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88章我确定我爱你就够了

    “你的朋友把她的钥匙给了我。”慕少凌开口解释手中钥匙的由来。

    阮白了然的看了他一眼,眼睛周围被哭得是无法遮掩的红肿。

    慕少凌蓦地朝她的方向走上前两步,试探性的,却果然看到,她被他逼近的身体吓得连续后退了好几步。

    那是出于本能的“闪躲”动作。

    慕少凌不知道,究竟为了什么,她变得开始躲着他了。

    他仔细回忆,昨夜小镇上睡前倚着车身的热吻,她并没排斥,甚至比每一次都配合,回应的也很热烈。

    上午跟老头儿坐在车里,碍于老人在,他跟她没过多交流,但其他正常交流的话题下,她也没表现出这种疏离的态度。

    下午开始,打她电话,不接,打了无数次都不接。

    没了其他办法,只好找上门来。

    车开进小区的时候,正好她的朋友李妮出来。

    李妮主动上前说:“老板,我知道你跟小白的关系,但是小白她今天怎么怪怪的?是不是你们之间出了什么事?”

    慕少凌不知道具体出了什么事,所以,沉不住气,一开完会就赶了过来。

    严格来说,整场会议开得都很敷衍。

    这在t集团内部来说,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会议主讲人讲解的十分认真,而主座位上本该投入到一组组数据中的老板大人,却失神的盯着某一处,微皱着眉,不知在想什么。

    “这么晚了,你过来做什么?”阮白今天还没整理好情绪,不想跟他说任何的话。

    在家里说,也不合适。

    这时,阳台逗鸟的爷爷从摇椅上起身,最后看了一眼鸟,推开阳台门,走回客厅。

    当爷爷看到门口站着的慕少凌时,诧异的又看向孙女,问:“李宗来了,小白你就让人家一直站门口?”

    阮白看向爷爷。

    堵在心里的事情太多,也有一个好处,就是在关键时刻,她能分得明白哪头轻哪头重,崩溃都没资格。

    得了肺癌的老爸不在身边的时候,爷爷的身体健康自然就最重要,其他的,关于自己和慕少凌的一切,都可以容后再谈。

    “李宗,你进来坐。”爷爷招呼孙女婿。

    慕少凌点头。

    阮白看到他走向了客厅的沙发,坐下。

    “小白,你去给李宗倒杯水。“爷爷坐在沙发另一侧,命令还杵着不动的孙女。

    阮白只好去厨房倒水。

    “给。”端着水杯,她走到沙发前。

    慕少凌伸手去接水杯,却在手指攥住水杯的同时,也攥住了她的手。

    阮白像是触电,被咬到了般,快速缩回手。

    碍于老头儿坐在对面,不好讲话,慕少凌只是不动声色的从左侧端起杯子,再将水杯放去右侧,阴鸷的五官抬起,看向阮白。

    阮白一张小脸上黯淡无光。

    “你哭过了?”慕少凌明知故问。

    “没有。”阮白立刻反驳道。

    男人目光深邃,不放过她:“那怎么眼睛周围一片红肿?”

    “”阮白担忧的看了一眼爷爷,撒谎说:“昨晚在老房子没睡好,每次睡不好,眼睛都会变成这样。”

    爷爷眼睛有些花,不戴老花镜根本看不清楚孙女眼睛周围的变化,还以为那是年轻人化的妆。

    在日本,老头儿看多了年轻女孩子们五花八门的妆容。

    虽然眼睛不好使,但老头儿耳朵还没坏,听得出来准孙女婿和孙女之间,好像出了什么问题,说话气氛不对。

    “你们两个聊,爷爷回屋躺躺,一路上坐车也坐累了。”说完,老头儿拄着拐棍,步履蹒跚的回了屋子。

    客厅里只剩下两个人。

    慕少凌起身,不容许她闪躲的直接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在她无声挣脱时,男人更是强硬的把她带去了厨房。

    到了厨房,阮白抬头看着身前的男人,麻木的说:“我不喜欢你这样。”

    慕少凌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一反常态”的女人,他薄唇紧抿,眉目冰寒。

    “你的霸道,你的专横,我通通都不喜欢。”阮白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抬头望着他的眉目,拿出了堪比专业演员的演技,“这两天跟你在一起,不是因为我对你有好感,而是我的虚荣心在作祟。”

    慕少凌攥着她手腕的大手,攥更紧了。

    “李宗背叛了我,我急于找一个男人帮我找回面子,如果这个送上门来的男人是公司老板,我没理由拒绝。找个比李宗厉害的男人打他和第三者的脸,我心情太爽了。”阮白笑了出来。

    “你在利用我?”慕少凌看着她眼睛里的泪光,那里有他模糊的倒影。

    “没错。”阮白眨了一下眼睛,上下眼睫碰触,泪滴掉落,“报复完了,我才得知,李宗跟第三者要结婚了,他们还有了孩子,我难过死了,我绝望透了,这种难过,不亚于得知我爸得了癌症的时候。”

    借着“这个借口”,阮白越说哭得越狠,手也发抖,“我很想跟李宗还有第三者同归于尽,这种刻骨的憎恨下,其他人都变得不重要了,包括你。”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这些鬼话?”慕少凌表情严肃,眉头皱紧,强硬的冷声继续说:“你的这个借口不成立,其实你爱谁我都无所谓,我确定我爱你就够了。”

    阮白没有力气跟他讲太多话,反正他都不信。

    但慕少凌口中这些诉衷肠的话她也听不得,会头皮发麻,会全身发冷,因为那层无形的永远难以跨越的特殊关系。

    厨房这个窄小的封闭空间里,到处都弥漫着慕少凌身上的味道,清冽,好闻,独一无二。

    阮白用尽全身力气跟他保持着应该保持的距离,拒绝他的亲吻,拒绝他的气息,但男人那隐藏的魅力好像病毒,四周扩散,融入她的呼吸,被她吸入体内。

    整个人,感染的彻彻底底。

    说好了远离他,逃开他,可真的面对着这个男人的时候,她又侥幸的想,万一他不是张娅莉的亲生儿子?

    可是,这个万一太渺茫了。

    慕少凌这种精于算计的男人,若张娅莉不是他的母亲亲生,他又怎么可能不自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