宾利过去。

    阮白一路上跟同事聊天,倒也融洽,欢声笑语。

    抵达h市,是下午。

    入住酒店的时候,女同事小素跟阮白说:“我们先回各自房间,换个衣服休息一下,晚饭的时候再联系。”

    “好的。”阮白点头道。

    阮白推着不大的行李箱上楼,进入房间,洗个了澡,换上睡衣,再把工作需要穿的衣服拿出来,熨烫好。

    挂着,备用。

    整理完一切,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下午四点整了。

    从昨晚到现在李宗都没有给她来过电话,甚至消息都没有一条。

    这会儿终于闲下来,她就给李宗打电话。

    那边开机了。

    响了几声,却没人接听。

    阮白更加担心,再打,提示被对方挂断。

    “sorry,在忙,不方便接电话,忙完联系你。”李宗很快的发来这样一条微信。

    阮白低头回复:“好,你忙。”

    这样看来,他那边平安,没事。昨夜砸他房门的人,可能只是酒店里走错房间的醉汉吧。

    回复完,阮白放下手机,想去干别的。

    可是,刚一转身,手机又震动。

    才转身的她,又转过身来,拿起手机查看消息。

    是一条微信消息,乱七八糟的这样一句话:“哈哈哈哈猜对我纤维球了开发好了场地费威锋网”

    发来消息的人,正是说“在忙”的李宗。

    阮白皱眉。

    “?”她发过去一个问号。

    李宗隔了大概一分钟多,才回复道:“在画图,手肘不小心压到屏幕。”所以才打出这段乱糟糟的字。

    阮白对此没有多想。

    “嘟嘟嘟”

    房间的门铃被人按响。

    “是谁?”在陌生城市陌生的地方,阮白很谨慎。

    外面传来一道中年男人的声音:“阮小姐,我是慕总的特助董子俊,恐怕需要您开一下门。”

    最得慕少凌信任的特助董子俊,鼎鼎大名,t集团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阮白虽然是新来的,却也知道。

    她开门。

    “你好。”阮白打招呼的两个字才说出口,就低头看到,门口还站着两个小豆丁。

    一个男宝宝,一个女宝宝,生得明眸皓齿,粉雕玉琢。

    董子俊西装笔挺的站着,无奈说道:“这是慕总的两个孩子,他们的爸爸公事缠身,无暇照顾,所以”

    阮白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倒不讨厌替人照顾宝宝,只是,感觉很奇怪,她是来工作的,不是来做保姆的。

    排斥照顾宝宝的另一个最主要的原因,是她害怕,害怕自己通过其他宝宝,会无间断的想起自己的宝宝。

    “我,我会很听话。”女宝宝软软糯糯的说道。

    女宝宝仰头看阮白,眨巴着天真幽黑的眼瞳。

    “哥哥——”小女宝见到哥哥小男宝不说话,生气的噘嘴,扯了扯哥哥的衬衫衣角,试图让哥哥也说句话。

    阮白又看向小男宝。

    长得明显比妹妹高一些的哥哥虽然一副冷漠脸,却疼妹妹,抬头对门里的阮白说道:“我也会很听你话。”

    董子俊看了一眼手表,说道:“两个孩子就先麻烦阮小姐了,我还有事,先走一步。”

    阮白没有拒绝的机会。

    董子俊先一步离开,阮白低头看着两个小家伙,说道:“你们两个,可以进来啦。”

    妹妹伸出小短手去拉哥哥的手,一起走进房间。

    “你们,要喝点什么?”阮白不知道怎么跟小孩子相处,尤其,还是身份非同寻常的两个小孩子。

    “牛奶。”女宝宝规矩地坐在沙发上,说道。

    阮白赶紧去找牛奶,酒店房间的牛奶标价昂贵,超市里卖3.5元的,这里却要89元。

    对着标价吸了一口气,阮白打开,找了两个杯子分别给两个小宝贝每人倒了一杯。

    高冷的哥哥一口都没喝。

    妹妹坐在沙发上晃着小短腿喝掉半杯,喝完,还不浪费地舔了舔小嘴边上的奶糊糊

    阮白尴尬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沙发上的两个小不点,没话找话,问:“你们是双胞胎吗?”

    “当然。”高冷的哥哥说道,说完还不忘瞥问话的阮白一眼,小家伙眼神里透着对阮白的鄙视。

    白痴,我跟妹妹长得这么像,一看就是双胞胎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