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60章她坐到他的腿上

    十分钟

    “我,我做不到。”阮白诧异的睁大眼睛。

    慕少凌附身,性感薄唇轻贴在她娇软滑嫩的唇瓣上,来回摩挲,也不进去,在吓得她眼睫毛直忽闪时,才有要一举攻入进去的趋势。

    “唔唔”她别开头,闭上眼睛说:“我,我做的到你不要”

    慕少凌看着她快速喘息的胸口,起身坐回驾驶座位上。

    男人落下车窗,动作熟练地点了根烟,眯起眼睛,抽了一口,而后抬起夹着香烟的修长手指,按了按疼痛的太阳穴。

    慕少凌愿意等她准备好,过来吻他。

    活了二十九年,他去过的风月场所比她住过的酒店还要多数倍,但他从未像其他事业有成的男人一般私生活糜烂不堪。

    正如她所说,甚至不用招手,只需他一个眼神,环肥燕瘦,什么样的女人都会主动往他身上扑,伺候得他舒舒服服。

    但他却没由来的厌恶那些女人。

    不管是一线女星,还是名媛淑女,都不及他心中深藏着的一抹白色身影。

    这一辈子,慕少凌十分愿意在她这一棵树上吊死。

    阮白坐了起来,座位也调整好了。

    她局促的坐在副驾驶。

    慕少凌抽完了半支烟,突然侧眸看向她。

    阮白似是被他灼热的视线蛰了一下,微微一震,咬着嫩唇不知所错

    就这么过去,吻他吗

    “过来,我教你怎么做。”慕少凌伸手。

    她迟迟不把手递过来给他,男人很不喜欢她这种心不甘情不愿,皱眉说道:“我的耐心有限,不准你去相亲我做得出来,你没有反抗的力气。”

    也就是说,惹恼了他,他不会顾及别人的父亲是死是活。

    当女人乖顺的靠过来时,慕少凌引诱她坐到他的腿上,方便亲吻。

    车门被他打开,一米外是树木,风声被大风吹得沙沙作响,阮白跨坐在男人怀里,后背抵着车的方向盘。

    “还要我细教你吗?”慕少凌抬起目光,认真看她美丽又稚嫩的模样。

    她双颊泛起羞红,咽了口口水,眼睛看着他刚毅的薄唇。

    缓缓,贴上去。

    可是贴上后,不敢动了。

    呼吸热的要烧死她。

    被他强迫接吻,和她主动贴上来,感觉是天渊之别。

    男人薄唇滚烫的热度,烫的她无法继续,因为发抖,她的唇肉,时而碰到他的,时而碰不到他的。

    “进来,像我进入你一样进入我的嘴里。”慕少凌低垂眼帘看她,闭上眼睛,薄唇疼惜地蹭了蹭她的鼻尖,两手拿起她无处安放的双手,让她环住他的脖颈。

    阮白低头从不抬起,双手指腹磨擦着他身上衬衫的布料,歪了下头,亲上他烫人的唇,舌头打结的慌张着。

    很久,舌尖探出去,舔了舔。

    她的视线不安的滑过男人微翘的薄唇,天生好看的唇线,继续往下,看到他的喉结,引人垂涎的衬衫领口下的身体

    她发现自己还是做不到,怎么主动吻男人,她不会。

    被别人吻的滋味,也是这个男人教她体会到的。

    现在这个姿势,阮白很尴尬,她很怕自己乱动会坐坏男人那里。

    “你这么纯。”慕少凌看她已经着急的脸热心跳,还是找不到主动撬开他紧闭的双唇的办法,他只好放弃。

    阮白只觉得后背被一双火热的大手搂住,来回摩挲,男人以吻封住她那只会享受不会劳动的小嘴

    她的不安被他吞噬,越吻越深。

    最后,男人的大手按在她的两侧腰间,脖子被女人牢牢的环住,身体和唇舌不断被更高的高温烘烤,她发起抖来。

    在他吮吸啃咬的发狠时,缠着声音嘤咛:“别别咬”

    跟慕少凌接完这个吻,她担心自己可能需要挂口腔科急救。

    “跟我保证,不会多看那个相亲的男人一眼。”慕少凌按在她腰际的大手,缓缓滑到她的手腕处,摸到她的小手,攥住,十指紧握。

    阮白被他搞得有些失魂。

    这算什么,在他的威胁之下,臣服于他?

    抵达相亲的地点。

    阮白去了一趟洗手间,在慕少凌车上发生的那些事情,让她心里紊乱。

    相亲的男人不管长什么模样,条件如何,她都知道自己配不上对方,哪个好女人会在相亲之前,跟另一个男人搂抱在车里唇舌缠绵。

    简单的整理了仪容,她出去。

    慕少凌开车又快又稳,技术也好,全程遵守交通规则却也在约好的时间赶到了这里。

    阮白坐在咖啡厅里,拘谨不已。

    “小姐,喝点什么?”服务员过来。

    “我等人,稍后再点。”她礼貌的回道。

    服务员微笑,点头。

    两分钟后,咖啡厅门口开过来一辆白色玛莎拉蒂跑车,下来的男人,身穿休闲衣服,戴着某欧美明星同款棒球帽。

    “嗨!”男人进来,主动跟阮白打招呼。

    “嗨。”阮白吓了一跳,站起来也打招呼。

    男人坐下。

    阮白懵了,问道:“你是李雷?”

    “没错了。”说着一口不标准中文的外国男人点头,叫来服务员点咖啡,在阮白惊讶的表情下,男人问:“喝什么你?”

    “不对,是你喝什么?”

    男人搞不清楚中文文字的顺序。

    阮白被雷到了,说:“都一样,能听懂的。我喝卡布奇诺。”

    等点好东西,李雷急迫的开始自我介绍。

    阮白听得迷迷糊糊,她虽然在国外留学过几年,但在择偶方面,却从来没有想嫁给外国男人的想法。

    这个男人很绅士,很礼貌,阮白偷偷看了看时间,觉得礼貌性的坐十分钟,就可以适时找个借口说再见了。

    老爸什么时候这么时髦了,认识这种外国男人,还介绍给自己女儿。

    看了一眼咖啡厅外的玛莎拉蒂,阮白更加疑惑,老爸怎么会认识这种家庭的人呢。

    阮白跟相亲对象坐的是靠窗的位置,咖啡厅的窗子是大片落地窗,通透明亮,夜色一览无遗。

    玻璃窗外十分钟前便停着一辆黑色路虎。

    这时,路虎车门打开,从里头下来一个做派成熟的男人,浑身的气质就是最强焦点,他手拿一杯盒装咖啡,之前在咖啡厅点了拿到车里喝的。

    阮白偷瞄了一眼慕少凌的背影,不知道他要去哪里。

    “小白,你对另一半的要求,有什么。”李雷挑眉问道。

    阮白这时看到慕少凌从咖啡厅正门进来,身高腿长,简直朝这边走来,在服务员的引导下,坐到了她和李雷左侧的位置上。

    慕少凌这个男人随便往那里一坐,就比咖啡厅的空调还制冷。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