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89章他怎么停得下来?!

    慕少凌看不透阮白的内心世界,这种感觉,让他感到恐慌,他希望在这段感情里,他们彼此,能对对方的内心了如指掌。

    “过来。”他轻声说了两个字,伸臂,扯她入怀。

    阮白的背部在被男人的大手触及那一刻,颤栗起来,他每根骨节分明的手指都像是烙铁,烙得她皮肤发疼。

    “放开,你别抱我”阮白疲惫嘶哑的说道。

    怀里的女人没了挣脱的力气。

    慕少凌却更加抱紧了她,薄唇从她的额头开始,一寸寸往下亲,滑过她的脸颊,找到她的唇瓣

    四片唇瓣触碰到一起的时候,阮白哭出了声。

    慕少凌所有动作都停住,身体僵硬,炽热急促的呼吸喷薄在她的唇瓣上。

    “你再这样,我明天就从你眼前消失。”阮白威胁道。

    她无路可走了。

    慕少凌抑制住对她的热情和喜欢,闭着眼睛,承受着她的威胁。

    居然连说话的机会,她都没给过他。

    他本性专横果敢,做事风格一向也强悍狠绝,尤其此刻他对这个女人怀揣着一颗狂乱跳动的心,她却要求他,停下来。

    他怎么停得下来?!

    慕家老宅。

    看到老爸回来,慕湛白跟在身高腿长的老爸身后,怯懦提醒:“你别忘了,明天答应了陪我和软软去看电影的。”

    慕少凌一言不发,回了卧室。

    慕湛白站在卧室门口,看到老爸直接去洗澡了,心情好像很差,便不敢去自讨没趣。

    第二天。

    软软激动的坐上车,慕湛白随后也上车。

    看了一眼沉默的坐在车后座上的男人,慕湛白抿着小嘴,也不说话,本来还想问问,看完电影去吃什么?午饭回来吃,还是在外面吃?

    一大两小都在车上了。

    司机开车。

    慕湛白其实很不满意今天的活动,父子相处,最其乐融融的方式应该是老爸亲自开车,现在由司机开车,看上去一家三口一点也不亲近,反而生疏。

    工作狂成熟男人的世界真的非小孩子可以理解,慕湛白委屈的坐好。

    司机问道:“慕总,去哪家电影院?”

    慕湛白也看向身旁一脸阴沉的男人,好奇去哪家电影院。

    “打开订票页面。”慕少凌似乎才想起是去看电影,对开车的司机吩咐道。

    司机停车,打开了订电影票的页面。

    软软什么也不懂的“咿咿呀呀”唱歌,而湛湛却皱起了小眉头,脸都黑了,对老爸的不负责任很有意见。

    司机听吩咐订票,也没仔细看电影类型,只看了个片名,匆忙点进去,再联系电影院锁场。

    t集团名下产业无数,自然也涵盖了各大电影院。

    抵达购物广场里的电影院,影院经理亲自出来为其领路。

    大人面无表情,经理不敢跟其打招呼,只好哄着两个小宝贝。

    湛湛软软手里捧着爆米花和饮料,进了影厅。

    偌大的imax影厅里,只有父子三人。

    “异星觉醒?”慕湛白吃了一粒爆米花,影片在放映,大荧幕上不久就出现了片名。

    软软认真看电影。

    “人怎么飘来飘去的呢?”软软好奇,太空舱里的人怎么飘着走。

    所有的问题都得不到解答,在场的唯一一个成年男人始终沉默寡言,交叠的双腿一动不动,彷如毫无温度的一尊雕像,棱角分明的五官上也布满了可怕的冰冷。

    半个小时后,小女孩软糯又撕心裂肺的哭声响彻电影院。

    眉头紧皱的男人,看了过去。

    “妹妹别哭,哥哥告诉你,电影里都是假的。”慕湛白小胳膊小腿的,上前搂住嚎啕大哭的小妹妹。

    电影里的怪物长大了,嗜血吃人,把人的手咬掉,又把人整个吞掉吸干,血腥的画面大人看了都觉得恐怖,更别说一个小女孩。

    慕少凌终于起身,来到女儿面前,附身伸手抠出女儿小嘴里卡着的爆米花,抱了起来,大步走出电影院。

    司机在电影院外等候,看到老板和两个孩子走了出来,立刻下车。

    打开车门,让老板一家人上车。

    出来以后,软软看到外面的现实世界,好了许多,但眼睫毛上还挂着泪珠儿,小嘴瘪着,搂着爸爸的脖子不撒手,可怜巴巴。

    回到家。

    张娅莉下楼就问:“不是去看电影了吗?怎么这么快回来啦?”

    “中途软软哭着要跑出来,我们不得不出来。”慕湛白板着一张小脸。

    说完,还一脸痛心的看了一眼身后撂下女儿就走的冷酷男人,小声嘀咕:“某个大人没长心,哪些电影小孩子能看,哪些不能看,也不会分辨。”

    张娅莉看了一眼站在院子里抽烟的儿子。

    猜测道,阮白对他说了分手,还是别的什么?

    但看儿子烦躁的程度,阮白应该不是说了那层“血缘”关系,如果说了真相,以自己儿子这个性子,恐怕会暴怒,毁天灭地的暴怒。

    沾了边的,谁也别想好!

    慕睿程才睡醒,边擦湿漉漉的头发边下楼。

    他问慕湛白:“谁惹我小侄子生气了?”

    “还能有谁?某个大人”慕湛白抿着小嘴,偷偷瞪了一眼站在院子里,单手插在裤袋抽烟的挺拔男人。

    “谁惹你老爸生气了?”慕睿程也看了一眼院子里的大哥,光看背影,他都看得出来大哥心情极差。

    “我哪知道他受了什么刺激?”慕湛白坐在沙发上,委屈的抬眼看了一眼小叔叔。

    慕睿程了然的出去,手里拎着毛巾,站到大哥身旁,观察了片刻才说:“跟我那个准嫂子,吵架了啊?”

    慕少凌蹙起眉头,目光幽深,看向前方院子的老式雕花大门。

    “你越是费尽心思的去取悦一个人,那个人就越有可能让你痛彻心扉,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男女之间想要保持长久的亲密舒适的关系,靠的是共性和吸引,而不是压迫,捆绑。”慕睿程斟酌的说道,小心翼翼。

    那天虽然他只见了“嫂子”一面,但看得出来,嫂子是个年纪不大,性格很柔软的女生。

    比不得这位成熟稳重,荷尔蒙一旦爆发就决堤的禁欲老男人。

    看这张冷脸,慕睿程就猜到了,慕少凌恐怕是要求跟人家发生某种关系,被人家拒绝了,憋得难受,才回来跟孩子大发脾气。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