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50章轻碰了一下就动情到发抖的你

    阮白承认,有这个男人的守护,自己倍感安心。

    试问在这世上,又有哪个女人不想被一个优秀的男人守候?

    只是往往当你以为那个男人就是对的人的时候,最后还是会受伤,直到伤痕累累的时候才明白,爱轻易可甜的像蜜,也忽而可冷得如刀。

    这个男人最后留给她的是什么,她不知道,也赌不起。

    直到小区门口,阮白再没跟慕少凌说过一句话。

    转过身,阮白没有继续往小区里走,脱下西装外套,准备还给他。

    她不打算让慕少凌踏入这个小区,如果他知道她住在几栋几楼,会否又像以前一样,带着孩子突然找上门?

    出租房里一起同住的还有李妮。

    如果被李妮看到,难免产生不小的误会。

    在公司里有一个董子俊和周小素误会已经够叫她无法做人了,她不想私下生活中再多一个。

    况且她才跟李宗分手没多久,回头就被发现她被慕少凌送回家,李妮纵使再信任她,恐怕也会认为她水性杨花。

    “慕总慢走。”阮白头也不抬,把西装外套递还给他。

    慕少凌站在距离她半米远的地方,低头瞧着自己的那件西装外套,纯正黑色,被女人白皙的小手紧紧攥着。

    他没有接。

    夜色霓虹之下,男人点了根烟,抽了一口才看向她,沉声问道:“你究竟在怕什么?”

    阮白怕的,是他整个人,完美的外形,高贵的身份,举手投足间散发的矜贵气质,都叫她望而却步。

    “慕总又何必跟我过不去。”

    “何必?”闻听此话,慕少凌上前半步,站到她面前,在她稍微闪躲之时抬手轻捏住她的下颌,用拇指摩挲了下,开腔道:“我自有我跟你过不去的原因。”

    阮白对视着他晦涩不明的眼眸。

    过不去的原因,是什么?

    难道就是男人的通病“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等得到了,渐渐的也就失去了兴趣,大手一撒,你变得分文不值,也自由了?

    阮白微微别了下头,下巴脱离开男人修长有力的手指。

    慕少凌夹着香烟的那只手抬起,将烟搁在唇边,却始终没有接过自己那件西装外套的意思。

    阮白无奈,只能干巴巴的摊开来说:“还希望慕总高抬贵手,别跟我玩这种游戏,我想慕总身边也不缺女人,环肥燕瘦,要什么样的没有。”

    慕少凌朝她的方向吹出一口烟雾,眉峰硬朗:“继续说下去。”

    阮白逆着霓虹灯光而站,光的映射让她双眼里似璀璨,似泪花:“我这辈子不求大富大贵,只求安稳健康,所以,慕总的粗大腿,我不愿意抱,也没妄想过飞上枝头当凤凰。”

    “我想一定有很多女人日夜祈祷能抱住慕总的大腿,做人上人,一线女星,权贵之女,名媛千金,还不任慕总随便挑选”

    慕少凌视线深谙的望着眼前的小女人,表面上情绪平静无波,实则心里已经翻江倒海,这辈子,他甘愿跟随在哪个女人身后过?

    即便是亲生母亲,在他这里也从未有过这个待遇。

    可他慕少凌的纡尊降贵,她看不见。

    “我的大腿,你以为是谁想抱都能抱的?早前还被我第三条腿轻碰了一下就动情到发抖的你,现在倒立起了牌坊。”慕少凌面色冷酷,说出让她难堪至极的话。

    阮白惊愕的抬起头来,有霓虹遮盖,也难掩她脸上难堪的红

    “原地等我,不听话的代价,你可以发挥想象。”慕少凌说完,抽着烟接过她手上的男士西装外套,转身走了。

    只留阮白呆呆的站在原地。

    慕少凌的背影颀长挺拔,威慑力十足。

    她闭上眼睛,忍不住想,哪怕慕少凌长得跟隔壁高中的学长很像,他也绝对不是慕学长,慕学长温柔绅士,王子般迷人,而这个男人,毒舌,脾气差,叫人避之不及。

    两个有着巨大性格差异的男人,怎么可能是一个人!

    阮没专注的惆怅起来,没注意到路口开过来一辆奥迪q5。

    李宗愁眉不展的样子让副驾驶上的阮美美心情也极差,他打算将车开去附近一大型超市的收费停车场,这时,却听阮美美突然叫道:“停车!”

    李宗没看阮美美,不耐烦了一句:“道路不是你家门口,随便哪里都能停。”

    “我看到阮白了,停车!“阮美美视线从车外收回,瞪向李宗,赌气的说:“你的小心肝就在前面,你不停车?”

    果然,李宗一听到阮白这个名字,表情就变了变。

    阮美美失望至极,觉得肚子里这个孩子就是个笑话,大声朝他喊:“你不是给我脸色吗?怪我让你失去了你的小心肝?好,我这就替你去解释清楚,帮你挽回她!”

    不管李宗,阮美美说完,直接打开车门下了车。

    李宗准备叫她,但张张嘴,又什么都没说,只是皱眉打着方向盘,将车先开向了停车场。

    阮白看到阮美美的时候,很诧异。

    “你料不到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的这副表情,很有意思。“阮美美没有表情,直勾勾的盯着阮白,嘴唇微动:“打听到你住在哪里,简直易如反掌。你似乎忘了告诉周云云,我们姐妹之间真实的恶劣关系。”

    这次联络上后,周云云总会找阮白,也就知道了这个住址。

    李慧珍身为阮利康的二婚妻子,自然随丈夫回过丈夫的老家“罗家镇”,阮美美图新鲜,也跟去过几次。

    每次听说阮家回来人了,周云云都跑过去,打听阮白现在过得怎么样,一来二去,周云云跟阮美美也有些熟。

    在外人面前,阮美美收起坏的一面,表现的十分纯良,周云云没有防范。

    阮白想起自己白天听到的,关于阮美美怀了李宗孩子的事,没有愤怒,相反有的只是平静。

    “你和李宗什么时候结婚,记得通知我,我为你们终成眷属感到高兴。”阮白莫名觉得他们很配。

    “怎么?心里伤痕累累了,还在故作坚强?承认被我抢了男人你很心痛,我又不会笑话你!”阮美美的声音不大,却字字尖酸。

    阮白轻笑:“一双被我穿够了的鞋,我觉得脏了,坏了,扔到了垃圾桶里,谁捡走了关我什么事,扔都扔了,还心痛什么。”

    说完,阮白看到阮美美的脸色终于绷不住了——

    #########################################

    排序有问题

    #########################################

    继续点这里

    第51章爸爸,我和软软的妈妈还活着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