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109章爸爸,你去把小白阿姨求回来

    “晚点会去,他还没下班。”阮白正说着,一分钟的时间就已经到了,微波炉“叮”地一声停止了运转。

    慕少凌站在她身后,大抵一米远,想着她口中的那个“他”字。

    他,代表着另一个即将走进她生活的男人。

    阮白不敢胡思乱想,怕情绪会失控,只好逼迫自己认真的做这碗面。

    这是她在网上学来的做法。

    方才已经“叮”了一分钟,现在她撕开调料包,把调料放进碗里,然后用筷子搅拌面饼,搅散。

    再放到微波炉里,叮两分钟。

    两分钟到了,碗拿出来,打两个鸡蛋进去,不搅拌,直接塞进微波炉再叮一分钟。

    慕少凌在身后看到这一切,忽然有了一种奇妙的错觉,新婚妻子,在给即使很忙,中午也要回家一趟的老公在做吃的。

    很用心的在做。

    不是敷衍的以传统的煮面和泡面的方式。

    阮白一心都在方便面上,一分钟又到了,她取出碗,用筷子夹了一下旁边的面条,轻轻覆盖在之前打的鸡蛋上。

    覆盖完毕,最后一次放入微波炉。

    这次设定的时间依旧是一分钟。

    耐心的等着,一分钟到了的时候,她却感觉到身后的男人站得很近,不知道为什么就由心生出一股不自在。

    关掉微波炉,拿出碗的时候,她手上垫着的东西因为手抖而掉落,手指碰到了很烫的微波炉碗。

    本能的一皱眉,缩回手指。

    “烫到哪儿了?”

    随着男人的声音响起,一双大手蓦地抓住了她的两只手。

    阮白转了下身,闪躲的往回抽自己的手:“没事,不是很烫。”

    慕少凌皱眉,不得不放开她.

    没有戴微波炉专用手套,保姆心里紧张,装着事情,压根就忘了给找出来微波炉手套这茬,慕少凌直接去端了碗出来。

    “倒在隔热碗里。”阮白边看他都不怕烫的手,边说道。

    慕少凌十指骨节分明,白皙,瘦长,很有力,她一时看得有些移不开眼睛,直到他的气息把她的心再次搅乱。

    “面做好了,没事我就先走了。”

    阮白说完,离开厨房去了卧室。

    拿了背包,跟两个小家伙道别。

    “小白阿姨,你就要走了?”

    慕湛白不可思议,然后还没得到答案,又问:“是不是我爸爸欺负你了?我其实可以叫我爸爸去公司,别回家来。”

    阮白无奈的笑,安抚小家伙:“他是你的爸爸,而我不是你们家的人。”

    “那你就做我们家的人好了,嫁给我爸爸,做我妈妈,或者让我奶奶认你做干女儿,你就可以住到我家里了。”慕湛白一脸单纯的说道。

    听了慕湛白的这些话,阮白的神经仿佛抽搐了一下。

    做张娅莉的干女儿,这怎么可能,要做也是亲生女儿,可她这辈子都不稀罕张娅莉亲生女儿的名分。

    至于小家伙说的嫁给慕少凌,这辈子,是不可能了。

    “好好休息,以后一有时间小白阿姨就来看你。”笑着说完,阮白转身后愁容满面的离开老宅。

    下楼,推开大门,一气呵成。

    这里住着的,不管是孩子的爸爸还是两个孩子,对她来说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她必须尽快逃离。

    每次只要一踏足进有他们父子三人的环境里,她就会很快的陷进去,趁着还未泥足深陷,以最快的速度逃离是唯一的办法。

    叫的车还没来,阮白的手机却来了一条消息。

    女同学发来的微信,说:“我刚才把你微信给了我男友的哥们儿,他加了你的话,你们可以先聊聊。”

    阮白回复:“好的。”

    接着,微信就来了验证提醒。

    对方用的照片做头像,很板正的一个男生,戴眼镜,穿着一条白色休闲裤,浅灰色的半袖衬衫,看上去二十六七岁。

    “你好,我是陈小北。”

    “你也好,我是阮白。”

    “我觉得你很朴实。”

    “有吗?”阮白很不善谈,尤其是跟即将相亲的对象。

    “就是感觉得到,我学过一点心理分析。”陈小北回复道。

    阮白一直在回复他,直到车来了,上车。

    本来约好的下班时间再见面一起吃饭,但聊的过程中,陈小北变得迫切的想见一见她本人,知道阮白现在就有时间时,他也请了假,离开公司,开始相亲。

    阮白被赶鸭子上架,只好也立刻去他说的地点。

    出租车里,她不停的告诉自己摆正心态,合适的话就认真谈,奔着结婚去的,如果对方不挑剔她,她也不能辜负了对方。

    慕家老宅。

    小家伙闷闷不乐,方便面也不吃了。

    保姆在一旁看的揪心,一般来说,孩子都讨厌后妈,可这两个孩子却巴不得他们的爸爸给他们娶回家一个后妈。

    当然,这个后妈是他们的小白阿姨。

    至于慕先生和白小姐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能成婚,保姆不敢妄加揣测,也许是白小姐清高,不屑于豪门,不想担起嫁进豪门可能要做傀儡,忍受丈夫出轨变成绿乌龟的风险。

    一个有情,另一个却不愿,成不了眷属也很正常。

    收拾好碗筷拿出去的时候,保姆正好看到慕先生进来,侧了侧身给让了道出来。

    “小白阿姨又被你吓走了!”慕湛白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讨厌冷冰冰的爸爸。

    慕少凌来拿车钥匙,转身道:“你们的小白阿姨,正在忙着相亲。”

    两个小家伙对视一眼。

    “相亲?那是什么?”

    “相亲就是找老公,叔伯家的一个姑姑过年的时候解释给我听的,她相亲过。”软软还记得呢。

    慕湛白挠了挠头:“可是,不是有老爸了吗?”

    软软哼了一声:“小白阿姨嫌弃我们的爸爸呗。”

    都怪老爸不争气。

    慕湛白打了鸡血一样,拆掉腿上的假石膏模,下地穿了两只小小的拖鞋,跑下楼去。

    黑色路虎开出车库,慕少凌正低头点了根烟,手握方向盘想继续行驶,却瞧见儿子不知何时站到了车前。

    慕湛白拦住车,可怜巴巴,态度也变好了,扁起小嘴:“爸爸,你去把小白阿姨求回来好不好,等了五年,我才等到一个我想让她当我妈妈的女人如果你不去求小白阿姨回来,你就干脆撞死我好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