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14章阮白的脸颊瞬间涨红

    “我不知道这是谁送来的。”阮白又重复一次。

    她不想看到李宗受伤的眼神,也不想让自己的人生再有什么污点。

    可李宗的眼神,却分明是发火的在说:“你不知道是谁送来的?开什么玩笑,你当我是傻子吗阮白,才回国不到一个星期而已,你身边就有了其他男人,若是正当关系,哪个男人会大手笔的送空运而来的鲜花?”

    阮白受不了李宗这样对她进行眼神攻击。

    她行得正,坐得直。

    这束花她的确不知道是谁送来的。

    “我去上班。”最后,阮白只是语气淡淡的对李宗这样说,转身直接将鲜花丢弃在旁边的垃圾桶里,看都不再看一眼。

    李宗望着阮白从容走向街对面的身影,不知不觉,攥紧了拳。

    她走向地铁站的方向,直到消失。

    李宗仍旧站在街头,心底有一口气难消,转身他咬牙切齿的一拳砸在路边的路灯柱子上,击碎了骨头一样的疼痛,却不能让他冷静。

    看来,只有娶了她,自己才会有安全感。

    公司。

    阮白做什么都不能集中精神,来上班坐地铁的这一路上,她想了很多。

    现在她有了一个怀疑的人物。

    但太荒谬了。

    在h市的时候,慕少凌深夜曾打过她的手机,这说明,慕少凌身为大老板,是有准确的途径能查到她的手机和住址的。

    老板想要掌握手下员工的全面信息,轻而易举。

    阮白正失神着,手机就响了。

    叮一声,是微信消息。

    “对不起,是我太冲动。”

    “我太怕失去你。”

    “别生气,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谈谈。”

    李宗连续发了很多条消息过来。

    阮白一开始都没回复。

    任谁都不喜欢被另一半无端怀疑。

    中午。

    李妮在员工餐厅端着餐盒过来,对阮白说:“我哥让我帮他哄哄你,说他吃了个大醋,惹你生气了。”

    阮白低头吃饭,不说话。

    “我说,阮白你不要折磨我哥了。”李妮忍不住笑,“他多在乎你啊,吃醋也是爱你的表现,你不知道我哥多喜欢你!我觉得你在我哥心目中的地位,比我和我爸妈都高,你就是他的心头肉,掌心宝呢。”

    阮白想了想,气消了一半。

    其实换位思考,如果有女生私下送李宗礼物,被她撞到,她可能也会失控的猜来猜去

    下午。

    设计部部长的办公室门一直开着。

    阮白来回倒水喝,时常经过。

    “谁上去送一下东西?”部长头也不抬的问道。

    “我去吧。”又一次路过的阮白,眼睛闪烁的说道。

    同事们都感激的看她。

    大家手里都有事情在忙,阮白能帮大家解决一些杂事,是再好不过了。

    这次,又是有东西要送去给总裁办公室。

    阮白等的就是这样的一个机会。

    来到顶层。

    再进入总裁办公室。

    阮白将图纸放下,却没走。

    “你还有什么事。”慕少凌头也不抬,叫人看不到神色,修长好看的男性手指移动在办公桌上铺开的偌大图纸上。

    工作中的男人,严肃认真。

    “谢谢慕总。”阮白试探一句。

    试探完,心跳不可控制的加速。

    阮白你真是找死,如果怀疑错了人,转移话题必然会是一件尴尬的事!

    不料,慕少凌按在图纸上的双手忽然顿住,抬头看她,眼神霸道,“能准确找到投喂过你的主人,不错,你没我想象的那么蠢。”

    “”阮白无语。

    她哪里蠢了。

    “主人”又是什么东西。

    投喂这种词用在她这样一个大活人身上

    当然总裁的这些用词都不重要。

    阮白问道:“我不知道慕总为什么这样做。”

    “你照顾了湛湛和软软,不是轻松的差事。”慕少凌说的理所当然,“醉酒后睡了你的床,我很抱歉,如果不是我,你也不会生病。”

    阮白一愣。

    在h市,她生病后跟慕少凌甚至都没有接触超过五分钟,他是怎么发现她生病了。

    “谢谢。”阮白有些窘迫的站在原地,为避免其他困扰,她还道:“那些‘犒劳’已经够了,慕总千万不要再送什么。为慕总分担一些事情是我们做员工的应该做的。”

    她的话,疏离又陌生。

    慕少凌突然笑了一声,只是一声,男人表情深沉,仿佛天之骄子一般抬了抬眉道:“是谁给你的自信,认为我还会送东西给你。”

    阮白的脸颊瞬间涨红!

    她只是担心老板大人心血来潮还会送东西,到时候她跟李宗就彻底解释不清了。

    “没事我先下去了。”阮白礼貌点了下头,转身。

    一副落荒而逃的样子。

    “站住。”身后,蓦地响起男人的声音。

    阮白心惊的站住。

    “你说为我分担一些事情,是你们做员工的应该做的?”慕少凌的声线一贯低沉,叫人听不出任何情绪。

    阮白慌了。

    但也点了下头。

    慕少凌伸手指向实木茶几上放着的几本书,还有卡通图纸,命令道:“留下来,给我的两个小孩包书皮。”

    “包书皮?”阮白看过去,

    “包的时候最好安静一些,别打扰到我工作。”慕少凌说完,重新全神贯注,蹙起眉头投入到工作当中。

    阮白不得不走向茶几那边。

    包书皮这种事,她很多年都没做过了

    一共四本书,其中两本上面写着慕软软的名字,另外两本上面写着慕湛白的名字

    阮白凭着小学初中时的记忆,开始裁纸,然后往书面上包,但是,包着包着她发现,太多年不做,手生了。

    恐怕有浪费掉一张卡通彩纸的危险

    “我”

    阮白清楚记得老板说过不准打扰他工作,可是,她真的有事。

    慕少凌抬眸,看她。

    阮白抬起小脸,对视上男人深邃的视线,很快又低下头,说:“卡通纸被我弄坏了一张,不够了”

    她朝他说话的声音轻缓、柔软,看都不敢看他,害怕胆小的样子惹得男人心口到小腹连着发麻。

    慕少凌的声音是低哑的:“没关系,我这还有。”

    还有!

    阮白松了口气,过去拿。

    没用男人指引,阮白一眼就看到了搁在办公桌底下的一摞卡通纸,都是董子俊买回来为挑剔的软软和湛湛准备的。

    阮白蹲下挑选起来,一张海绵宝宝的彩纸进入她的视线。

    她那近乎完美的曲线被裙子包裹着,保守又不失诱惑,既纯又欲,直叫伫立在窗旁阴影里的男人眸底发烫,一把火彻底把男人的理智烧掉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