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24章我嫌你手脏!

    阮白打给李宗。

    可是李宗的手机一样也提示说:“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

    阮白突然的心绪不宁。

    别是出了什么事。

    她又打给李妮。

    李妮很快就接了,问:“宝贝你怎么啦?”

    阮白把事情对她说了一遍。

    李妮却说:“我妈可能临时被人叫去打麻将了吧?你不知道,我妈打麻将的时候手机放在包里是听不到的,至于我哥,估计在忙。”

    李妮这样一说,阮白就没再多想。

    搁下手机,阮白走去浴室里洗澡,洗完了澡,整个人都精神了一些,擦着头发,她看到客厅茶几上的手机在响。

    来电人,李宗。

    “喂。”阮白立刻接了。

    手机那端的李宗是沉默的,良久,他像是忍耐下了什么,冷冷的问:“阮白,你背着我,都见过哪些男人?”

    “我我背着你见过哪些男人?”冷不丁的,阮白根本不明白李宗什么意思。

    李宗蓦地拔高了音量,嗓子嘶哑:“你到现在还在跟我装无辜!阮白,我突然觉得我看不透你了,你告诉我,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

    阮白原本拿着手机的手,变成紧攥手机。

    李宗的言辞依旧激烈,为自己鸣不平:“你告诉我,我到底算是你的什么?你玩够了以后的归宿?倒霉的接盘侠?传说中脑袋上发绿光的老实人?”

    李宗怒极的声音就像冰刀,穿透手机,狠狠扎在阮白的耳朵里。

    “你先冷静下来,我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阮白皱着眉,脸色不好。

    李宗冷笑,也可以说是嘲笑:“误会?不存在误会!事到如今,我只恨我太傻,一直以来无条件的信任你,我恨我在国外时没有相信阮美美的话!小白,阮美美没有说谎对不对?背地里,你在国外读书时有跟男人滥/交过。”

    李宗最后一句说的是陈述句,不是疑问句。

    被即将携手走入婚姻殿堂的另一半污蔑个人作风有问题,是什么感受?

    阮白气得手直发抖。

    不等她开口,李宗又恶狠狠的说,“以前在国外,我约你的时候你总说你在打工,其实都是骗我的对不对?现在想想,疑点真是多到数不清!如果真像你说的,你一天兼职打好几份工,我怎么会从来没在你脸上看到过黑眼圈?”

    “所以呢,你认为我说我在打工是谎话,那我到底去干什么了。”阮白的眉头更加深的皱起。

    李宗压低声音:“到底干了什么,还用我挑明了说吗?”

    “你说,我想听听。”阮白说道。

    “这是你逼我的,那我就说。”李宗把阮美美四年前告诉过他但他当时没信的话,一五一十说了出来:“那五年里,你一共有六个男人,其中四个是有家室的!他们养你,供你读书,教你语言,甚至你为他们,打过胎?”

    这一分钟,这一秒钟,阮白觉得自己的心房彻底荒芜成了废墟。

    她低头看着手指上的订婚钻戒,眼底隐隐地有生出热泪来。

    订婚还未满一个星期,未婚夫就在电话里声声彻骨的质问她。

    一个女人的名节有多重要,是个人恐怕都知道,无凭无据,只凭阮美美造谣的一张嘴,就给她安了一系列的罪名

    这来自于未婚夫的不信任的行为,伤害程度,等于直接背叛。

    李宗还在继续说,继续质问,质问她小区里的那个男人是谁,这一点你也不能抵赖,你们小区一个姓杜的大妈说亲眼看见了!

    阮白了无声息的按了挂断键,一个字都不想再听。

    手机又响。

    阮白任由它响。

    不接。

    不想哭,也没有悲伤的无以复加,只是累,很累。

    她抱膝坐在沙发上,埋起了头,一个人时甘当鸵鸟,抱着自己给自己取暖。

    李宗五年前出现在她眼前,像极了阴天里厚厚云彩下那一抹光亮,不真切,但又确实有,让她以为真的要天晴了。

    那抹光亮诱惑着她,诱惑着她出去,站在乌云底下。

    那抹光亮跟她保证,告诉她:“你信任我,站在这里等待太阳,等待天晴,我会让你周围的天空晴朗起来。”

    她痴痴傻傻的望着那抹光亮,等待天晴。

    可是!

    突然天更加阴了,暴雨骤降!

    全世界仿佛只有她是不幸的,傻傻的,被淋成了落汤鸡,被淋的浑身冰凉

    蜷缩在沙发上的时间久了,她睡了过去。

    胃疼的忍受不了才醒过来。

    从早上起床到现在,阮白一粒米都未进。

    穿了衣服,拿了钥匙和钱包出门,出去简单的吃了午饭。午饭过后,她又不想回家,突然就想在这熟悉又陌生的城市里走一走。

    走一走,也许心情会好一些,会看开一些。

    才刷卡进入乘地铁的通道,阮白的手就忽然被人从后拉住。

    阮白回头。

    “妹妹,真的是你!”阮美美扬起大方的笑脸,盯着阮白。

    “我恨我在国外时没有相信阮美美的话!”

    李宗的这句话,在阮白的脑海里狰狞的冒了出来。

    阮美美在李宗面前诋毁过自己,往自己头上安过莫须有的罪名这一点,她不做质疑,阮美美干的出来这种龌龊事。

    阮白抽出手:“放开,我嫌你手脏!”

    “我脏?”阮美美扬起嘴角,并不气,继续跟上前方快步的阮白。地铁门开,阮美美跟随挤了上去。

    地铁的门关上。

    阮美美站好,对阮白说:“妈让我叫你回家一起吃个饭。”

    阮白当做没听到。

    “阿姨,您鞋子踩我脚上了!”阮美美突然低头对座位上的一个大妈说。

    座位上坐的不是别人,正是这一站才上车,却抢到了座位的杜大妈。

    杜大妈有听到阮美美跟阮白一个妈,撤回了脚的同时,问阮美美:“孩子,多大啦?”

    “二十六。”阮美美其实并不想跟这种小市民大妈攀谈。

    但碍于地铁上都是人,不得不答。

    大妈撇嘴一笑,故作一脸羡慕的说:“长得可真年轻,看你也就三十七八岁,孩子都二十六了?”

    “你——”阮美美顿时黑了脸。

    周围的人,都忍不住发出笑声。

    阮美美的脸直接涨成了猪肝色!这种人多的地方,她又不好跟一个五十多岁的大妈斤斤计较!气出内伤!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