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萌宝驾到:爹地投降吧

第201章老板,这么关心表兄弟的媳妇啊…

    黑色加长版宾利车子没有开进院子,而是阔气地停在了院子外。

    慕少凌没有开自己的座驾过来。

    董子俊停好车后,下车,走向车后打开车门。

    陆续下车的还有老板一家三口。

    慕少凌仍然是西装革履的严肃模样,每一处都讲究非常,但仔细看,他却比往日更加的容光焕发,仿佛人逢喜事一般。

    软软被身上有淡淡香水味道的爸爸抱着,湛湛则是拎着小书包已经兴奋的跑进了院子。

    “hi,小帅哥早上好。”女同事偷偷跟老板家的小公子打招呼。

    这趟出差来的太值得了!

    虽然小镇上不如大城市繁华,但是能看到俊朗的老板大人,还有老板大人家的宝宝们啊!

    眼睛有福了!

    慕湛白的大眼睛在人群中找了一圈儿,却没找到小白阿姨,但他也没忘了礼貌的跟人打招呼:“漂亮阿姨,早上好”

    被叫“漂亮阿姨”的女同事,顿时笑得满足!

    一群出差的同事当中,只有一个大事情上说了算的,暂时来说是十分辛苦的张超。

    张超上前跟董子俊握了个手。

    正在大家交流和邀请董子俊坐下吃早餐的时候,有女同事偷瞥到,老板独自一人进了前方的二层楼里。

    那是大家住的地方。

    而老板右手那边,似乎还拎着一个刚从车里拿出来的纸袋,纸袋里像是装着食物。

    老板,这么关心表兄弟的媳妇啊

    董子俊的确没吃早餐就开车过来了,应该说,连带着老板的两个小孩,都起了个大早,非要跟来。

    “软软,告诉董叔叔,你吃什么?”董子俊左手指着面包牛奶,右手指着包子和粥。

    软软手里捧着一本今天早晨收到的学习材料,边说吃粥,边把材料显摆给桌上的陌生叔叔阿姨看:“爸爸给我买的呢,我看了就可以打100分哦”

    楼上房间。

    阮白没有被敲门的人和楼下的声音吵醒,却被手机的震动声音吵醒了。

    这部手机不知道是不是坏掉了,总是自动关机,分明还有百分之六十的电,却偶尔会显示电量不足,然后偷懒似的关机。

    阮白准备网购一台,或者在小镇上找找,哪家店卖的靠谱一些。

    这两天,接不接得到电话完全靠缘分

    陌生手机号码打来的电话,阮白接起。

    那边却响起张行安母亲范蓝的声音,范蓝说:“小白啊,我是你婆婆,范蓝。”

    阮白躺在被子里,态度还算很好的说:“我知道您是谁,有事请说。”

    范蓝很不喜欢阮白这种礼貌却又疏离冷淡的感觉,好像这样就能划清她跟张家的界限。

    “我也不跟你废话,是这样的,我听我儿子说,你肚子里正怀着我们张家的骨肉,不管是身为你的婆婆,还是同为女人的过来人,我都想劝你一句,在怀着孩子的时候你最好适当休息,别太劳累,好好的a市不待,你去什么小镇上?”范蓝本以为儿子昨天去了小镇上,能把人带回来。

    可是结果呢,儿子自己一个人回来了。

    问儿子什么,儿子都不说,半夜出去跟狐朋狗友喝酒喝到天亮,这都八点多了,指不定是才睡着。

    起床又是下午的事了。

    牵挂着儿媳妇肚子里的孙子,范蓝不能不打这个电话。

    阮白睡得口干,而且脑袋疼的迷迷糊糊的,接着范蓝的电话,她支撑着身子起床。

    走到屋内的小洗手间里,她用漱口水漱了口,整个人精神了许多才说:“什么孩子,恐怕您误会了。”

    不待阮白再继续解释什么,手机那端就有快递上门的声音。

    范蓝说:“等一下,来了!”

    阮白没说话,手机也没按挂断键,说她怀了张家的孩子这种事,可大可小,她不希望范蓝以及其他人有误会,没有怀就是没有怀。

    必须要解释清楚。

    a市这边,范蓝边去接快递边看着手机屏幕,确定阮白没挂断她的电话,她才放心的签字接快递。

    快递上面,写着“阮白”收。

    范蓝不知道自己出于什么心理,可能是怕儿媳妇耍诈的心理,直接打开了快递。

    快递轻飘飘的,里面就装了一张纸。

    是一张体检报告。

    范蓝年轻时也是在单位上过班的,体检报告看过不少,当年她发现自己怀了张行安,就是单位体检知道的。

    不止范蓝自己,当年单位很多新婚女人都是通过单位体检知道的身子情况。

    可是范蓝仔细浏览了一遍阮白的体检报告,却没有发现有指向阮白“怀孕”的相关字样。

    再一想起刚才阮白在手机里说的那句“什么孩子,恐怕您误会了”,范蓝顿时就明白了。

    儿子跟当妈的,现在竟然没一句准话!

    为了父母支持他跟这个阮白在一起,开始用“孩子”诱惑并欺骗父母了!

    小镇这边。

    在院子里吃早餐的董子俊,收到一条“快递已成功妥投”的短信提醒。

    二楼上。

    阮白还在等着跟范蓝说清楚,却发现,范蓝那边挂断了。

    脑袋放空的站在洗手间里,看了下时间,阮白觉得该洗漱下楼了,身体再难受,也要工作。

    放下手机,阮白拿出洁面乳洗脸。

    简单的洗完了脸,在她拿起毛巾擦脸的时候,余光却看到自己这二十来平米的屋子里,不知何时站了一个男人。

    慕少凌放下手上的早餐袋子,里面早餐,还是热的。

    阮白白净的小脸上有自来水的水珠,最干净纯天然的脸颊皮肤,秀气的眉,温柔的眼睛,还有因为昨晚他的肆虐,而红肿性感的嘴唇

    拿着毛巾的手愣愣的僵住,阮白知道他还会来,但却不知道,昨晚凌晨才开车回去的男人,这么早就又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在她慌神的时候,慕少凌眉眼深邃的已经走近了她,楼抱过她,然后男人低头,气息粗重的吻住了她,同时,关上了身后洗手间的拉门。

    “嗯啊”

    像是昨夜炙热的烈火还未熄灭干净。

    所有曾经羞耻的一幕幕,都刺激着两人的感官,给两人最直接的冲击,正在摧毁两人的理智。

    慕少凌痴迷地品尝着阮白的小嘴儿,体会了昨夜的万事开头难,以及后来向里推进的不容易,现在一个男人对女人最真挚的股股爱意涌上心头,他忍不住咬着她耳垂儿说:“喜欢听你这么叫”

    老板终于吃到了小白,你们满意了没?群么么!
Back to Top