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179章你不是想要我吗?我给你

    慕少凌走了以后,阮白觉得自己松了口气。

    可这口气,并不是真的松下来了。

    洗着水池里的几个碗碟,她在心里默默的叹气,不懂自己现在究竟怎么了。

    当他说“晚上还有事处理”的时候,她忍不住想起郭音音在办公室里说的那些话。

    有一点,郭音音说的没错。

    男人可能都喜欢女人年轻的肉体。

    虽然阮白觉得自己二十四岁并不算老,也很年轻,可是却实实在在的比不过十九岁的郭音音。

    生过孩子和没生过孩子的女人,在他们男人眼中,可能也有很大的差别。

    网络世界发达的如今,阮白知道渣男很多,傻女人也多,而自己会不会变成其中一个,就在一念之间。

    慕少凌这样的男人,有钱有势,颜值和身材又是顶级,身边女人环绕也不稀奇。

    他怎么可能对一个女人表达了爱意,就代表一生一世

    七点四十多分,董子俊开车到了楼下。

    阮白带着孩子下楼的时候,本打算是带他们去坐地铁。

    两个小家伙也表示喜欢地铁。

    “慕总去忙的时候,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务必在你们出门之前赶过来。”董子俊说道,俨然把阮白当成了老板娘。

    可阮白却想到,慕少凌昨晚说过,裤子湿了不让董子俊送过来,是因为董子俊在约会。

    男人陪女朋友很重要。

    而且,晚上也到了下班时间。

    阮白不想麻烦董子俊,担心董子俊的女朋友会生气,赶紧说:“我们坐地铁又快又方便,董特助你去忙你的事吧。”

    董子俊却笑着道:“为老板办事,就是我目前生活的全部,阮小姐你别客气了,快上车。”

    阮白还是不想上车。

    董子俊也应该有私人时间!

    “阮小姐你可能没带过孩子,所以不知道,带两个孩子出门真的很累很累,一不小心没看住,孩子就”董子俊不敢托大,付不起这个责任。

    那可是慕氏家族的小太子,小公主。

    最后,阮白带着两个小家伙上了这辆宾利。

    但是买睡衣而已,阵仗未免也太大了!

    中央广场。

    阮白不知道该挑选什么价位的睡衣,不过为了让两个宝贝满意,贵点就贵点了。

    之前她错过了两个宝贝五年那么久,现在只能慢慢的了解两个宝贝的生活习惯。

    城市另一端。

    慕少凌坐在办公室里,忙碌起来,这是他继慕氏企业危机被拯救之后,人生中第二次化身成为工作狂人。

    每分每秒,都是经济责任。

    他的世界,早已被枯燥和乏味的一堆堆数字数据所填满,每天从醒来到休息,待处理的事项不断被送到眼前。

    签不完的字,看不完的合同,做不完的决定。

    出发镇之前,他需得解决完未来至少十日的工作。

    跟阮白相处的每天,都弥足珍贵,他不想到时候还被繁忙的工作占满、打扰。

    晚上九点多,董子俊回到公司大厦。

    繁华都市大片的夜景透过落地玻璃窗进入眼中,窗前办公桌前忙碌的老板,眼睛在文件和电脑屏幕上来回转换,仿佛是由钢铁铸造的人,永远不知疲惫是何物。

    肩抗太多。

    阮白哄睡了湛湛和软软。

    然后起身,去厨房倒了杯水喝,看了一眼时间,都已经快十点了,慕少凌还没有回来。

    背过身去靠着厨台,她拿着水杯沉默的站着,忘了喝水。

    慕少凌走时没有说清楚,以后类似这样的夜晚,他是否都把孩子交给她,自己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去了?

    阮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一点点不开心,按理说,他离开这里,不碍自己的眼,是挺好的一件事。

    可为什么心里却不是滋味。

    难道自己是在为两个孩子鸣不平?以前他们有父爱,没有母爱,现在有了母爱,却失去了父爱?

    想来想去,阮白头疼去睡觉。

    可她做了一个梦,梦到软软和湛湛说讨厌她。

    湛湛指着她说:“你走!我不要你这样的妈妈!都是你,都是因为你,是你把爸爸推去了别的坏女人那里,我们再也没有父爱了,再也看不到爸爸了,爸爸跟那个郭音音阿姨生了小宝宝,不要我们了!”

    夜半,阮白惊醒过来!

    睁开眼睛看到屋子,反应了半天,借着窗外的月光看向身旁的软软,她摸了摸自己汗湿的脸,坐起身来!

    偏头看了一眼时间,凌晨一点了。

    阮白出去看了看,门口只有三双鞋子,这说明慕少凌还没有回来,她昨天,给了他备用钥匙的。

    他去做什么了?

    跟郭音音在一起吗?

    想到他无数次在自己面前欲求不满,得不到释放的痛苦模样,阮白就不能呼吸,他去郭音音那里寻求需求了吗?

    郭音音会满足他

    走火入魔一样想了又想,阮白才清醒过来,双手按着脑袋,叫醒自己。

    阮白,你怎么了?

    你又不是慕少凌的妻子,管得是不是太多了!

    五年前跟他生下湛湛和软软,只是交易罢了,如今他能让你接触两个孩子,你还有什么抱怨的?

    对这种身居高位的男人产生占有欲,你有没有脑子?

    在不断的自我醒悟中,阮白又躺下,很久很久才有了一丝睡意。

    可恶的梦境,又接上了。

    以前也有过这种情况,但都没有这次给她带来的精神负担沉重。

    梦境里,软软抱着他们爸爸的大腿,瞪了她一眼说:“我也不要你了,爸爸养了我们五年,你呢,你去哪里了?爸爸不喜欢你,我们也不会再喜欢你了!”

    “不要走,你不要走。”梦里的她,化身成为怨妇,看着被别的女人领走的两个宝贝,她拽着慕少凌的衣袖,满脸眼泪的央求:“你不是想要我吗?我给你,我现在就给你,求求你不要带走湛湛软软”

    “我不走,我在这儿。”一道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透着沙哑,在她耳边温柔的响起。

    阮白不知这是梦境还是现实。

    挣扎了许久,当她哭着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到天亮了,早晨了,慕少凌精致的五官在她眼前放大,她愣愣地,在他怀里抬起头来,一不小心嘴唇还碰到了他的下颌。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