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154章两个孩子,成了男人最好的筹码

    得知了这个近乎准确的答案,阮白平复呼吸,很久很久,才想到要从他炙热又坚硬的怀里出去。

    可是,她动了动,却发现自己双腿软的发酸。

    站不起来。

    好像不是自己的了一样。

    男人薄热的唇,轻贴在她的耳垂上,浅浅的吻,还有传进耳蜗里粗重又滚烫呼吸,都使她浑身麻痹,满脸通红,心跳加速。

    更加动弹不得了。

    “别别这样”阮白喘喘的说着,却不由自主地沉沦在他热烈的男性气息里。

    “别怕,没人敢过来。”

    像是对待手心里的珍宝,慕少凌将她抱起来,引导着她让她横跨着坐在他身上。

    阮白根本坐不下去,身下男人的反应太大,而她裙子太薄。

    坐不下去的感觉很脸红。

    似乎看出她的窘境,慕少凌把她往下弄了弄,可是这个姿势却让她的脸更红了。

    面对着面,她抬头看到的是男人精致的五官,染着情慾的双眸。

    低下头去,看到的却是男人西裤下高高撑起来的地方。

    阮白忍不住吞咽了一口口水,口干舌燥,要从他怀里下去,死活都要下去。

    “别乱动——”男人攥住她的手腕,大手一把握住她不听话的在他腿上乱蹭的大腿。

    虽然隔着西裤,可却不耽误她在他身上点火。

    男人握住她脚踝的手掌上有一层薄茧,常年健身锻炼,或者是亲自开车握方向盘所致,触感有些粗糙,还很干燥。

    “跑什么,又想起你的李宗了?坐我怀里让你有背叛初恋的罪恶感?还是不忠于你丈夫的负罪感?”慕少凌看着她的脸色,骤然变得阴沉。

    初恋,李宗竟然成了她的初恋。

    这是藏在他喉咙里的一根刺,坚硬的刺,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而在他被李宗这根刺卡得近乎疯狂的时候,张行安又成了她的丈夫。

    这个女人,惯会给他添麻烦。

    可偏偏他还没出息的爱极了她。

    慕少凌握住阮白脚踝的大手,缓缓上移,手掌心从她的脚踝皮肤一直摸索到小腿,方才停住。

    男人大手戏谑的在阮白匀称白皙的小腿处捏了捏,来回揉着,直弄的阮白小腿巨痒,使阮白下意识的缩紧小腿,来回的蹭。

    以此来缓解小腿上的酥痒。

    可阮白是处于跨坐在慕少凌大腿上的姿势,小腿蹭的地方,正是慕少凌的大腿。

    一股熊熊烈火,隔着西裤从慕少凌大腿点起,缓慢的往上燃烧,一直烧到男人紧实的下腹。

    阮白还在酝酿着接下来怎么跟他沟通,她想见湛湛和软软,想认真的看看她的两个小孩。

    “唔——”

    不等她思考明白,男人湿热的唇吻了上来。

    她瞪大了眼睛,双手撑着男人的肩膀不让他靠近,想说话,却因为张口,给男人创造了最好的时机。

    就好像这个男人一凑过来,她就乖乖张开湿润的口腔迎接他一样。

    “嗯嗯哈”

    慕少凌霸道的在她口腔里掠夺,直叫她喘不过气,口腔里被翻搅的酥酥麻麻,连带身体也有了不一样的反应。

    听着她细细的喘声,慕少凌的大手再从她小腿往上移,一直来到她的大腿根。

    阮白腿根滑腻的肌肤很敏感,跟男人粗粝的手掌心一接触,就颤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你要干什么?”阮白身上冒汗,心脏跳动的快要窒息。

    失了魂魄一样,才找到灵魂苏醒过来,难掩自己竟然在跟他接吻的尴尬,让彼此的唇舌迅速分离开来。

    阮白黑色带褶皱的短裙裙摆,因男人的大手来到腿根,而自然的被掀起。

    奢华至极的包房里冷气开得很足,男人们哥哥西装革履,而且仿佛天生体热,没有冷气就不能呼吸。

    慕少凌的身体更热更烫。

    冷不丁被掀起短裙,阮白觉得身上一凉,否则还不知道要沉沦在他的热吻中多久。

    被这样的男人亲吻,恐怕没有女人能轻易找回理智。

    慕少凌灼热深沉的视线,倏地看向自己大手按住的柔软地方,眉头轻皱:“你今天没穿安全裤?”

    四目相对,他是生气的。

    阮白恼羞成怒的要把裙子从男人大手里抽出来,盖上暴露在空气里的部位。

    穿没穿安全裤,关他什么事!

    “遮什么遮,我问你怎么不穿安全裤?”慕少凌像个教训自家女孩儿的严厉长辈。

    他记得,当年她穿着学生裙被邓芳带到别墅的时候,身上穿了安全裤,后来夜里,他亲手脱的。

    自那以后,他希望在除了他以外所有会有男人出没的其他地方,她都能穿的严实,保护自己。

    所谓的该死的占有欲!

    控制不住的要爆发!

    阮白不想解释什么,今天第一天来做推销,她也没料到老板会让她们穿这种校服短裙。

    如果提前知道,备一条安全裤很有必要。

    毕竟这个社会上有很多偷窥和偷拍的变态,新闻上都有报道。有必要防着一些。

    “穿成这样,是想勾引谁?”

    慕少凌大手捧着她的后脑,一用力,转过她扭开的脸,让她看着他的眼睛回答。

    心底怪她不保护自己,可他的实际行动,却是想给她一个教训,惩罚她,让她长长记性!

    如果卖东西的过程里碰到觊觎她的男人怎么办?

    谁来救她?

    “怎么不说话,哑巴了?”

    慕少凌更气了,大手到了她裙子里,触碰到了一片芳草萋萋

    在慕少凌的这种逼问下,阮白红着脸用力推他,抵抗他,让他拿开他的手。

    在她也怒极的时候,却听到男人沉声威胁:“再乱动,就别想见孩子了。”

    一瞬间,阮白不敢再动了。

    两个孩子,成了男人最好的筹码。

    慕少凌搁在那里的大手,非但没拿出去,还更加得寸进尺。

    猩红色沙发上扔着一部手机,黑色,很薄,慕少凌私人号码专用的手机,屏幕此时正一闪一闪的亮着。

    阮白看到。

    她被他的骨节分明的手指折磨着,很快就有了别样的感觉。

    艰难开口,阮白身子有些晃的提醒他:“你的手机,唔你的手机响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