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77章张娅莉问,小白是吗?姓什么?

    两个小家伙下楼的时候,一眼就看到老宅大门口停下一辆豪车。

    黑色路虎,是爸爸回来了!

    “小白阿姨,我好想你哦”两个孩子一起冲出去,软软最先抱住才下车的阮白。

    阮白差点站不稳,蹲下摸了摸软软肉呼呼的小脸:“阿姨也很想你啊。”

    老爷子一看这副和谐的景象,不禁欣喜,看来,大孙子的婚事能定下来了。

    大人愿意,小孩子不反感后妈,这就没什么阻碍了。

    “你们两个,听话的站一边去,别这样抱着你小白阿姨。”慕少凌迈开长腿下车,一脸严肃的冷着脸庞扫视两个黏人的小家伙。

    软软撅起嘴巴哼了一声,低头嘀咕:“就可以你抱人家,不准我们也抱,上次你还把小白阿姨抱哭了呢”

    慕少凌:“”

    阮白尴尬的脸红起来。

    “你就是孩子们总提起的小白阿姨?不得不说,我们少凌的眼光好啊。”老爷子着急的走了出来,上前讨好孙媳妇说道。

    老人腰板挺得很直,穿了一条深灰色西裤,上身小细格子衬衫,外套一件马甲,打扮得十分绅士又时尚,像法国街拍杂志大片里走出来的老头儿。

    阮白顿时站起来,很敬重的说道:“爷爷您好,我是阮白。”

    “好好好,进来坐下说,这两个孩子跟你好像很熟,挺投缘的,爷爷看了你们在一起的画面就高兴。”老爷子直接把这个小白当成了孙子媳妇对待。

    保姆出来拿车里的礼品。

    阮白买的东西并不贵重,没多少钱,但老爷子看了,却很喜欢,暗暗的觉得这个小白为人实在,不花言巧语,弄那些虚的。

    慕睿程安抚好母亲,下楼来。

    “嫂子你好,我是慕睿程,我大哥同父异母的弟弟“

    突然成了“嫂子”的阮白局促的站起身来,她知道慕少凌有个弟弟,但慕家的复杂关系她了解的并不多。

    媒体八卦杂志写的,哪些真哪些假也没人知道。

    “你好,我叫阮白。”阮白跟他打招呼道。

    一家人坐下说话。

    慕少凌让阮白坐在他身旁,爷爷,两个小的,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不管说什么,慕少凌都要过滤阻拦一遍,他认为可以问的才能问。

    “小白啊,你今年多大?”老爷子问道。

    “二十四岁了。”阮白说道。

    “少凌比你大五岁?大五岁好啊,爷爷这正好有一篇报道,我拿出来给你们看看。”老爷子说着,在茶几抽屉里翻出一张报纸,递过去给阮白。

    慕睿程无语的想,爷爷的套路还真多。

    新换的茶几哪来的报纸?这一看就是早有准备,早打听好了人家比大哥小五岁。

    阮白接过来看。

    报纸上说,一些学者研究表明,男方比女方年长5岁,是最不容易产生矛盾的年龄组合,这类婚姻非常幸福,也较为稳固。

    “我奶奶呢?”慕湛白这个时候皱眉问道。

    那副模样,很严肃,仿佛他才是最在意小白阿姨正式来家里的人。

    慕少凌看了一眼儿子,只见儿子今天穿着一套黑色小西装,白衬衫,系了领结,不知道的,还以为今天是儿子带媳妇回家给他看。

    “满头发胶,你也不怕苍蝇上去打滑摔死?”慕睿程摸了摸小侄子梳得油黑的小背头:“我那一瓶发胶你都用光了吧?”

    慕湛白觉得小叔叔很不会说话,不分场合损自家人形象,自己在小白阿姨面前脸都丢光了。

    还好,善解人意的小白阿姨这时朝他露出笑容,还伸手让他过去,化解了他的尴尬。

    坐到小白阿姨身旁,慕湛白看了一眼老爸朝自己投来的冰冷目光,没忍住,没大没小的也瞪了一眼老爸,心想,你不就是嫉妒我比你年轻。

    老爷子怕阮白误会家里不重视她,解释说道:“少凌的妈妈今天有个很重要的时尚派对要出席,这事都怪爷爷安排不妥,爷爷听说少凌有了女朋友,就着急的想见见,让你来吃晚饭这事应该选个日子。”

    “不过,少凌的妈妈也在赶回来了。”

    阮白在杂志上看到过慕少凌的妈妈,每次一些名媛贵妇和女明星们出席的派对,张娅莉都有被邀请在列。

    她正要说“没关系”,就听到大门口有车声。

    “奶奶回来了?”软软从太爷爷怀里出去,跑到门口接奶奶。

    张娅莉下车,一身风光的走了进来。

    阮白本来要说的话也咽了下去,随慕少凌站起身。

    “奶奶,小白阿姨已经来了哦”软软出去,接过奶奶的lv包,跨在短胖的小胳膊上说道。

    张娅莉进来,满脸堆起笑容,目标明确的对唯一的陌生女孩子说道:“对不起,阿姨之前不知道你要来,让你等了好久。”

    “才到一会,来的匆忙没有提前跟您打招呼。”阮白客气的说道,接受了张娅莉热情的拥抱。

    “妈,你坐。”慕少凌看不得阮白应酬长辈,那会很累,赶紧轻轻揽过阮白的身子,将她从母亲怀里带出来。

    爷爷看了,满意的点点头。

    就说句话,都怕累着媳妇儿的嗓子似的搂了回去,这个大孙子,将来怕是得变妻奴。

    “小白是吗?我听我们家软软这样叫你,姓什么?”张娅莉坐下,问道。

    “我姓”话没说完,阮白就看到一侧楼梯上正走下来一个穿着花旗袍的中年女人,表情不善,气势汹汹的,手里还拿着一杯红色果汁。

    “贱人!收起你的虚伪!”蔡秀芬扭着稍微有些发福的腰快步走过来,一杯果汁,在骂声响起的同时全泼在了张娅莉脸上,泼完,重重的撂下杯子,看着在座的家里人说道:“怕我胡闹,就让我儿子把我关在房里不出来?”

    阮白吓得站了起来,不知道这位穿着一身gucci旗袍的女人是谁。

    保姆过来用纸巾给张娅莉擦脸上的果汁,一声不吭,慕少凌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仿若被泼了一杯果汁的不是自己母亲。

    两个小家伙,也只是瘪着小嘴不说话,似乎对这一幕习惯了。

    “妈,你听我的先上楼!”慕睿程起身阻止。

    蔡秀芬疯了一样甩开儿子,满身酒气的转身,看向阮白,忽然对阮白冷笑,笑的森冷彻骨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